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63章 头号情敌
    最后,还是在两名小护士的共同陪护下,周轩来到了闫平川所在的病房,隔着玻璃看到闫平川面色发青的躺在病床上,身上连着各种管子,周轩心头一酸,眼眶潮湿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人看守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的,每天只允许一人看守,是闫校长的两名女性亲属,她们轮流来。但是每次交接的时候并不见面,中间会有半小时左右的间隔。”小洁小嘴叭叭的,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应该是裴亚茹和文静,闫平川的初恋情人和现任妻子。工作压力没有把闫平川击垮,但是家庭矛盾却没有得到有效调节,或许他的病情起色不大,跟此也有关联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闫平川似乎感受到什么,睁开了眼睛,费力的往后张望。周轩连忙推门进入,看到是自己的得意学生,闫平川难得露出了笑脸,虚弱道:“周轩,你怎么回来了,这不是梦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回来了,怎么突然就病倒了?”周轩关切问。

    唉,闫平川幽幽叹了口气,说起事情始末。从戴维抛洒骨灰的视频中,裴亚茹得知还有食人部落,而且女儿裴胜男就被劫持过,差点死去,情绪就失控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办公室找闫平川理论,埋怨都是他坚持让女儿跟着航海,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她就死在这间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裴亚茹爱女心切可以理解,但是嗓门越来越大,闫平川担心影响不好,便提前下班带着她先回家。

    裴亚茹又哭又闹,非得让闫平川打电话让女儿回来不可,令他焦头烂额心力交瘁。而恰恰就在此时,妻子文静来临海高校学术交流,想要给他一个惊喜,突然回到家中,顿时醋意大发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感觉师母好像对此事有所察觉,否则不会安排嘉佳让胜男辅导,还有裴阿姨照顾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文静为了稳住这个家,做出了很大的让步,但我俩就此事没有点破。看到裴亚茹在家,文静压抑心头的委屈也爆发了,以为我跟茹儿藕断丝连,我第一次看到她怒吼的样子。”闫平川摆摆手,实在是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段门户不相当引起的不幸感情,闫平川对谁都是真心一片,不过却被命运愚弄,夹在中间很难做人。

    一个大家闺秀,一个大学教授,两个优雅的女人开始破口大骂,甚至是拳脚相加,很快便是头发凌乱的不堪场景。闫平川劝解无效,情绪激动的他血压骤升,导致急性心梗,而等他瘫倒在沙发上时,两个女人还在厮打。

    “唉,我自认从不亏欠茹儿什么,她嫁了个更好的人家,很快便有了孩子,但我俩都没想到,胜男居然是我们的亲生骨肉,倒让我无法释怀。还有文静,知书达理,在我最低沉的时候给予关怀,那个时候,看到她我就像是生活在阳光里,好不夸张的说,我事业一半的功劳都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不要激动,慢慢说。”周轩连忙劝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如果是你,该怎么处置这样的情况?”闫平川也说不下去了,此题无解,居然求救学生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件事其实没有那么复杂,两位师母都是宽容的优秀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两位师母,文静才是!”闫平川瞪起眼睛纠正,忘了这是在重症监控病房,还以为在课堂。

    周轩呵呵笑了,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裴阿姨对你也有愧疚,谈不上谁欠了谁。可是,她把胜男看得太重,比她的性命还重要,当然会不顾一切,老师要体谅她。另外,我师母是个聪明女人,她发现了你的变化还有胜男的存在,却选择沉默,是为了给你更大的空间。只是,惊喜变成惊吓,换谁也受不了头号情敌来到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让你分析,我就说怎么办!”闫平川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起因在我,改天我请两位师母,哦,裴阿姨和文静师母吃饭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怪你!”

    闫平川放松下来,脸上却浮现得意之色,他就是这么想的,让学生自己钻套。周轩并不在意,他替老师摆平后账的事情早就做娴熟了。

    今天值班的是文静,看上去憔悴了许多,见到周轩,还是露出笑脸,“周轩,特意从澳大利亚赶回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,看看老师。”

    周轩回头,闫平川又闭上了眼睛,文静解释道:“你老师这些年太辛苦了,也算是借机会多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轩无言以对,看来这几天闫平川不和两个女人交流,刚才明明说了很多。气氛有些沉闷,倒显得文静是多余的。她中午就要赶回首阳的飞机,时间比较紧张,周轩说道:“师母,您先回去吧,我在这里守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挺累的,还是我来吧!”文静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该歇歇了!”闭着眼睛的闫平川冷不丁冒出一句,没有任何感情温度,文静咬咬嘴唇,强忍泪水。如果周轩不在场,她肯定又要唠叨几句。

    知识分子出身的文静平复下情绪,“周轩,那就麻烦你了,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。明天我可能来不了,看周末吧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还是没说话,文静带着遗憾转身离去,不知路上又要流多少泪水。

    “老师,不是学生说你,怎么能这个态度对待师母呢?”周轩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缓缓睁开眼睛,斜上抬头确认文静已经走了,长舒一口气,摆摆手道:“现在,我看到她们两个就发怵!稍微态度一软,她们就吵,反而是这样她们倒不敢。”

    呵呵,蹬鼻子上脸,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别傻笑,饿了,看这次你师母带来什么好吃的。”闫平川精神明显好多了,还自己试图坐起来,但身体过于虚弱,又重重倒下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来!”

    调整好位置,又垫好了枕头,周轩这才打开饭盒,是营养粥,闫平川探头看了眼,不满道:“我又没插胃管,天天喝这个!”

    “老师,等病好了,请你吃红烧肉!”

    提到红烧肉,闫平川直吞口水,但说归说,肠胃功能还较差,喝了没多少便放下了,倒是周轩抱着饭盒全都喝光了,把闫平川看得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