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31章 暴怒的狮子
    胜男!

    周轩连忙朝着水下大喊,从上面几乎看不到什么,翻身就跳了下去,半空被昆洋一把抓住给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不要冲动啊!”昆洋急急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那一伙干的!”

    周轩眼睛不离水面,心急如焚!苗霖就是这么落水不见的,被下方的潜艇给运走,而裴胜男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,让他如何不愤怒!

    挣脱开昆洋,周轩还是跳到了水里,昆洋不敢怠慢,帆船一直紧紧跟随他的身影。然而一次次露出水面呼吸,一次次潜入水中,水里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胜男!裴胜男,你给我出来!

    重新登上帆船,周轩绝望大喊,两旁树林哗啦作响,成片的鸟儿飞起,遮天蔽日,让黑夜提前到来。

    一团怒火在周轩心头熊熊燃烧,苗霖和裴胜男失踪的方式极为相似,而又在此处发现了只有内陆国家才有的运动鞋,他几乎可以认定,这里就是罪恶之源!

    刚刚承诺老师,要把裴胜男毫发无伤的带回去,现在却遇到了这种情况,周轩心中的愤慨无法用语言描述。

    “师父,快看哪!”管清惊呼起来,指着斜前方的岸边。

    只见三名近乎赤身的野人般部落成员将一名女孩从水里拉到岸边,正是被绳子套住的裴胜男。短短几分钟,却是人体在水中可以承受的极限时间,裴胜男生死未知,任由野人用绳子拉着她,贴着地面进入丛林之中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已经被滔天怒火笼罩的周轩,立刻取出自制的连弩,连发数箭,狠狠钉在岸边的大树上,发出嗡鸣的颤音。

    “追!”周轩下令,帆船立刻朝着岸边靠去,“放开她!放开她!”

    周轩高声怒吼,管清不由往后退了一步,认识师父这么久,一直是温文儒雅的形象,如今却像是一头暴怒的是只,头一次让他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沉睡在周轩内心的魔鬼开始苏醒,它不安分的在体内跳动,怂恿周轩不顾一切的冲上岸,将所有的人全部杀光!

    管清早已准备好武器,帆船刚靠岸,三个全副武装的男人便追进了丛林当中。

    地上还有湿漉漉的水渍,周轩心疼无比,这样野蛮的部落哪里有半分怜香惜玉之情,要是让闫平川和裴亚茹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那么多苦,一定会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沿着痕迹,快速穿梭在丛林之中,然而追了不到五分钟,地上的痕迹就不那么明显了。更为要命的是,三人在丛林中,迷路了!

    不同于陆地的森林,这种原始丛林格外的茂密,盘根错节,很多粗壮的根枝裸露在地表,摇曳的纸条伸展向任何方向,树叶作为点缀,层叠覆盖,有的地方连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。

    越是心急,越容易出错,转了半小时后,三人竟然回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不行,要冷静下来,周轩站在岸边,观看两岸丛林的生长走向,枝叶较为茂盛的一面是南方,又拿出罗盘对比,三人再次进入,沿着刚才裴胜男始终的方向,再次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昆洋一脚踩滑摔倒了,下方是厚厚的树叶并没有摔伤,将树叶扒拉开,却发现一物,定睛一看,昆洋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的头骨,真他妈晦气!”

    周轩蹲下身,这是个还带着污血和肉丝的头骨,空洞的眼眶还有大张的嘴巴,似乎想要极力诉说他生前承受的苦楚。

    树林里也发现了一些木屋,但里面都没有人居住,应该是为了守卫所占地盘都集中到了一处。

    潮湿的空气里夹杂着腐烂的味道,加上随时可见的骨头,令人心头格外压抑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人骨,难道他们这里的人死了,都不需要埋葬吗?”昆洋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原始部落总会有些奇怪的风俗。”周轩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然而,越靠近里面,发现的骨头越为新鲜,上面还有啃咬的痕迹。三人都提高了警惕,或许丛林里还有某种食人的野兽。

    来到一处空地,中间的树木都被伐走,只留下一个个的木墩,已经找了大半天,三人暂时在此落脚休息。

    周轩根本坐不住,拿着罗盘不断比对,千万不能迷失方向,岛屿并不大,一定要尽快找到裴胜男。

    突然,周轩脚下一松,似乎踩空了,身体向着前方倾斜,另一只脚发力,在空中一记翻转,落在旁边。

    管清连忙赶了过来,拍打周轩身上的土。

    用脚踢走落叶,却发现下方是一道沟壑,就刻在下方坚硬的岩石上。大约五厘米深,二十公分宽,因为上面落满了树叶,周轩恰巧踩到了上面。

    然而,沟壑里有暗黑色的粘稠物质,不像是污水也不像是淤泥,用手蘸了点,周轩脸色突变,喊道:“昆洋,你过来看看!”

    昆洋立刻赶了过来,蹲在沟壑前,很快得出了结论,“是血!但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血,可能是祭祀用的吧。”

    继续扒开树叶,一股难闻的腐臭味道飘入鼻腔,昆洋皱皱眉头,“是死尸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沿着沟壑走向往前看,不远处一个半米高的树叶堆,那里一定埋藏着什么秘密。或许跟当地的风俗有关,就像是有的岛屿惧怕月亮,周轩希望找到他们的禁忌。

    靠近树叶堆,臭味更加浓烈,熏得人鼻子发痒,眼睛流泪,昆洋虽然飘零孤岛,但已经很久没接触这种气味儿了,难以控制的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强忍住恶心,周轩将树叶拨弄开,然而眼前一幕让他无比震惊!

    是一具全身漆黑色的女尸!死不瞑目,一只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,绝望的看向天空,正以诡异的坐姿呈现眼前,身无寸缕,前胸胳膊以及大腿上的肉是缺失的。

    “太残忍了!”昆洋愤慨不已,因为这具女尸根本不是坐着,而是*在一个木桩之上,沟壑里粘稠的东西就有她的血!

    怔怔望着那具女尸,周轩血液凝固了,无法将视线从其身上挪开。

    短发,五官立体,身材健美匀称,即使是现在这幅骇人模样,依然无法掩饰她生前的青春靓丽。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

    周轩喃喃自语,向后退去,凝固的血液开始在体内奔腾,冲撞他的大脑,令他头疼欲裂,又一股脑涌入他的心脏,将一颗心残暴的撕成碎片,每一次呼吸都无比困难。

    “师娘!”管清也哭了,眼泪扑簌簌掉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