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61章 中途回国
    琳达!

    男警察又开始晃手指,不过琳达这次却辩解道:“欣赏杰克并不在工作范围以内,不只是我,其他女警员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男警察苦笑,“好吧,杰克赢了。周轩刚刚好说他,是超级大富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不太可能,富翁怎么会住在这里,一定是在富人区。”琳达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恐怕周轩会坚持自己的观点。”男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杰克的财富之多难以想象,或许可以将这个区都能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语出惊人,但对于两位警察来讲,不过是他固执己见罢了。离开警局时,周轩有些失望,得到的消息并不多,而且看警察们的态度,这又将是一个持久战,最后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但澳方警察不是周轩可以督促的,但两名警察对他印象不错,还送到了门口,“周轩,希望度假愉快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度假的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吧,看,杰克正看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男警察挥挥手,杰克微微抬了抬手掌,这是一种傲慢,而挂在他嘴边的笑容,依然是鄙视。因为距离远,他的表情更加放肆些。

    “他的笑容很迷人,尤其是眼神。”琳达居然露出羞涩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在乎他整过容,他眼神里的东西确实需要认真研究。”周轩这才说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天,周轩,你怎么处处针对他呢?”琳达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错了,是你们一直在维护他,我只是说出我看到的东西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琳达还是有些不太高兴,被男警察拉了回去。走出大门,杰克便冲周轩招手,希望他能去品尝咖啡。

    周轩刚要过去,虞江舟的电话却到了,语气有些沉重,“轩,澳大利亚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些眉目,不过要等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能否回国一趟?”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儿?”周轩立刻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不要着急,是闫,校长。”虞江舟硬是把老头两个字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我不知道,前天突发心梗,被送到医院紧急抢救,后来一直留在重症监护室里。”

    “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说是一周后还要继续检查,但没有生命危险。我和二哥去医院看过,病房不许进,只是从外面看了看,精神状态很不好。如果你那边不是太急的话,希望你能回来一趟。万一,真的有什么遗憾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虞江舟没说话,周轩就立刻说道,马上订机票回去,然后飞奔至领事馆汽车旁,开门进去。杰克看着周轩匆匆离开,有些遗憾的回到了店铺里。

    回到大使馆,周轩便找到了裴胜男,将这个情况是说了下。裴胜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问道: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江舟说没有生命危险,但状态不是很好。赶紧收拾下,跟我回国一趟!”周轩说着就往外走,然而裴胜男却没动,也没吭声,“愣什么啊,赶紧的啊!”

    “那个,管清和昆洋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问,愿意回去的可以回去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第一个问我啊?”裴胜男不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爸啊!”

    “他又没管过我,怎么,需要人伺候了,想起我来了?”

    胜男!周轩提高了嗓门,不悦道:“怎么说话呢,老师还有师母,再说还可以请护工,哪里用得上你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就是那么一说嘛!”

    裴胜男摆摆手,皱着小脸坐了下来,周轩上前推了一把,她居然顺势倒下,哎呦,头晕!

    周轩简直要气坏了,一把将她拎起来,“这时候就别闹了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轩,那还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还要等待消息!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在这里等你!”裴胜男语气坚定道。

    周轩一愣,原来这就是她的真实目的。都说血浓于水,但也有意外,比如裴胜男跟自己的亲生父亲,从小没有感情基础,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那个被妈妈收起来的照片上的男人。即使裴胜男从心里接受了他,但还需要再培养感情,和周轩比起来,闫平川自然要往后排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周轩何尝不是如此。来到这里,多了一对别人的父母,但骨血却是他们赐予。

    “胜男,如果你想回来,我可以带你再返回。”周轩让步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妈这回肯定不放我走了。还有,万一其他女人也想追来,把我替换了怎么办?”裴胜男头摇的拨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周轩心急如焚,让她自己好好考虑,自己再去问其他人。和裴胜男选择一样,既然周轩还回来,那就先不回国。

    昆洋态度非常坚定,他倒不会担心家人不放他出来,更担心周轩回国后就留下了。他们几个在澳大利亚等着,那么,周轩就一定还会返航。

    戴维倒是想跟着去玩一趟,但看周轩面色凝重,也不好打扰,表示愿意留下来一起等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周轩不做强求,但是裴胜男他要带走,一则她是闫平川的女儿,再者说,食人部落的经历让周轩十分后怕,真要再出什么意外,无法向老师交代。

    “胜男,走!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周轩拉着裴胜男的胳膊就往外走,裴胜男大喊大叫,扒着门框嚷嚷道:“不,我不回去!”

    “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我,我护照丢了!”

    显然是谎言,周轩恨的咬牙切齿,恼道:“没关系,只要会唱国歌,就能让你回国!”

    “轩,我不走,你先回去看看情况,要真不行了,我再走好不好?”裴胜男体育生出身,力气不是一般的大,周轩和她缠了半个小时,累得满头大汗,裴胜男就是不肯回国。

    “胜男,这样好不好,回去看看老师,咱们再一起回来,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妈以死相逼呢?”裴胜男哭了,哽咽道:“她可没有闫老头幸运,还有完整的家庭和儿子,我妈只有我自己,这次回去,她一定用尽各种办法不让我出来。轩,我求你了,我不能回去,真的!”

    裴胜男嚎啕大哭,很是悲伤,把其他三人引来,大家不知里面的关系,纷纷劝说周轩,何必强求,就让裴胜男留下来吧。

    傍晚就有一架飞临海的航班,隔日可以到达,错过后就只能等明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