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71章 最危险地方最安全
    回到病房,裴亚茹正在给闫平川擦脸。

    周轩一进来,闫平川便拿过毛巾自己擦,裴亚茹却抢回来,瞪眼道:“就让我伺候你几天吧,等文静从首阳回来,我就再也不见你了!”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话,除了胜男,你什么依靠都没有,只要你我是清白的,文静又不是不懂事。”闫平川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种事儿上,女人有几个懂事儿的?你忘了,那天文静嗓门比我都大呢!”裴亚茹开始落泪。

    “你俩都够呛,亏得还都是知识分子,真丢人!”闫平川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要自己的女儿,又没抢她男人,文静也太激动了吧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忘了自己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不是气话嘛!”

    裴亚茹连忙打断,那天一定说了过激的话。闫平川搓着胸口皱起眉头,周轩连忙扶着他躺好,“老师,注意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唉,让她们两个闹的我啊,得折寿!”闫平川恼道。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转头说道:“裴阿姨,等师母从首阳回来,咱们一起吃个饭吧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裴亚茹立刻摆手,在更加年轻有为的文静面前,寡居多年的她缺乏自信。殊不知,在文静眼里,裴亚茹也有过人之处,不俗的出身,一贯优雅的气度,特别是还有个长脸的女儿,外加令男人难忘的初恋情结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一定去!”

    “那,要是她再凶我,小轩,你可一定要保护阿姨啊。”

    裴亚茹最终同意了,心里却有些忐忑。闫平川不置可否,闭着眼休息。诚实讲,自己这方面绝对不如徒弟,两个都要他的老命,周轩身边却围着一群!

    既然闫平川病情好转,周轩也坦言,自己很快就返回澳大利亚,希望老师多多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也得住半个月吧?”裴亚茹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概,一周吧。”

    裴亚茹点点头,从她这里讲,倒是盼着周轩早点回去,毕竟女儿还在澳大利亚。然而,一则来自澳大利亚的消息传来,让周轩提前了行程。

    逃逸三年毒枭落网,藏身处紧邻警局!

    东方相师天生神眼,识破毒枭伪装!

    玄学亦或微表情?迷人男子身后的谜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条新闻引发全世界关注,很快传到国内,让人们一直为周轩喝彩的情绪再度提高,并且推向顶峰!

    原来,杂货店老板杰克正是五年前在逃的毒枭头目,本名康纳。那一次,澳警方接到举报,筹划多日后将一个重大窝点摧毁,缴获毒品赌资数量十分惊人。然而,犯罪团伙的头目却失去了踪影,有人说他逃到国外,有人说他葬身火海,总之,遍寻无果。

    令人万万没有想到,康纳不仅还活着,而且用两年时间整容,最后丧心病狂的用假证明在警局旁边开杂货店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,康纳也是基于这点考虑。然而,除此以外,他还有极为明显的挑衅心理,这是向警方示威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康纳在警局旁开小店长达三年,并且获取了他们的信任甚至是欣赏。可想而知,如果警方淡忘了那个逃亡的毒枭,康纳这么变态的做法,难保哪天不会对其中的警员下手,制造更多的恐慌。

    此事带给周轩的影响,除了名气的提升,还有澳警方的积极配合。领事馆给周轩打来电话,说是玛西货船撞礁一事又有了新的突破,不方便在电话里说。

    周轩高兴的几度落泪,这是他盼望已久的事情,终于有了眉目,立刻订票准备返回。大家张罗着送行,周轩却婉拒了,临走之前,还有一件,那就是请裴亚茹和文静吃饭。

    “瞧你忙的,大到替别人抓毒枭,小到调和家庭矛盾。”虞江舟又是不舍又是埋怨。

    “共同点,这些事和人都和我有关系。江舟,晚上我又要回去了,也要照顾好自己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,一定要平安回来,知道吗?”虞江舟上前,抬起头深情看着他,周轩轻轻拥抱一下便放手了。

    涉及闫平川的家事,周轩没带任何人,只是单独和两人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替平川谢谢你。”文静上来就客气道,言外之意,她才能代表闫平川。

    “小轩,胜男多亏你照顾,你请客,阿姨必须得来啊!”裴亚茹气势也不弱,奔着周轩面子来的,女儿跟他的关系,铁的很!

    两个女人互相瞪了一眼,随后故作镇定,保持着平时的风度和涵养,没骂也没打。

    三人分别坐下,周轩呵呵笑了,闫平川昨天下午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,现在在家中一定是心情忐忑,周轩要给老师解除后顾之忧,“裴阿姨,师母,我今天晚上的飞机,感谢你们陪我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两人微微一笑,送行倒是心甘情愿,这本就非常难得,如果周轩点头,不知道多少人都愿意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以果汁代酒,敬两位一杯!”周轩举起杯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家的果酒还不错,上次我跟平川来这里吃饭,还喝了一扎呢。”文静道。

    “果酒不算酒,当年我的酒量比平川还好呢。”裴亚茹不屑道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又瞪起眼睛,终于,文静率先爆发,“裴老师,你处处针对我,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文老师,先问问自己什么意思,我又没干涉谁,干嘛老是刺激我?”裴亚茹也火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之前的事情,我懒得说,但是现在,平川成了临大校长,还有妻儿,你整天出现在病房里,让看望他的教职员工怎么想?”文静气哼哼道:“都是我在替你们遮掩,说是儿子托付你们母女照顾和辅导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辞了工作专门看护啊!当我愿意天天往医院里跑。”

    两位!周轩喊了声,但是她们的嗓门把他的声音盖下去。此时服务员端着盘子进来,看到这幅情景,吓得在门口杵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,这菜,是上还是不上啊?”

    “上!”周轩肯定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文静拍案而起,裴亚茹也离开了座位,两个女人撸袖子就要干起来。周轩一愣,连忙来到两人中间将他们分开,他可不是这个意思,上菜啊!

    哦!服务员连忙侧着身子过来,将饭菜摆放好,匆匆就退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