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43章 在大海中永生
    什么情况?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啊!

    叮嘱那两名妇女一定要照顾好裴胜男和管清,安汾尼缇喜气洋洋离开了,看方向是东面。

    “管清,怎么回事儿啊?”裴胜男愣愣问。

    嘿嘿,管清呲牙一笑,“双喜临门,一定是他们发现了师父!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喜是什么?”裴胜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胜男师娘,不是俺笑话你,你这头脑比俺师娘可是差远了,刚才安汾尼缇要杀你,你侥幸活了下来,不是一喜吗?”

    管清直翻白眼,裴胜男眼珠骨碌碌直转,没想到刚才还有命悬一线的危机关头,不过随后就笑了,搂住管清的肩膀。

    管清皱眉,警惕问:“胜男师娘,你又有什么坏主意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哪能呢!等见了你师父,一定要实话实说,就说我啊,为了他尖刀抵在胸膛傲然而立!为了他,我可以豁出命去,这是一份用真爱和鲜血喂养的情感!”

    裴胜男的声音如同炸雷,一字一句落在管清耳朵里,“胜男师娘,你的病应该好了,中气都已经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啊,外号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是俺师父!”

    周轩当然不会死,他所感受到的吸引力其实是溶洞中的水流向了大海,通道虽长,经历的过程也很煎熬,但时间很短,也就是三四分钟。周轩在岛礁下方一个隐蔽的出口被冲了出来,然后又被几个浪头推在了岸边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,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趴在柔软而又带着温度的沙滩上,心中一阵感慨,还活着。相对于大自然的力量,人类渺小如尘埃,但对生命从未轻言放弃。

    “苗苗,你也一定要坚持住。不管怎样,我都会把你带回去,从此再也不分开。”周轩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手里还有一物,黑暗中发出光芒,却也看不真切。周轩挣扎着坐起来,海风吹在脸上,人也跟着清醒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是你吗?”

    一束光扫在身上,传来戴维的声音,周轩有气无力摆摆手,戴维激动的跑过来,用力拥抱,“太好了,你还活着!谢天谢地!”

    “勒死了,松开。”周轩推了一把,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没有衣物避寒,戴维只能将潜水衣给周轩穿上,周轩摸了摸口袋里的神灵之眼,松口气,还在,顺势将手里的石头也放进去。

    渚雷岛登岛审核很严格,周轩和戴维正在解释,就看到前方过来一队人,步伐极快,为首的正是酋长安汾尼缇。

    岛下居住的以贫民为主,大家纷纷退到两旁,跪倒在地低下了头颅。

    “周轩!戴维!”安汾尼缇开心的走过来,表情夸张的说道:“神灵保佑,你们还活着!我极力忍着失去你们的恐惧和悲伤,还在安抚裴小姐和管清,正不知该如何告知,你们就回来了!神灵保佑!”

    安汾尼缇又说了一遍,但周轩心知肚明,他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,神灵没看到,倒是苗霖的声音唤醒了他。

    周轩宁愿相信这是世间的心灵感应,否则苗霖早已离世,也成为一名神灵。

    周轩和戴维又累又饿,而且经过河水和海水的浸泡,体能几乎耗尽,安汾尼缇让人将他们抬回去。

    刚煮好的肉端上来,周轩和戴维便等不及了,下手就抓,嗓子里长了一只小手,利落的将嘴里的食物全都拽下去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试探打听神河里的情况,周轩和戴维哪有心思回答,大口吃肉,等几杯热酒下肚,打了个饱嗝,这才觉得吃了太多油腻。

    “两位不是到了神河吗,怎么从海里出来了?”安汾尼缇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条河通大海,我们是被吸进去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在东岸从未发现入海口。”安汾尼缇更惊讶了。

    戴维不屑一笑,“要是能让你们轻易发现,就不是神河了!事实上,里面也没有枯骨,献祭者都已经永生于大海。”

    擦擦嘴巴,周轩从还是湿漉漉的口袋里掏出来了神灵之眼,独特造型的宝石,日光下更是闪耀着神秘的光芒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一见到此物,眼睛便潮湿了,扑过来就要拿走,周轩却高举一旁。

    “酋长,这块宝石是信物,也是害人之物,否则老酋长也不想扔了它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酋长问。

    “本来渚雷岛是通过选举选出族民喜爱的酋长,但这块宝石便成为许多野心家想走的捷径,也因此酿出不少惨剧。老酋长不想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,所以才会将宝石交给他那位忠实的手下,间接由他的女儿,被抛到井里去。”

    哦!安汾尼缇恍然大悟,这个道理容易懂,但他还是想得到神灵之眼。统一全岛不在话下,但打仗就是拼经济实力,他多年的积攒不想荒废,同时,战争的杀戮也会带来更多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让后人记住这位伟大的老酋长!”安汾尼缇将手放在胸口,信誓旦旦表态。

    “还有那名无辜的女孩儿。我们发现宝石的时候,她的骨架还在,等拿走宝石,就化为清水,非常神奇。”戴维补充道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不可思议瞪大眼睛,这无疑是神迹,但却又露出为难之色,“这个女孩儿我们都没见过,记载中只有名字,没有画像,否则也可以让全族人祭奠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画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让人取来纸笔,周轩略做沉思,提笔就画,很快就勾勒出一个女孩儿的容貌,一头金发随风飘扬,大大的眼睛,挺拔的秀鼻,微抿而又上扬的嘴角露出恬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!真像是一名天使。周轩,你怎么想象出来的?”戴维啧啧有声,盯着画面看个不停,想当然以为是笔下的夸张创作。

    “是根据她的骨骼复原出来的,实际上,她本人比这幅画还要可爱。吹弹即破的皮肤,还有胸怀大局的宽容,这是个谜一样的女孩儿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有趣!”戴维还是不信,根据头骨复原人的相貌,需要利用科学技术还有测量仪器,当时他也在场,哪能记住骨骼的尺寸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却将画拿过去反反复复看了很久,不可思议道:“像,真是太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