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45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
    两名妇女非常专业,也很尽职尽责,将戴维的妻子几乎包成了木乃伊,除了脸部,其余地方都有肌肉的缺失。

    又将头浸泡在特殊药水里,然后经过一系列繁琐的修整,戴维的妻子终于合拢了双眼,脸部肌肉得到了完全的放松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修饰,皮肤还是深褐色,面容和周轩所说的神态安详有出入。两位妇女忙得满头大汗,口中不停念着当地驱邪的咒语,用尽前半生的经验,终于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一层层涂上白色树脂的面容,看起来像是睡着了,周轩又帮忙画上了眼影,还有浅浅的纹理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戴维则将帆船从大河开到渚雷岛正式的码头,这是他所能回报周轩的。

    任务完成之后,周轩便将戴维妻子带离丛林放到小船上快速划到对岸。再又穿过这边的丛林,终于将其带回到戴维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妻子遗容,戴维似乎松了口气,比他想象的要好。戴维在妻子的额头深深一吻,将眼泪留在她的面颊上,嘴里喃喃自语说着送别的情话。

    “轩,他不会要带着一具干尸上咱们的帆船吧?”裴胜男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骨灰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太过分了,多不吉利啊。”裴胜男满心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眼里的恐怖却是他的精神支柱,胜男,体谅下吧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也只是说说,对于戴维夫妻还是无比同情的,但想到日夜要与骨灰同行,心里还是不自在。

    架起篝火,在部落巫师的亲自主持之下,对戴维的妻子进行了火化,熊熊燃烧大火力冒出来的灰烬化身一朵朵黑蝴蝶,飞向四方。戴维说,那是妻子灵魂的解脱。

    燃料以及食物补充完毕,安汾尼缇又赠送了大量的礼物,包括特产和这里独有的宝石,目送周轩等人离岛,然后立刻掉头回去,准备他所说的圣战。

    渚雷岛注定会改天换地,但只是一个几万人岛屿的内部事情,周轩无心关注,驾驶帆船继续向南。这一次,他不会在任何地方停留,准备一口气开到哈绍罗群岛,一个真正的文明岛国。

    一艘帆船,现在有了三个专业航海者,周轩、昆洋和戴维,共同的爱好驱散了海上的孤独,荒岛的等待还有失去妻子的哀痛。

    “今夜有暴风雨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久没这么刺激了!”昆洋仰天爆笑。

    “来吧,我们完成一次挑战和自我的升华!”戴维也是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三只手握在一起,三个勇敢的男人互视大笑,与之伴随的还有电闪雷鸣和层叠累积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是疯子!”裴胜男坐在楼梯口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好久没看到师父这么开心了。”管清不以为然,蹲在旁边学习三人的驾驶技巧。

    天色在瞬间就暗淡下来,浪头变高变急,上方的天空已经容纳不了太多的乌云,向着四周挤压,与远处的大海连在一起,形成一个乌黑的盖子,将小小的帆船笼罩。

    三人傲然不惧,还在聊着天,戴维不解问:“周轩,你为什么要让安汾尼缇把神灵之眼镶嵌在手杖上?”

    “因为,那样才能充分接触阳光,呈现出真正的蓝色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有什么区别吗?”戴维又问。

    “神灵之眼为酋长专享,其余人能远远看到便是莫大的荣幸。而记录在书上的神灵之眼是漆黑色,代表着不二的权力和杀伐,但也给人压抑之感。但是,有阳光穿透的神灵之眼是蓝色的,人们对它的感情也由高不可攀的敬畏变成欣赏和喜爱。久而久之,它就变成一块宝石,失去了神力。”

    听到周轩解释,戴维大笑起来,“我懂了,这就是色彩的力量,就像是医院的白色可以让病人安定下来一样。”

    昆洋也插嘴道,“你们不要小瞧色彩的力量,我不止一次想过要死,但是有一天一只红嘴的鸟儿落在岛上,还叼来了一只翠绿色的西瓜,那一刻我的心情就晴朗起来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多大的鸟儿,可以叼住一只西瓜?”戴维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么大的西瓜,只有橄榄那么大,却有着西瓜样的外皮,里面也是绿色的,吃起来有点像桔子。”

    昆洋印象深刻,描绘非常细致,但戴维却不相信,他从来没吃过那么小的西瓜,而且还是绿瓤的。

    三人说笑打趣,天公恼羞,闪电一次比一次耀眼,足以照亮四周恐怖的海景,而雷声也一阵强过一阵,淹没了三人的谈论。

    雷电大风不能吓到三人,大海也变得非常生气开始发威,它深吸一口气,将帆船吸入低谷,而又将怨气吐出,帆船嗖然上升到十几米之高,继而俯冲向下。

    “周轩,了不起!”迎着风浪,戴维不忘高声赞美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大海的舞者,雷电!风暴!大海!为我们伴舞吧!”

    昆洋将帆拉紧,帆船速度快到让周围海浪模糊,眼看着就要撞到一面水墙,却又灵巧避过向着后方行驶,等到海浪气喘吁吁的追上,帆船却乘着浪头而上,急速掉头,从它的背部滑下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!”周轩盛赞两位队友的完美配合。

    裴胜男闭上了眼睛,管清却乐得东倒西歪,裴胜男喊道:“管清,别跟着他们胡闹,走,跟我到舱里!”

    “俺不!胜男师娘,你快看哪,大海也拿师父他们没办法!”管清兴奋道。

    裴胜男真心不敢看,这种惊险远飞过山车可以比拟,因为过山车还能看到接下来的轨道。在这里,上行时有可能坠落,而下滑时会飞出去!

    没有过人的胆量和技巧,这样的恶劣天气不是被海浪吞没,也会被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管清不肯回去,裴胜男连单独待在舱内的勇气都没有,唯一能陪她的便是那个盛放骨灰的罐子。别说,在这种紧张状态下,想到这点都会让她觉得踏实些。

    风暴持续到后半夜,终于平静下来,乌云散去露出星光,深色海面平整如镜,甚至连风都懒得吹。

    经历了大风浪的帆船不急不慢的行驶在海上,让疯玩够了的三个男人都哈欠连天。

    “我跟感情值班,你们去休息吧。”裴胜男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也没客气,迷瞪瞪回去睡觉,裴胜男回去查房,哭笑不得,都没睡在床上,沙发上两个,地上一个。

    裴胜男还是将他们喊醒,现在风平浪静,但这种状况只是暂时的,海里的一个浪头就能把他们颠到舱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