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48章 不曾去过那片海
    张磊是好意,但经历过生死考验,周轩越发成熟,也不再惧怕魅影组织。如果他们想要动手,不管藏哪里都会被找到,反而是就这么出现在公众视线内,他们才不好下手。

    张磊的电话放下没多久,虞江舟的也打过来了,同样关切食人部落的问题,听起来就很恐怖,周轩轻描淡写,简单带过,“没事儿的江舟,我们已经到哈绍罗群岛了,或许很快就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见到苗苗,你们就乘飞机回来,不要再航海了。”虞江舟柔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呵呵一笑,过多的话也没有多说,周轩是个强者,逢凶化吉靠的不是运气,而是实力。

    苗苗啊,如果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,我真的不希望你回来,虞江舟叹了口气,等待她的还有无尽的工作。

    岛上的工作时间和国内不同,每天工作时间只有四个小时,毕竟也没有太多人办理业务。其余时间便是休闲娱乐,主要为往来的游客提供周到服务。

    已经来到了这里,周轩耐下性子,等到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,在基泰的陪同下去往远洋货运公司。

    说是一个公司,倒像是临海一个大点的码头,沿海有些长方形的工厂,从外面看去里面安安静静,不见一人走动。基泰跟工作人员做了沟通,很快一位负责人走了出来,体型微胖,脸上泛着油光,按照国内的习俗,通常讲这种人带着喜气。

    “真的非常高兴能看到周轩先生,你会发现,在哈绍罗度过假期是个正确的选择。”负责人嘘呼道,带着恭维的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是商人,自然希望与大国交好,这样也能提供更多赚钱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这次来不只是为了度假,还希望能找到一个朋友。”周轩拿出照片,递给他,“这个姑娘,认识吗?”

    负责人认真看了看,还有些不解,“我不认识她,为何找人要到我们远洋公司呢?”

    “她失踪的那天,有人看到了你们国家的小型货轮将她所在的潜艇打捞上去,并且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的话让负责人错愕不已,“那么,潜艇呢,是哪个国家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也该是和那艘小货船一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!”负责人连忙摆手,手中的照片像是烫到了他的手,慌忙又还给周轩,急急解释道:“周轩先生,你确定自己没有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负责人有些抓狂的扯了扯头发,他并不知道其中的隐情,但是擅自进入他国领域的潜艇,这是多么敏感的大事件,他如何担当得起。

    擦了把汗冷静下来,负责人眼前一亮,拍了拍脑门,“我真的是被吓坏了,周轩先生,我们远洋公司有三艘远洋船,但都是大型的,并没有小型的啊!”

    周轩一怔,负责人唯恐他不信,指着海面:“看,今天都在,我们这里也不是每天都要出远洋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庞然大物安静的停在海面之上,小小的波浪不能动它们分毫。在海上,周轩见过很多这样的大型货轮,其中也有兴凯集团的,来往穿梭在太平洋上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这里没有小型货轮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,还以此为主,但不会到那么远的地方。周轩先生,你是从那边过来的,我们怎么会冒着这么大风险使用小货船去运输。”负责人呵呵一笑,接下来的话没有明说,其实就是,连成本都回不来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非常充分,但不能排除他们隐瞒事实的可能,而且这位负责人也不一定知道实情。周轩又取出那张渔民手绘的国旗,“目击证人还看到了国旗!”

    负责人这次显得从容很多,认真看了看,摇摇头,“很明显,这不是我们国家的国旗,首先,这里距离中间比较远,是个放射光芒的太阳。而且,条纹是对角线,还有,我们这条线是两种颜色组成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周轩都知道,但渔民不是画家,而且也不熟悉对方的国旗,只能凭着模糊的记忆描绘一个大致的图形。

    看周轩一副不甘心的样子,负责人也不想因为自家公司引起两国之间更深的纠纷,说了声稍等,然后将抱出几个厚厚的本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我们公司的远洋航海路线,以及出行记录还有运输单据等等。与此对应的,还有电子档案,不过需要权限密码,如果这些纸质的证据不足以让你信服,我可以申请打开电子档案。”负责人又说道,看来很有诚意。

    认真对比,结果是显而易见的,最近一年,对方都没有去过黄海,更没有到过临海附近海域。

    周轩坚信渔民不会欺骗自己,而且在渔民的朋友看来,他所说的那些更像是无稽之谈。但周轩知道,这恰恰与苗霖失踪以及她本人有着极大的关联,不能只说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周轩,先回去再想起他的办法吧。”基泰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和负责人握手,神情有些疲惫的说道:“很抱歉打扰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儿对于你很重要吧?”负责人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负责人还是跟他要了张照片,愿意替他打听这个女孩儿的下落。话说到这份上,周轩只能表示感谢,闷闷不乐的走出这家远洋公司。

    在楼上房间等着周轩回来,看到他一脸的落寞,裴胜男泪如雨下,苗霖还是没有下落。

    “俺苦命的师娘啊,俺苦命的师父啊。”管清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还有苦命的我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幽幽道,擦去眼泪,瞪大眼睛不让新的泪水流下,又在脸上扑了些粉,裴胜男清清嗓子,脸上带笑的下楼迎接去了。其实是多余的,周轩心情低落,看不到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轩,我发现一处好吃的,咱们去试试啊?”裴胜男张罗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,你带着管清去吧。”周轩无力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去嘛,我没钱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带了很多现金吗?”

    “都让你徒弟给骗走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管清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管清一毛不拔,你可得好好说说他!”

    周轩已经消沉太久,他已经不再需要时间去融化伤感,裴胜男极力坚持,想让他再次振作起来。裴胜男冲楼上的管清挤眼睛,管清啊了一声,“师父,咱们吃顿好的去呗!”

    吃什么无所谓,作为这支团队的领头人,周轩知道自己不能垮掉,不管天涯海角,一定要找寻到苗霖的下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