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42章 贪婪的目光
    戴维!

    周轩高声喊!

    水流的冲击让戴维发不出声,身体也不由他的控制,只是伸出一只手来求救。

    随着中间空洞的增大,戴维逐渐靠近了外围,周轩看准时机毫不犹豫的将他拉住,但却被引力带动着向里面滑去。

    戴维绝望无比,水中睁开眼睛看了周轩一眼,将紧握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戴维!”

    周轩不肯放弃,向前一跃,抓住了戴维的胳膊,然而自己也被吸入水中。

    水流开始逆转,空洞也开始减小,渐渐的水面又恢复平静,而被甩的七荤八素的周轩却被一股力量拉着向下。

    来自于戴维,也来自于水中的力道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周轩发出悲呼,他不想死,然而只是化作气泡汩汩上升,古老而又神秘的溶洞里,不会有人找到他。

    水从口鼻耳朵甚至是眼睛灌入体内,他连挣扎的资本都没有,就这么一直快速坠落下去,任凭呼吸激将停止,水压开始碾压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师父,徒儿来了。无比悲哀的周轩闭上了眼睛,昏沉沉的任由命运摆弄。

    “轩,醒醒啊,轩……”

    柔和而又熟悉的呼唤在耳边响起,周轩猛地睁开了眼睛,迷糊间看到苗霖站在前面,一身素色长袍,头发散开飘在水里,赤着一双娇嫩的小脚,恍若水中仙子。

    苗苗!

    周轩忘情大喊,却换来更多的水涌入口鼻,胸腔都要炸裂,却也让他变得清醒起来。突然,身体一顿,好像是到了水底,身旁已不见戴维的踪迹,周轩隐约记得这片奇怪的水域外是安全的,刚要迈开步子,后背又被什么东西吸住,倒着向后。

    脚下踩到一处凸起,求生的本能让周轩俯身抓住了它。只是吸引力增大,地下的岩石松动,他手里握着一块鸭蛋大小的坚硬物品被带入到一个光滑的隧道当中。

    渐渐的,周轩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裴胜男吃过晚饭,感觉身体好了许多,便自己到室外走走。一边伸展着筋骨一边嘟囔,周轩一天都没露面了,肯定是让酋长给困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,来到酋长住所后,裴胜男就慌了,从侍卫的比划描述得知,他们一早就出去了,周轩一直没有回来,也包括酋长和几个重要任务。因为事情保密,看守只知道酋长办事,但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裴胜男听周轩提过这件事,人变得激动起来,“我知道,他们去了一口井淘宝!你们谁知道那口井在哪里?你们倒是说话啊!”

    侍卫听不懂中文和英文,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裴胜男身体还很虚弱,有照顾她的两名妇女追过来,拉着让她回去休息。裴胜男哪里肯,坚持要等周轩回来。

    周轩没等回来,酋长回来了,还有哭得眼睛红肿的管清。

    往后探头,没看到周轩,却看到管清手里托着周轩的衣物,叠得整整齐齐,裴胜男懵了,一把拉住管清,“你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师父和戴维下到了井里,再也没有上来!”管清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找啊!”裴胜男急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是圣地,不能随便闯入。”管清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狗屁啊,什么圣地还吃人?”裴胜男来到酋长面前,不客气的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立刻派人下井去找,否则,我就让你这野蛮的岛屿上报,看以后谁还敢来这里旅游!”

    在岛上,还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,但想到周轩为了寻找部落信物奋不顾身,安汾尼缇压下一口气,不悦道:“对于周轩的死,我深表哀痛。为了完成他的遗愿,我可以破例将你们送走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屁话啊!”裴胜男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,揪住管清的衣服把他拉到跟前,“看到没,周轩的得意大弟子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他说周轩有长寿之相,肯定不会死的!”

    管清微怔,头点的跟捣蒜似的,“对,对,俺师父命不该绝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也能占卜?”安汾尼缇眼中闪出贪婪之光,管清说完就后悔了,知道自己还有利用价值,恐怕安汾尼缇会出尔反尔,将他又扣留。

    管清沉默不语,裴胜男却忘乎所以,“别看管清年龄小,却有着极高的天赋,什么过目不忘,铁口断金,他都在行!”

    “我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,就开始当酋长了。”安汾尼缇大有深意一笑,谈不上跟周轩和戴维有感情,他急需人才,特别是可以搞定其余部落的能人。

    裴胜男这才察觉出不对,警惕的将管清揽在身后,坚持道:“我要求去那口井找人,如果你不能派出人手,我自己下去!”

    “圣地不允许女人靠近!”安汾尼缇面无表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填井的不都是女的吗?”裴胜男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渚雷岛,希望你收敛。没有人逼着周轩下去,我对你已经够客气了!”安汾尼缇脸上罩着一层厚厚的寒霜,语气越发不善。

    “他下去你也没拦着啊,安汾尼缇,你身为酋长,怎么那么不负责任,那么不要脸呢?”

    裴胜男的话激怒了安汾尼缇,双手朝后一背,根本不需要下令,便有四个侍从上前,分两组控制住裴胜男和管清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周轩,我要见他!安汾尼缇,你把我送到井里,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!”裴胜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几下就挣脱开两名侍从,再次冲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,祭祀神灵也需要甄选,你粗鄙不堪,半老徐娘,神灵也不会要你!”安汾尼缇不客气打击。

    裴胜男恼羞成怒,十指弯曲就向安汾尼缇的脸上挠去。安汾尼缇侧身躲过,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刀。在渚雷岛,酋长就是至高首领,掌握生杀大权,只要裴胜男再近一步,就立刻处死她!

    管清看出安汾尼缇眼中的杀机,大声提醒裴胜男退回来,然而自己活了却失去周轩,裴胜男已经失去了理性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也失去了耐心,将刀握紧,而就在这时,下方有人跑了上来,激动的对安汾尼缇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兴奋不已,同时也将那柄刀藏了起来,也是长舒一口气,幸亏没有捅死周轩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,不要激动,我以神灵忠实奴仆的名义起誓,一定将周轩毫发无伤的带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