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35章 狡黠的酋长
    “快三个月了!”一抹哀伤从戴维脸上闪过,又回头看向对岸。

    “就你自己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唉,还有我的妻子。那天我的帆船燃料快用完了,想登岛补充一下,就从入海口逆流而上。结果,她被食人部落抢走,而我被安汾尼缇扣住不放。”

    提到妻子,戴维捂住了脸,哽咽道:“其实我在岛上可以争取救援,或者跟着其他的游轮逃走,但是我坚持留了下来,就是想把妻子也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戴维拿出手机,指着上面一张照片说道:“这是她被抓前十几分钟拍的,看,她的笑容多么灿烂。”

    是个体型修长的女人,周轩心中暗叹,原来漂到海里的那只鞋是这个女人的。从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,周轩看到了字母纹身,不由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“我刚从对面过来,食人部落非常残忍。”周轩低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或许妻子早就不在了。即便是那样,我也要把她带回家。”戴维语气坚定,这是丈夫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帮助你!”周轩信誓旦旦道。

    戴维一愣,耸肩苦笑,“我们之前并不认识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,从下游见到了她的一只鞋子。”周轩没有说出全部实情,戴维已经猜到妻子已经死去,但却想不到她死得那么惨,周轩不忍他再次受到伤害。“或许冥冥之中,你的妻子用一只鞋子指引我来到这里,也是希望我们能联手,将她带回家!”

    戴维泪流满面,跟周轩来了个大大的拥抱,哽咽道:“那是个残忍的部落,我,还能再找到她的遗骨吗?”

    能!周轩费力说出一个字,他知道那个女人的尸首在什么地方,但却不愿戴维直视那样惨烈的场景。

    走一步算一步吧!

    这里还像是一个正常的岛屿,代表文明的短裤随处可见,女人也不会坦露胸部,配饰也趋于多样化。

    居高而望,可以看到渚雷岛唯一的码头就在这里,只是被安汾尼缇的人严格控制。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几艘船只,还有大型的游船。

    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兴奋地从船上下来,纷纷拿出相机拍照合影,殊不知在岛屿的另外一侧还进行着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当然,酋长安汾尼缇所居住的地方被列为游客止步,哪天他高兴了也会下去跟游客合影,也会得到不少的打赏。

    “安汾尼缇有野心,是个职业政治家。但也有政治家的通病,疑心很重,这些年来,他一手抓经济,另外从未停止过剿灭其他部落的步伐。”戴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安汾尼缇再强大,也不会跟一个经济强国抗衡,他把你强行留下,岂不是胆大包天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除了不让我走,在他的地盘我还是非常自由的,所有的物资分配也都是最好的。安汾尼缇这么做,是为了争取更多外援对付南面的部落。”戴维分析。

    周轩轻轻点头,心里却有不小的疑惑,戴维只是个航海爱好者,没有作战经验,也没有团队支援,战斗力远不如部落成员,留下他到底为什么?

    带着疑惑,周轩终于见到了安汾尼缇,是个四十出头的彪壮汉子,不乏英气智慧,但偶尔也会流露狡黠神色。

    “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!”

    安汾尼缇表现十分亲民,过来单臂拥抱了下周轩,将自己所佩戴花环戴在周轩脖颈间,这在部落里,是至高无上的欢迎仪式。

    令周轩比较意外的是,安汾尼缇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,他也不甘心终生只困在一个岛屿上。

    “酋长,十分荣幸!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是你带领敖坡人什的手下闯进了食人部落?”安汾尼缇问到了关键问题,这些事情也瞒不过他的耳线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救自己的朋友,无意卷入部落争斗。”周轩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你的兵器很有杀伤力,一下就让他们的酋长受了伤!”安汾尼缇变得兴奋起来,又试探问道:“不知道,这种兵器什么价钱?”

    “不瞒酋长说,这种兵器已经落伍了,为我国一千八百年前的古人所制作。放眼今天,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,利用现代化的武器,不出一个小时就能让全岛全军覆灭。”

    周轩说的随意,其实也在提醒安汾尼缇,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,无论是他还是戴维,身后都有强大的国家做后盾。伤害了他们,就是与两个强国为敌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微微皱眉,食人部落那边的情况,他已经听探子说了,对于连发六箭的武器十分感兴趣。所以,他立刻让戴维把帆船开过来,也是想大批量生产这种武器。

    只是,安汾尼缇万万没有想到,这已经是老掉牙的防身兵器,可见太平洋岛屿与内陆国家的差距,天壤之别!

    “酋长大人,不管怎样,是周轩替你解决了心头大患。食人部落违背仁义道德,必定被梢易部落所击败,你可以趁机出兵,将梢易部落也收了,这样就实现了全岛的统一。”戴维积极劝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对食人部落恨之入骨,我的族民甚至是亲人也有被他们吃掉的。”安汾尼缇义愤填膺,但却又变得迟疑起来,“梢易部落的首领敖坡人什,是个非常有心计的家伙,可以让他的族民对他忠心耿耿。杀掉敖坡人什容易,但要是让他的族民诚心归顺我,却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戴维有些着急了,站起身说道:“酋长大人,难道你还要看着敖坡人什发展壮大吗?以前有食人部落掣肘,现在梢易部落却与你平分秋色,照样可以建立码头,归属某个大国。”

    以安汾尼缇的实力还有威信,剿灭梢易部落绰绰有余,过分顾忌民意民心可不是原始部落的作风。而且,安汾尼缇所带领的族民,生活富足,为全岛人所向往,具有很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安汾尼缇非常犹豫,屏退左右后,这才缓缓说道:“从前,岛上只有一个部落,也只有一个酋长。这人可以不是老酋长的儿子,但必须是神灵选定的。这些年,我盼着统一,但又担心与敖坡人什坐在一起谈判,如果他才是神灵选中的酋长,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