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25章 不设防的夜晚
    果不其然,过了中午时分,全体居民便停止了日常活动,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,全都保持沉默,走路小心翼翼,大有恐惊天上人之感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来临,周轩也没看到哪里有会场的布置,心中不由疑惑,是否自己的思考方向搞错了?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嗨皮啊!”裴胜男走到空地上,举着胳膊大声吆喝,试图融入到这个部落的庆祝活动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,没人响应,几个离裴胜男较近的居民立刻躲得远远的,还心有余悸的看向天空,唯恐神灵怪罪。

    有半数的居民回到自己房屋之中,伺候管清的也过来催促,让他回到房间中。

    酋长送给周轩的三个女人也想回到大屋中,但看周轩无惧神灵,三个人小声商量下悄悄离开,像是跟着他们就要倒霉。

    “师父,俺先回去了!”管清眨眨眼睛,这是他们商量的暗号,出发前在他所居住大屋的通风孔闪几下亮光。

    随着夜幕降临,外面的人也越来越少,最后还是酋长忍不住亲自出来提醒周轩,晚上不要出门,以免被神灵责怪。

    直到周轩进屋后,酋长才回去,屋外并没有人看守。

    “他们惧怕满月!”周轩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刚才我故意大声喊,他们那眼神,像是要吃人!”裴胜男也观察到这点。

    “如果估计没错的话,月亮下去前,他们不会轻易出门。”

    只是猜测,周轩又拿出书籍查看满月前后的图面,果然发现两天之后便是这里所谓的狂欢节,也就是酋长女儿的大婚之日。

    双喜临门,是个不错的黄道吉日,但周轩却做出决定,要在今天逃走!

    “还用通知管清吗?”裴胜男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徒弟那么聪明,一定会猜到的。”周轩自豪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江舟想把他留下。”裴胜男嘟嘟囔囔,有这么个小能人跟着周轩,也就找不到合适借口靠近周轩。

    唉,裴胜男轻声叹息,她倒是不在乎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,哪怕抱个孩子回去也行。无聊的在门口张望,裴胜男惊讶无比,连忙让周轩过来看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超级月亮啊!

    巨大如车轮,轻盈如蝉翼,淡蓝色面纱下隐约可以看到一方世界,有山有树,还有仙子!

    “难怪,这里的居民以为月亮上住着神仙,这晚是神仙显圣的时刻,所以都躲了起来。”周轩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光线不利,太强了些。”裴胜男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走的时候,一定要轻手利脚,尽量不要惊动他们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他们不敢出来,说不定就眼睁睁看着咱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笑了,但周轩不这么认为,这里一定还暗藏机关,不可能在满月之夜将门户大开,由着人进入或者离开。

    周轩和裴胜男谁都没睡,今夜无风,夜里的动静非常清晰,可以听到有屋门开合的声音,一定是在监视他们的动向。

    终于,所有声音都消失了,大家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走!

    周轩闪身出门,刚来到管清屋前,一直竖着耳朵倾听动静的管清立刻走了出来。周轩十分欣慰,如此一来,省去了用手电做信号。

    三人悄无声息一路向北,穿过茂密的树林,树叶的沙沙声响很好的掩饰住他们的脚步声。近了,近了!

    周轩的心一直悬着,经过曾经攀爬的椰子树,踩过柔软的沙滩,扑进还带着余温的大海,三人一口气登上了帆船!

    “轩,我们成功了!”裴胜男掐住周轩的胳膊,由于紧张,指甲深深嵌入,有些疼。

    居然不设防,也许在部落看来,这样的海上岛屿,根本就不会有人来。

    收起锚链,帆船成功启动,周轩长舒一口气,这下他们即使追来,也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满舱的礼品,周轩心中五味杂陈,到底辜负了热情好客居民的美意,想了想说道:“咱们三个轮流,保证一个在帆船上,然后将这些礼品全部放到岸边。”

    “轩,来不及了!”裴胜男不乐意,刚才她还在窃喜,可以趁机将宝贝都带走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听到动静再撤离都不晚。”

    周轩打定主意,管清也不废话,抱起一株珊瑚又跳到海里,快速走向岸边,而裴胜男落水的声音格外大,就想把人引来,可惜并没有。

    三人交替,一个小时才把礼品基本送下去,留下了一些烤肉和那柄古琴。

    “有缘再见!”周轩朝着小岛拱手,帆船终于正式离开,驶向无边的大海。

    其实,酋长的感知还是很灵敏的,察觉外面似乎有动静,便派身边一个妻子去查看。结果那个女人很快就回来了,说是他们都睡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也有人发现周轩三人跑了,不想擅自出门得罪神灵,装着不知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酋长才发现,周轩的床铺上堆着很像人形的杂草树叶,他立刻亲自带人追到岸边,哪里还有帆船的影子,顿时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飞飞默默的远远观看,快速消失在丛林之中,全族人都在找她也不吱声。酋长气急败坏的找了女儿两天两夜,才把发呆的飞飞从树上抱下去,少不了又痛骂周轩管清一通。

    此时的管清也是闷闷不乐,坐在甲板上低头不说话,裴胜男嘿嘿笑道:“怎么,还在惦记小飞飞啊?”

    “俺这么走了,她一定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管清说着眼圈都红了,感情谈不上,但两人已经建立起深厚的友情。不同于族人的大咧咧,飞飞温和安静,无论管清说什么,她都会惊讶的瞪大眼睛,还会一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要不,把你送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“裴阿姨,别开这种玩笑好不好?其实,飞飞是很好的女孩儿,她说了等结婚后,就跟俺一起走。”管清道出来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这是没有发现满月秘密的另外一条途径,不失为脱身良策。但是飞飞离开父母,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并不利于她的成长。何况,海上航行也是充满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管清,好好跟着师父干,将来把那个岛买下来!”裴胜男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俺也是这么想的,否则真会带着她一起离开的。”管清握紧小拳头,这是好朋友之间的承诺。

    酋长送给管清的那串项链还在,裴胜男到底惦记去一半珍珠,乐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胜男,别跳,船在晃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么大力量!”裴胜男不以为然,随口又说道:“除非是鲨鱼!”

    说完三人都愣住了,不由往后看去,嗡的一声,脑袋都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