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29章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
    简易的单人帆船都能摆脱鲨鱼,这让周轩内心踏实不少。而且随着昆洋的加入,哪怕与鲨鱼进行殊死搏斗,利用他制作的武器也会大大增加胜算。

    “那个破布是干什么用的?”昆洋指着上空问。

    裴胜男立刻落下脸来,管清倒也不生气,却把两个椰子人扔到了海里,咔嚓就被鲨鱼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昆洋心疼的差点背气,但也知道,该慢慢的适应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两个设计的帆旗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有个风筝?”昆洋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只金色的苍鹰。”周轩忍住笑。

    昆洋又扒着栏杆看后面的鲨鱼,然后抬头看帆旗,最后说出个让大家都颇感意外的结果,“能不能把帆旗撤下来?我觉得有可能是上面的风筝,哦不,苍鹰刺激到了它们。”

    周轩先是一愣,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还是答应下来。裴胜男满心不情愿,嘟嘟囔囔大白鲨怎么可能对一面帆旗感兴趣。

    立竿见影!

    等到帆旗被撤下,不到十分钟,三条鲨鱼的阵型便开始松动了,又过了五分钟,最后那条沉入海底,其余两条跟班也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管清不可置信,接连将椰子人和食物抛入海水中,鲨鱼并没有再出现,确信无疑,已经离开了!

    居然这么简单!周轩开心不已,摆脱了身边的威胁,连声道谢,“昆洋,好样的,你也救了我们啊!”

    哇!昆洋放声哭出来,他的椰子妻儿已经全部被扔到了海里,身边只剩下了喜秋菊,一时间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昆洋,不要再沉溺于自己设计的场景,给家人打个电话吧,他们肯定非常担心。”

    周轩这么一提醒,昆洋才反应过来,时隔多年,亲人在印象中远去,他只把椰子人当亲人,角色转换很困难。

    电话号还记得,昆洋用周轩的手机,拨通了家人的电话,听到了老母亲电话那头的嚎啕大哭,昆洋也流下了热泪,在船舱内就跪了下来,儿子不孝!

    昆洋独自驾海失踪,当年也引起了极大的关注,也得到了其他国家的海上搜寻,但什么都没有找到。大家猜测,昆洋已经死了,而他的母亲也已经接受这个现实,打算将儿子的户口注销,不想却又听到了儿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还记得五年前的昆洋吗?

    航海家昆阳还活着!

    太平洋孤岛发现了昆洋!

    消息一经传开,关于昆洋的新闻铺天盖地,人们惊喜于一个航海爱好者还活着,而另外一个人物的出现更让人激动不已!

    远洋周轩发现失踪航海家!

    周轩与昆洋同船共行!

    又是周轩,这个频繁登上头条的英俊男人成为年轻人的励志偶像,水涨船高的还有他的贤士公司。虞江舟忙得饭都吃不上,她要加快步伐,等到周轩回来时,贤士公司准备上市!

    “轩哥离我已经越来越远了。”盯着新闻的姜靓无限感慨,商玉红好笑道:“周董还会回来的,没必要发这种感慨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是说差距。商姐,轩哥现在全世界闻名,多少女孩子想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姜靓撇撇嘴说不下去了,虞江舟舍去集团职务来到贤士公司,裴胜男以身涉险跟着远洋,为了什么?显而易见!

    帆船上的周轩连打几个喷嚏,裴胜男摸了摸额头笑了,“国内肯定很多人都在议论你呢!”

    “胜男,也给家里打个平安电话,不要让阿姨惦记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现在可以厉害了,学会上网了,只要看到你的新闻,她就知道我很平安。”裴胜男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此时,海事电话响了,裴胜男过去接,喂了一声便立刻皱起眉头,将电话递给了周轩。

    周轩纳闷接过去,小声问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闫老头!”

    声音很大,想必电话那头已经听到了,周轩一个激灵,连忙对着电话喊了声老师,然后冲裴胜男皱眉,捂住电话埋怨,“你也真敢!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让他开除我啊,我不怕!”裴胜男哼声道。

    只能躲远一点,闫平川当然听到了裴胜男的声音,不悦道:“周轩,胜男从小野惯了的,你多指点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师,胜男性格开朗,也没必要刻意约束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非但没生气,反而笑了,“你啊,就护着她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无语,同在一艘船上,有些事是解释不清楚的,闫平川的态度俨然已经把他当做是准女婿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还在苦读死学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不如你啊!”闫平川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过奖了,在船上有时间学生也不敢忘记自己的历史专业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你跟昆洋在一起吧?”满网都是他们的新闻,闫平川想不知道都难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昆洋也是个非常有成就的年轻人,多跟优秀的人接触,也会提升自己。”话里话外,闫平川对昆洋也是赞赏有加的,每个人都有个远行梦,只有极少数付诸于行动,周轩和昆洋都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只是,闫平川没有看到昆洋此刻的尊容,正坐在甲板上抱怨,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?思来想去,还是他的名字取得不好,昆洋,困在海洋!

    “是的,老师,跟昆洋我也学习了很多航海技巧。而且昆洋以其丰富的航海经验为我解除一个困难,用实际行动证明,实践高于理论。”

    周轩这边一本正经聊着,打舵的裴胜男差点没吐了,看吧,跟闫老头说话就是这么累。老妈也怪了,当了这么多年的家庭妇女,还是愿意和这种人打交道。归根结底,虚荣!

    “你裴阿姨很好,让胜男放心。胜男外出,她很牵挂,总会胡思乱想。周末的时候,我就让嘉佳去陪她,也不至于整天胡思乱想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替胜男谢谢老师的安排。”周轩压低声音,让裴胜男听到又要起刺,凭什么啊,还要让老妈伺候他的儿子!

    “最后,我预祝你航行顺利!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没挂电话,周轩也不好主动说再见,沉默了几秒钟,闫平川又说道:“周轩,我请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言重了,请说!”

    “把,我的,女儿,平安带回来!”

    周轩鼻头一酸,向老师做出承诺,一定会确保裴胜男的安全,让她毫发无损的回到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闫平川当代大儒,非常注重名声,承认裴胜男需要莫大的勇气,是个有担当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