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36章 神灵之眼
    听起来像是无稽之谈,周轩和戴维都露出诧异之色,尤其是戴维,来了这么久,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“神灵又是如何选中下一任酋长的?”周轩不解问。

    唉,安汾尼缇叹了口气,其实所谓神灵选中并不是神灵显圣,下凡指派哪个人当酋长,而是一块宝石,称作神灵之眼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块宝石是统治全岛的信物。

    既然是宝石,那么上一任的拥有者便会有极大的倾向性,将其传给自己的儿子或者兄弟,早就偏离最终筛选贤能的本意。

    为了争夺这块宝石,岛上发生过很多父子反目兄弟残杀的事情,最为惨烈一次,大战过后,岛上半数人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那一代的酋长有四个儿子,也在互相残杀中死去或者残疾。老酋长在懊悔和落寞中离开人世,但他的身上并没有发现神灵之眼,也没有指派下一任酋长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老酋长本意是想让族民放弃神灵之眼,然后从部落里选举中真正能带领他们的人。但是从那以后,噩梦才刚刚开始,部落不断分裂,最多的时候多达十二个,几百人便成为一个部落,随后又被其他部落灭杀。”安汾尼缇摇头叹息,想必他的祖辈也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。

    “其实老酋长的做法也是对的,发展到今天,不就只剩下两大部落了吗?”戴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跟敖坡人什都是老酋长的后代,说起来,他还是我的叔辈。如果他愿意归顺我,自然什么都不用说,但要是被他找到了神灵之眼,我的位置也岌岌可危。”安汾尼缇不想失去现在的权力,而且在这样的部落,失败就等于是死亡。

    “神灵之眼丢了多久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年了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被老酋长丢到了大海里?”周轩又问,那样的话,绝无可能找到,也就谈不上什么信物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安汾尼缇摆摆手,“据说,老酋长病重后,身边日夜不离人伺候,但神灵之眼就莫名其妙丢失了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“毕竟过去一百多年,或许有人记错了?”戴维问道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苦笑,说道:“在这里,有的人可以忘记父母的模样,也不会忘记神灵之眼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老酋长生前住在什么地方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大致就是我这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想必,多年来,安汾尼缇都在坚持不懈的寻找神灵之眼的下落。在周轩和戴维看来有些多余,随着对岛屿的开发,酋长这个特殊的身份都会被其他称呼所取代。

    只是,现阶段看来,找到神灵之眼,便可以让安汾尼缇安心,岛屿也可以免去一场两大强盛部落之间的战乱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更看重眼下,另外,也很珍惜来之不易的现代生活,想不费一兵一卒,就达到统一全岛的心愿。

    因为周轩懂得制作武器,安汾尼缇对他格外照顾,授予了四处观光的特权。前提是,不能靠近岸边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工作繁忙,周轩和戴维告辞出来,第一时间就去看望了裴胜男。

    共有五名本地的妇女照顾裴胜男,她们不会说英语,但表达的意思周轩明白,这个姑娘有神灵保佑,无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摸摸额头还是滚烫,但裴胜男已经睡踏实了,呼吸还有些粗重。一位妇女端来浓黑的药水就要给裴胜男灌下去,周轩连忙拦住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妇女比比划划,然后自己喝了一口证明无毒。

    “这是岛上特产的草药,可以解毒消炎,有时我被虫子咬了,直接将草药叶揉碎抹在伤口上,很快就好。”戴维安慰道。

    妇女点点头,周轩这才松手,但还是叮嘱管清,等过两个小时,还要把应急药箱里的药拿给裴胜男吃。

    还要给裴胜男清洗伤口,男人留在屋里多有不便,周轩和戴维退了出来,带着昆洋一起在岛上溜达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俺也要跟你去!”管清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得照顾裴阿姨,听话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是昆洋叔叔留下?”管清老大不乐意,昆洋哈哈大笑,“好,我留下,论脑子我可以比不过管军师,干点活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眉头一直皱着,他没心思观光赏景,还是想找出逃亡路线,但目前看非常难。帆船被控制在大河上,要想重兵把守下夺回很不易。另外,从那里到入海口,还要经过长长的河道,这里的人都是游泳高手,如果在水中搞鬼,也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,对不起,他们逼迫我开走你的船。”戴维抱歉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能全怪你。”周轩面色凝重,看着远方,掷地有声说出一句话来,“要想光明正大离开岛屿,除非,找到神灵之眼!”

    戴维错愕不已,连忙摇头,“不可能,首先,神灵之眼是否传说?另外,一百多年来,为了这颗宝石,岛上的人一定把每寸地方都翻遍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那么容易找到,老酋长就不会费这番苦心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块宝石又会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要尽可能在老酋长最后时光停留的地方寻找。”

    戴维耸耸肩膀,他也盼望找到宝石,但是希望渺茫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岁月悠悠,恍惚间过去了百年之久,但历代部落酋长都没有放弃这个信物,此事绝非空穴来风,安汾尼缇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。

    周轩走访了很多人家,因为他是贵宾,大家都很配合的回答他的问题,这期间,已经熟悉部落语言的戴维,在中间充当了翻译。

    提到老酋长,大家也不避讳,说是他最后得了重病,几乎瘫痪在床,所以才让几个儿子还有手下有可趁之机。老酋长伤心透顶,也对所有人失望,所以没有留下神灵之眼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种可能,神灵之眼被老酋长吞到肚子里去了?”戴维猜测道。

    神灵之眼有多大,能否吞咽尚不可知,但是,他们能想到的,当时的部落新首领也想到了,暗地里对老酋长开膛破肚检查一番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几万人的岛屿面积不小,走到天黑,才勉强把重点地区走了一遍,什么发现都没有。

    呜呜呜~

    风中夹带着哭声,是个年轻女孩儿的声音,还有其他人哽咽的安慰,女孩儿哭声更大,安慰她的人干脆和她一块哭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