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37章 献祭的典礼
    本是小女儿家的事情,周轩不便打听,将竖起耳朵倾听的管清拉走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好像在议论什么典礼的事情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岛上还有什么典礼?”周轩问戴维。

    “很多,但比较正式的依然是继位还有酋长家的婚丧嫁娶。”戴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流行哭婚吗?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每个待嫁的新娘都欢天喜地,很盼望洞房花烛夜的到来。这样,不仅代表她们成为真正的女人,而且还可以分到财产,有了一定的经济自主权。”

    这边周轩和戴维议论当地风俗,管清还在听,“师父,那个女孩儿说她不想死!但是她的家人都在安慰她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错了吧?”周轩不信。

    “反正他们反反复复提到了死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戴维听不懂中文,管清干脆用英语和他交流,戴维摇摇头,他也没听说过岛上有什么典礼需要死人。

    管清坚信自己没有听错,周轩还是决定去问个清楚,大不了被人轰出来。万一能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

    门是虚掩的,管清在外面敲了几下,里面动静太大没听到,干脆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进来,屋里的人连忙擦干眼泪,都认识戴维,也刚刚听说了周轩,非常热情的把他们让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哭鼻子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,皮肤虽然很黑,相貌符合当代美女的标准,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戴维和他们简单打过招呼,周轩指指女孩子,不解问:“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一路走来,管清开始熟悉岛上的语言,负责翻译,做出哭脸,女孩儿哭得更凶了,女孩家人也露出伤感。

    突然,女孩儿跑到管清身边,揽住他的胳膊,嘴里说了很多,大概意思是不想死,还把挂在腰间的一个贝壳饰品往管清手里塞。

    管清随手接过来,女孩儿破涕为笑,但女孩儿的家人却有些不高兴,又叽哩哇啦说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孩儿想要嫁给你的徒弟。”戴维笑了,这是本地的习俗,如果两人情投意合,并把自己的信物交给对方,那就可以成亲。

    管清一听吓一跳,连忙把饰品扔了,女孩儿哇的一声又开始哭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儿第一次见管清,没有感情基础,而且嘛,以徒弟长相,她也不会一见钟情,这么做一定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戴维简单和他们交流后,露出惊讶的表情,一直在说,不可能,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戴维,他们说什么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确定,因为我掌握的当地语言有限。他们说,族里会将女孩儿祭祀给神灵,每三年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祭祀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女孩儿和家人都指向东面,那是一处原始丛林,没有居民住在里面,但却是圣地,平时不允许人随意出入。

    周轩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,神灵之眼会不会藏在里面?

    告辞了这家人,周轩等人立刻赶往那处所谓的圣地。岛上人口增长,也在扩张土地,衬托的这块丛林非常的突兀。

    道路非常难走,只能徒步前行,不能使用车辆,有些地方需要清理杂草后才能过去。

    终于,三人来到了中心地带,就是这片区域的最高处,四周光秃秃的,没有看到石头雕塑和祭坛,只是发现了一口井,直径两米宽,用一块石板盖住。

    三人合力将石板掀开,立刻有股阴冷的寒气扑面而来,里面发出奇怪的幽咽声,像是人类的哭泣。戴维有些紧张,说着上帝保佑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周轩扔下去一块小石头,没有听到回声,此井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发现,三人将石板盖好,周轩却取出了罗盘,确定好方向之后,开始向着四周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东方的神秘法器,罗盘。”戴维倒是认识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风水很不一般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风水师?”戴维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跟师父学了好多年。”

    岛上也有不少山脉,但都不高,也有盘旋如龙形的,周轩仔细分辨,非常确信,这里就是风水中的气口,也是龙脉之始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并不能称作好风水,位处土宿星之地,代表着刑罚和杀戮,但是,左前方有贪狼,右前方是巨门,此地又是巨富之所。

    只不过,象征财富聚集的巨门星,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水土流水,用不了很长时间,就会彻底的消失,风水也会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“根据风水学的原理,如果把这里看成墓地,一定藏着巨大的财富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神灵之眼就在里面?”戴维欣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!”周轩点头。

    原路返回,直接去见安汾尼缇,想从他那里得到确切答案。

    “几位贵客,圣地是不允许随意闯入的。”一见面,安汾尼缇就笑着提醒,明显带着埋怨。

    “酋长,族里是否有三年一次祭祀的典礼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是用活人祭祀吗?”

    “是,而且还是未婚的纯洁少女。洗净后,抬到神河,从上面抛下去,祈求神灵保佑。”安汾尼缇说道。

    神河就是那口井下方的水,周轩和戴维互视,实在是太残忍了。安汾尼缇解释道:“典礼举办之时,全岛的部落首领都会到场。我们之间有约定,不会借机突袭对方,否则会受到神灵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原始部落重视誓言,周轩又问:“那么女孩儿的甄选呢?也是来自各个部落吗?”

    这个?安汾尼缇欲言又止,不言而喻,各部落对人口都看得很严,安汾尼缇作为最大的部落,也要做出最大的牺牲。

    为了权势,却要牺牲年轻女孩儿鲜活的生命,这种做法令周轩不齿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统一了全岛,一定废除!”安汾尼缇做出保证。

    “老酋长离世前是否去过圣地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“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,这种典礼都由酋长亲自主持。当时老酋长病重,由人抬上去的,而且由巫师做法,他也不会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认为这颗宝石,就是由老酋长在那个时候扔下去的?”戴维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