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56章 流着相同的血
    监测到周轩的帆船驶离了玛西岛国,看方向又去了西南,张磊连忙打过去电话,“周轩,你这是要去其他岛国吗?”

    “是澳大利亚。”周轩坚定道。

    沟通了整个事件的前后经过,张磊唏嘘不已,眼眶微微潮湿,周轩这趟寻妻之行经历的岂止是太平洋的凶涛恶浪,还有心理的起落煎熬。即使是旁观者,听到也要胆颤心惊,周轩的坚强毅力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尽量将此事反映上去,让有关部门提前跟澳大利亚大使馆沟通,做好登陆前期工作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我又不能给你发奖金,怎么感谢你才好。”周轩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能力也有限,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。对了,庄小艾被关押以后,曾经发生过中毒事件,幸亏发现及时,送医院抢救过来了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好定性,不过经历这件事,庄小艾似乎对魅影组织有些死心,也和项阳接触过两次,看到他都很开心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愿意说,当然是提供的消息越多越好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作为临海最高级别的组织成员,知道的信息一定比别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她跟陶宝儿杀死的那个满宏是否暗中有来往?”

    “要不说你不做侦探亏了,和我想到一块去了!”张磊没忘往自己脸上贴金,也是为了缓和沉闷的气氛,“我们尽量争取突破,得到更多有利信息。”

    周轩在澳大利亚靠岸,安全会有很大的保障,张磊对此并不担心。但是新的问题是,澳大利亚领土辽阔,如果在上面藏一个人,只怕也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另外,货船在进入澳大利亚海域时撞礁,显然存在很多疑点,而且货船还是毁灭性的损坏,上面五名船员居然无一生还,是天灾还是人祸?总之,不能只是拿了赔偿便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“周轩,祝你幸运!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!”

    张磊放下电话,心头异常沉重,他所指幸运是周轩能打听到苗霖的确切消息,可以彻底死心,毕竟很多失踪人口连下落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而周轩则坚定不移的认为,他会和苗霖团聚。

    昼夜不停,三天后帆船到达澳大利亚北岸,一路没有阻拦,在引航站还有专门的船只负责指引,将帆船带到了码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会错了!”戴维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英国血统又开始沸腾了?”昆洋打趣。

    “嘿嘿,在这里绝对管用。待会儿都跟着我,咱们自助入关,我会帮你们解释清楚的,或者联系基泰。”戴维说话间已经走到了船头位置,要做大家的领头军。

    上岸后,在戴维的带领下,通行较为顺利,除了昆洋什么id都没有,但海关工作人员拍了他的照片,并在一份承诺书上签字后,统统放行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我还以为会被遣送回国呢!”昆洋很开心,如此一来,就可以继续跟着周轩。

    “请相信一个绅士的魅力!”戴维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更愿意相信红旗的力量。”昆洋哈哈笑,朝着前方努嘴,戴维看了眼,傻了眼。

    这哪里像是澳大利亚,分明是红旗的海洋,清一色的黄色皮肤,华人华侨以及留学生早早的等在那里。见到周轩出来,大红条幅被拉开!

    东方骄傲!

    航海英雄!

    国际大才子!

    大家高声喊着周轩的名字,人群不断往前拥,在一名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维持秩序下,场面才没有失控。

    “天,怎么到哪里都是周轩的粉丝!”戴维大呼不公平,但是面对无数的镜头,还是倍感荣耀,将昆洋挤到一旁,和周轩并肩走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尖叫声不绝于耳,周轩微笑着摆手,裴胜男看着前方熟悉的背影,无比自豪。突然,有人喊道:“裴胜男!”

    哎!嗯?

    裴胜男下意识应了声,诧异抬起头,看到有位小姑娘冲着她喊,“裴胜男,我关注你的日志,每次都给你留言,不睡觉的鱼,就是我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想起来了,就是你!”裴胜男喜出望外,跟着周轩,她也出名了,要知道,目前的粉丝关注已经超过了千万,俨然可以和国内一线明星相媲美。

    “胜男师娘,你真的想起来了吗?”管清鄙夷的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你啊,必定晚婚!”

    “你会看相啦?”

    “不懂讨好女孩子,谁愿意嫁给你!”

    裴胜男翻了一记白眼,主动摆出各种造型配合拍照,殊不知每张照片都拍得像黑人,太阳底下放光辉!

    “周轩,你好!”那名戴眼镜的男人走过来,伸手相握,“我姓陈,在大使馆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陈领事,幸会,怎么麻烦您亲自过来了?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国内对你非常关注,我们提前得到了通知,说你要来,能迎接为国争光的英雄才子,也是我们的荣幸。”陈领事笑道,又说,“因为不涉及其他,我们并没有对此保密,没想到你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,我到了这里以后真被吓一跳,居然来了这么多人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只因为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陈领事又说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到领事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周轩等人都上了车,裴胜男还在忙着合影签名,要不是管清提醒她,车开走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大亲亲们,我得先走了,大使馆还等着我呢!”裴胜男大言不惭,又说:“现在上网方便了,咱们网上互动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啊!”那名小女生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一只不会飞的鸟嘛!”裴胜男看似亲切的眨眨眼睛,随后也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是不睡觉的鱼,我是不睡觉的鱼!”女孩儿大声提醒,裴胜男讪笑,将手伸出窗子,“这回不会忘了,回去吧,都回去吧!”

    现在的季节,国内北方一定是春寒料峭,这里却是夏末秋初,空气怡人,无疑是来澳大利亚最好的时机。然而,周轩对此无心,问道:“陈领事,想必我出行的目的您也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先休息两天再说,可以长期住在领事馆!”陈领事和气道,但却是打太极,没有正面回答周轩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