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51章 都没媳妇
    风能和洋流的充分利用,让帆船一直保持在最快的速度上,与此同时,裴胜男和管清的驾驶技术突飞猛进,开心无比。

    “哈哈,海阔凭我飞!”昆洋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文化!”裴胜男不见外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懂驾驶就行,不需要文化。哈哈,这些天是我前半生最开心的日子,周轩、戴维,咱们的共同点太多了!”昆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相同?”戴维不解,“你比我们都要老。”

    噗,昆洋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,管清却嘿嘿笑了,“共同点非常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大家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都没媳妇!”

    还真是,周轩是出来找媳妇的,戴维刚刚失去了媳妇,而昆洋还没结婚。裴胜男鄙夷道:“要这么说,你可以跟他们成为一伙了。”

    “俺不够年龄,不能比!”

    “管清,不是还有个小飞飞等着你吗?”昆洋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一个岛还有个酋长的位置就能贿赂俺,俺要跟着师父干大事儿哩!”管清垫脚翻白眼,那副不堪入目又极度自信的尊容让所有人都有晕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单身狗,酷爱大虾和啤酒,男朋友女朋友,还能一起拉拉手。打个啵捉泥鳅,单身的日子666!”昆洋一边打舵一边扭着屁股冲着大海大喊。

    周轩不由笑了,“出口成歪诗!”

    “淫才吧,哈哈!”昆洋一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,单身日子,没尽头!”裴胜男下了定论,又引来一片哄笑。

    说起来,昆洋跟戴维的共同点更多,他们都是职业航海者,但也都是失败者,同样遇到了周轩。之所以一路跟着,除了哥们义气,还有内心深处的不甘平庸。

    正所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,荒岛还有食人部落并没有把他们击退,而是总结出更多的经验再次投身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有了两人加入,帆船上不再沉闷,每个人都有许许多多的故事,戴维说起自己和妻子相识的经过。他尝试过很多的职业,最为成功的便是扮鬼师,其实就是躲在城堡里,扮演吸血鬼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结识了一个美丽的姑娘,受到惊吓后恼羞成怒,把他胖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一下子拎起我扔到了楼梯口,我从楼梯上打着滚下来,满脸是血的抬头看她,哇,有着红色光晕的天使。”戴维想起与妻子初次相识,依然陶醉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你眼睛里进了血吧?”昆洋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是那么认为的,不过,我现在越来越相信,那就是光晕,她就是天使。”戴维看着前方幽幽道。

    因为打得太严重,戴维被送进医院,经过和妻子接触,戴维了解到她还是名航海爱好者,无比崇拜。之后的故事不用说也能猜到,戴维也加入了这个特殊群体之中。

    话题太过沉重,戴维眼中又噙满了泪水,昆洋咳嗽两声,故意打断他,又问:“周轩,你跟你媳妇怎么认识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个时候我还是个穷学生,她为了调查我的底细,给我当私人秘书。月薪嘛,三千!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昆洋笑弯了腰,“太老套了,一定是富家女爱上穷学生的故事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好像是穷学生爱上了美女老师。”裴胜男说的一本正经,昆洋和戴维都信了,缠着问到底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周轩直摆手,哪有这回事儿!但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让昆洋和戴维揪住这个话题不放,越发窘迫,裴胜男乐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胜男师娘,腮帮子掉下来了!”管清当然向着师父,小声提醒裴胜男。

    “哪有!”

    “口水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啊?裴胜男连忙转过身,用手一抹,什么也没有,这才发觉上当了。不过,热闹劲头也过去了,裴胜男颇感扫兴。

    在三个高手的配合下,海上航行变成了一种表演,无论是哪种走向的碧波,都会被白色帆船齐整劈开,留下一道长长的水线,留下浪头在后面拼命追赶。

    慢慢的,海浪追不上帆船前行的速度,浪花越来越小,悄无声息的坠落在太平洋中。说是到了弱风带,可是按大家的感受,这里更像是无风带。

    帆船灵敏捕捉那偶尔的细小风流,但缓慢的速度更是一种折磨,昆洋急的直骂娘,“蜗牛爬行!我都要急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着急,过去赤道不到三十海里就是玛西了。”周轩望眼欲穿,事实较为清楚,他确信,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更为直接的线索。

    裴胜男开始在笔记本上整理她的新文章,总以为自己通过了大海航行中的寂寞考验,却不知道原来赤道无风带才是最为可怕的。没有变化,死气沉沉,还有些盼着天气突变,来场雷雨。

    正写的投入,旁边凑过来一个小脑袋,裴胜男眼皮都没翻一下,是管清。

    “江舟师娘,看你的文章跟你本人完全是两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咋啦?”

    “文章里的你很娴静,还有点小忧伤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我很像是个爷们儿?”裴胜男微叹一口气,指关节扣了下管清的凸脑门,“谁没有另外一面呢,坚强如我,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管清咧嘴大笑,“真自恋,俺就没有两面,多累啊!”

    “谁能比得上你,天生乐天派,除了你师娘能让你掉几滴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了俺也会哭的!”

    “我先打死你!”

    裴胜男扬手就打,管清蹭蹭爬到了桅杆上,哈哈笑道:“在我们村里,死了人全村人都哭,尤其那些女人,都有哭的背过气的,其实跟伤心不伤心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就拿着那些农村老娘们当榜样吧!”裴胜男叉腰道。

    “胜男,歧视农村妇女可不对,她们也在进步。”昆洋立刻提出抗议,又举例道:“比如平时你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,但等你落难时,她们就是精神支柱,是活下去的勇气!”

    “够了,又是村长媳妇!你这眼光,基本上可以回到旧社会了。”裴胜男翻着白眼,紧紧捂上耳朵跑进舱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,年轻的时候,她还是长得很不错的,一说话就脸红,像是粉嘟嘟的苹果。”昆洋陷入美好回忆,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,都能看淡外相,会看到平凡事物美好的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