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26章 又跟上来了
    没错,后面跟着一条鲨鱼。b8%f3

    不,等数清之后,周轩心头无比沉重,是三条,而且就是之前跟着帆船的那三条!因为,尾部那条总指挥特征实在是太明显,太平洋也没有这种巧合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咱们欺骗了酋长他们,受到了报应?”裴胜男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,酋长强人所难,我们也是被逼无奈。”周轩摆摆手,予以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呢?”裴胜男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谁让你天天在海边游泳呢?”管清正没好气,矛头直指过去。

    “瞎说,你还天天在海里撒尿呢,它们熟悉你的味道!”裴胜男当然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两人争执不休,也证明他们内心的恐惧。回望来时路,最近的岛屿当然是回去,但如果是那样,管清只怕要在那里孤独终老,再也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继续前行!

    “什么?”得知周轩又被鲨鱼尾随,虞江舟也快疯了,“它们怎么认定了你们呢,这,简直难以想象啊!”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如此,江舟,希望你能尽快联系最权威的专家,这种情况到底该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周轩也急了,一回生二回熟,后面那三个大家伙对帆船毫不陌生,有时还会故意加速撞在上面,俨然当做海上皮球,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虞江舟不敢怠慢,立刻去张罗,但还是提醒周轩,尽快靠岸,看能不能再用这种方式把鲨鱼甩掉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后,周轩颇感郁闷,后面那三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喜欢这艘帆船呢?

    船上还有不少烤肉,周轩割了几块抛下去,希望借机加速,然而只是一条鲨鱼去吃,其余两个对此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多少让周轩感到些许放心,这反而说明三个家伙这几天已经饱餐一顿,可以确保至少半个月内它们不会因为饥饿而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以目前速度,半个月内很难到达哈绍罗群岛,还需得中途停顿,等再出发时,如果三条鲨鱼继续尾随,那就更加危险了。

    晚上,虞江舟的电话到了,周轩着急的上来就问,“江舟,怎样,专家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些,他们对此也难以理解。那个,轩,实在不行,就下手吧,为了自保。”虞江舟暗示。

    先不提世界对于大白鲨的保护,周轩目前的兵器对付一条都很难,受伤后的翻滚会碰撞帆船,而血液会吸引来其他更多海洋生物。一旦失手,后果可怕至极,三个人连骨头都不会剩下。

    除非是万不得已,周轩不会那么做。

    依旧是周轩负责夜晚航行,裴胜男和管清白天驾驶,在岛上休息几天换来的充沛精力很快就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因为,经历过会让心理压力更大。

    一刻不敢放松坚持两天,接连一天的正向逆风让他们不堪重负,通常情况下,逆风也可以有效利用,但不断变换方向会刺激到鲨鱼。

    “轩,最近的岛屿在哪里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处,不大,都没有标注名字。”周轩指着海图一处,裴胜男凑过来一看,开心了,“太好了,再有一天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处岛屿比较小,相当于一个操场那么大,资源肯定是匮乏的。如果咱们上去,只怕要消耗自己带来的食品,也不能保证鲨鱼会离开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的意思是一口气到达目的地?”管清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冒险,不过我们可以路过小岛,查看下实际情况,然后再考虑是否继续航行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有希望总是好的,三人朝着小岛方向进发,心里都在盼着,那是一处生机盎然的海上明珠。

    对于鲨鱼挑衅性的袭击,大家已经习以为常,眼中只有前方的海面。

    “胜男,怎么老是皱着眉头?”周轩笑着替她抹平额头的浅纹。

    裴胜男的压力自然是来自于后面三条鲨鱼,想到有可能一口被鲨鱼咬成两截,就痛苦不堪。然而,还是不忍给周轩增添精神负担,强颜欢笑:“哈哈,我就怕下一个岛还有原始部落,这次非要抢我去做大王夫人!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?”周轩故意逗她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求放过,然后将管清送给他们的女儿。”裴胜男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嘿嘿,裴阿姨,俺的菜已经抽出叶子了。”管清坏笑。

    咕咚咽了口口水,裴胜男连忙改了口风,“那就继续满月的时候逃走。”

    苦中作乐,三人强打精神,互相安慰着,终于在天色暗淡之时来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咦,那是什么?”裴胜男指着一处模糊的影像问道。

    打开手电,周轩看到后也是心头狂喜,延伸到海面一处蜿蜒的木头平台,这是一个码头,却也不像,不像正规码头那么标准,但绝对是人为建设,为了方便船只停留设计的。

    将帆船靠近,三人走上岸边,手电照亮,惊喜更多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荒岛无疑,但到处都有人为参与的结果,有整齐的小型花园,还有修剪过的草坪和树枝。借出手电的强光,就可以将小岛看个大概,三人又开始失望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这里曾经有船只经过,顺便打扫了下,岛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轩,咱们?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晚,明天走吧。”周轩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裴胜男痛快答应,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转,她的精神濒临崩溃,不知什么原因,帆船已经被那三个无赖鲨鱼哥锁定。

    白天时,三人都看到了第四条鲨鱼,跟在尾部那条领头鲨身后,只是后来又潜入海水中没再出来。周轩的心头都是沉重的,担心会有更多的鲨鱼追来,但是大呼小叫也无济于事,对此装作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晚上,裴胜男睡得并不踏实,身体总会颤抖,周轩叹口气,将她搂在怀里,却感觉到有温热的泪水落在臂弯里,更加心疼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早醒来,无精打采的裴胜男笑道: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管清看起来昨天睡得很好啊?”

    “俺也怕鲨鱼啊,但是跟着俺师父,一定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管清的坚定让裴胜男也受到鼓舞,拍拍身上的土,走!

    告别这座小岛,帆船驶离,天气不错,是顺风!正当三人充满信心的再次海上历险之时,风中飘来人类的声音。

    help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