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72章 为了孩子
    哄着两个女人回去坐好,周轩深感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还没吃饭,两人都已经饱了,周轩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吃,耐下性子劝说道:“两位,能不能先听我说?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粗声大气,没有半点淑女样子,周轩咽了口口水,接着说道:“裴阿姨,我先来问你,师母最担心的莫过于你跟老师旧情复燃,会吗?”

    裴亚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,咬着嘴唇,半晌才说道:“你们知道,我结婚是父母安排的,和原来的丈夫没感情,结婚没多久他就死了。我承认我最爱的人是平川,但是从没想过重逢,更不会再走在一起。说了很多次,文静就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到我家里来了!”文静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师母,我再问你。如果老师和裴阿姨前缘已尽,将来只是朋友关系,你会维系婚姻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只要不是闫平川非要赶走我们娘俩儿,谁愿意离婚啊!”文静捂着脸哭了,想到更多的是儿子。

    “裴阿姨现在有收入,也有稳定住所,不会分老师的半分财产。如果将来裴阿姨真的需要用钱,我愿意为她承担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事儿!”文静皱眉。

    “裴阿姨,师母是我见过最为包容的女人,她早就察觉到老师和你之间的关系,还有胜男的存在,却隐忍了这么久。师母委曲求全想要的是什么,你该清楚吧?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都哭了,一个委屈,一个更委屈。

    “起因在我,我把胜男带走了。裴阿姨,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我,给师母一句保证吧。”周轩鼓励道。

    裴亚茹红着眼睛叹息,“我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,文老师,我很羡慕你,也妒忌你。但绝不会拆散你们,今后我就守着胜男过日子,那天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文静叹口气,张张嘴想说什么,却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师母,阿姨跟老师的过去是无奈的,胜男的出现更是个二十多年后才发现的意外。我这么说可能很自私,但胜男毕竟是老师的亲生骨肉,而且对她有着深深的内疚感,你的争吵哭闹是不会动摇一个父亲的心。至于其他,师母,你实在是想多了,老师不是那样的人,也不会做对不起您的事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他俩之间的称呼!”文静脸涨红了,裴亚茹也羞的抬不起头来,守着小辈谈这些,真是太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哥哥妹妹,宝宝贝贝的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!”周轩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啊!”裴亚茹嗔道,噗嗤笑了,文静也被周轩逗笑了。

    气氛终于缓和下来,在周轩的劝说下,本来都是明白人,很快心结也就打开了。孩子是联结一个家庭的纽带,闫平川偏偏有两个,也注定了这个家庭的复杂性。

    “亚茹姐,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挺不容易的。所以,我就当不知道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平川每天都够忙的了,所以我也不想给他添乱,更想让嘉佳有个大姐姐互相照应。只是,没控制住。”文静先松了口。

    裴亚茹更是软心肠,听到这些话,直摆手,“是我这些年忘了礼数,那天也着急了,什么话都说。其实,说出来我就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冰释前嫌,两个女人姐姐妹妹叫的挺亲热,后来又开始数落闫平川,都是因为他,他现在可好,床上一躺,吃喝拉撒都得有人伺候,还落得个儿女双全的好结局。

    “两位,不能这么说老师的坏话啊。”周轩连忙叫停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跟你老师一唱一和,吃亏的还是我们姐妹俩。”文静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怪在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周旋直呼冤枉,逗得两个女人哈哈笑,果酒上来后,两人都喝了不少,其中酸甜苦辣咸需得慢慢品味。

    暂时解开了两个人的心结,使得矛盾不再激化,这是周轩能替老师做到的。至于将来三人将如何更好的处理关系,还需要靠时光再慢慢磨合。

    都不再是年轻人,要说真正让两个女人放下仇怨的,还是各自的孩子,有了亲姐姐和亲弟弟。

    饭后先将微醉的两个女人送回去,周轩这才赶往机场,随后飞向澳大利亚。

    这一次,周轩在飞机上依旧没有睡着,他恨不得立刻飞往澳洲,听听警方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裴胜男等在外面,看到周轩便迎上前来,“那个,闫老头身体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转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裴胜男看似松口气,又贫嘴道:“人上了年纪,是没有安全感的,最好提前把遗嘱都立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能有什么啊,哦,两块有瑕疵的田黄印章,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人一个!”

    “都给你也无妨,只是都刻上我的名字了。还有,这种玩笑话以后千万不要再说了,会引发战争的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多亏啊,人家认干爹的都送车送房,我这可是亲爹,什么都没有!”裴胜男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,还愁收入超不过你爸?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跟着你航海这段时间的工资,还得照发。”裴胜男突然想起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“没门儿,你这属于眼中旷工,该开除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才不信。”裴胜男嘻嘻哈哈,很自然的揽着周轩的胳膊走出机场,外面的场景让她倒吸一口凉气,难怪有人说澳大利亚地广人稀,原来都住到机场了!

    裴胜男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时间,外面已经围了上千人,不少手举小红旗的同胞,还有探头张望的当地人。看他们热烈的眼神就知道,都是奔着周轩来的。

    周轩一走出机场,秩序就乱了,纷纷高喊着周轩的名字,昆洋和戴维一左一右,夹着二人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管清呢,怎么没过来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你白天回不到领事馆,不如那里等着。这小子,说话不着边际,你不回领事馆还能去哪儿?”裴胜男说道。

    外围几辆警车到了,二十多名警察下车,将人群分到两边,大家议论纷纷,是来抓周轩的吗?

    周轩却笑了,“管清说对了,是回不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