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30章 渚雷岛
    事后,周轩也埋怨裴胜男不该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父亲,哪怕没有养育之恩,但也是曾经的领导,目前还是周轩的老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是有了你,底气就足了嘛!”裴胜男将小手放在周轩掌心,凉凉的,“摸摸,也吓得我够呛,要是还在学校,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你啊!

    周轩苦笑摇头,裴胜男此举就是典型的狐假虎威。不过,看她表现嘻嘻哈哈,想必以后和闫平川的关系也不会太僵,暂且不去管那些。

    “日夜不停的话,按目前风速,还有四天就能到哈绍罗群岛了。”昆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等了很久。”周轩眼眶潮湿,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,他隐约看见苗霖就在前方冲他招手,笑容一如既往的甜美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听胜男还有管清说了很多关于你的故事,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我是个粗人,问句实话,为了个女人,你这么做值得吗?”昆洋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你在临海也颇有名气,周围全都是有钱朋友,可以风风光光度日,为什么还要到海上吃苦,甚至差点丢掉了性命?”周轩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大海是我的梦想,将来,我还要用航海去征服它!”昆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苗苗是我的命,她丢了以后,我的魂魄就少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昆洋听不懂,但敬重周轩是有情有义的汉子,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,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至于苗霖这段故事,不为外界所知,周轩提醒他需要保密,昆洋不是多嘴之人,自然不会往外传。

    昆洋还提到了项征途,是他教的那批学员中最笨的,大小伙子一个,常被他骂哭,没想到几年后成为了帆船教练,倒是让他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此时,帆船上有了比较正式的团队,合理分配之下,帆船一刻不停,而每个人又能得到很好的休息,距离哈绍罗群岛也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轩,前面有个好大的岛屿,是不是哈绍罗?”裴胜男在甲板上踮起脚尖往前张望。

    不是,海图显示,那里是渚雷岛,上面居民有五万之众,足以成为一个岛国。燃料和饮食都能撑到哈绍罗群岛,周轩不想节外生枝,做出了决定,直接过去,不在岛上停留。

    望远镜中的渚雷岛,树林中半隐半现的房子,还有类似岗哨的高台,上面有人影晃动,像是站岗的士兵。

    渚雷岛比较有意思,正中间一条大河穿境而过,将岛屿分成了两个,河面宽阔,最宽处可以达到五百米左右。有了淡水,便可以养育一岛居民,才能在上面繁衍生息。

    汹涌奔波的河水流入海中发生融汇撞击,交汇处冲出雪白的轨道,水声滔天颇为壮观。而就在此时,一样东西被河水夹裹,翻滚着流入海中,没有沉下去,就那么漂浮在海面上打旋,显得有几分无助。

    “看吧,他们也会把垃圾直接排到大海里。”裴胜男嘿嘿笑,好像抓到了别人的把柄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好像是一只鞋子。”管清眼尖,说道。

    确实是一只鞋子,还是女士的运动鞋。周轩确信,这种鞋子只是在陆地国家流行,岛上的居民是不会有这样的鞋子的。

    “昆洋,靠过去看看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将帆船靠近交汇处,那只鞋子好像长了眼睛,就那么缓缓的却又坚定的朝着帆船的方向飘来。

    管清将鞋子打捞上来,拿到周轩跟前。周轩却刻意回避,心里在发颤。这只鞋子,像极了苗霖那天早上所穿的那款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那么巧,不可能。”周轩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咋啦?”管清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这才转过身,虽然努力装作淡定,但脸色惨白,将鞋子拿到手里的时候,眼珠都变红了。

    鞋子经过了长久的浸泡,有些膨胀腐坏,但还是能看得出来,是双超轻款的网面登山鞋,连图标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双眼一黑,周轩身体向后倒去,被昆洋眼疾手快一把扶住,裴胜男也慌了,看着那只鞋,“轩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很像苗苗那天穿的鞋子。”周轩嘴唇铁青,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吗?”裴胜男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不能,但有九成相似。”周轩如实说道,他平时不关注这些细节,但心中却升起不祥的预感,差不多的款式,又出现在去往哈绍罗群岛的航线上,真的不敢再往下想。

    裴胜男轻轻将鞋子拿过去,套在自己脚上,笑了,“轩,不该是苗苗的,别看她个子大,脚丫却很小,起码比我的小两号。看,这双我穿着正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裴胜男转动的脚丫,周轩稍微放下心,但却不肯再继续前行,鞋子泡水变形的可能性也是有的,既然来了,就该到岛上打听一番。

    昆洋看出他的心思,劝说道:“这样的岛屿通常会存在多个部落,当然也会有战乱,如果上去的话,后果无法料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去哈绍罗,然后安排你回国,我们再回来。”周轩下定决心,一定要去岛上看看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我虽然贪生怕死,但还没到杯弓蛇影的地步。再说了,哈绍罗与我国建交没恢复,我去了也没有大使馆安排。”

    昆洋执意也要跟着,帆船就沿着这条大河逆流而上。整体来说,大河坡度平缓,帆船在动力支撑之下,顺利的开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侧都是高而密集的树林,河面上的温度下降了五度,有些阴凉。管清则拿着望远镜四处观看,报告说:“师父,里面有部落里的人走来走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两边的服装不太一样,左边带着有羽毛的帽子,而右边的男人都在右耳上带着大耳环。相同点,他们都拿着武器,都看着河面的方向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里至少有两个部落,而且还处于对抗的局面。”周轩皱起眉头,两个相对的部落,就是两个缩小的国家。无论去往哪个部落,没有打听到苗霖的下落,那么再去另外一个部落,很有可能会被当做是间谍。

    裴胜男好像很安静,周轩回头,看到她正打上一桶河水,认认真真的清洗那只运动鞋。都是为了自己,周轩心生感动,想要把她拉过来,以免发生危险。

    然而,一条绳索突然从水下抛出,正好套在裴胜男的身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裴胜男刚发出一声惊呼,就被猛然拉到水下,溅起很大的水花,之后再没了动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