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21章 独特的风俗
    是一把古琴,因为海水的浸泡腐蚀,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。上面还有些精密的纹路,只是保养不好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在虞江舟的办公室,周轩见过的那柄古琴,似乎都没有这把年代久远。

    琴弦不知道是什么材质,依然完好无损,不可思议,轻轻用手指拨弄下,还能发出声音,酋长皱眉道:“非常难听,不知道做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试着调整琴弦,再用手轻轻一划,清晰流畅的声音流淌而出,这下轮到酋长发呆了,从管清的介绍当中,知道此物叫做琴。

    有朋自远方来,岛上举行了盛大的宴会,篝火通天,无惧大海的深邃,只有纵情欢乐。原生态的歌声浑厚宏亮,那是对生活的赞美和对大海馈赠的感谢。

    女人们跳起舞来,弓腰撅臀晃膀子,一时间波涛汹涌,春光无限。周轩定力极强,但这种情况下还是面红耳赤,眼神回避那些火辣辣的甩动。

    管清也是全身不自在,回头和飞飞聊天,比起那些人来,飞飞的瘦弱和温和更让他感觉亲切。

    只有裴胜男看得热闹,最后得出评价,这里的男人普遍壮长。

    “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,哪里来的那么多经验。”周轩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文明的进步之一,便是知识的开放性。”裴胜男不以为然,从这点讲,原始人和当代人还是有共同点的,提到这块不脸红忸怩。

    酋长的几个妻子也加入到舞蹈队伍当中,这是部落里顶尖的美女,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,她们的舞蹈更趋向于挑逗,大开大合的动作,暧昧的笑容,让很多男人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啊!一名男人大叫。

    啊!一名女人大叫。

    然后,大家看到男人将女人扛到肩膀上,匆匆回到自己的木屋里,里面立刻传来令人羞红脸的叫喊声。嘈杂的环境都没有阻挡那份热情,酋长和众人哈哈大笑,对此毫不避讳。

    周轩深吸一口气,管清还是未成年人,这样的冲击对他很大,难免将来会养成不正确的感情观。带他离开不现实,等于不领酋长的情面。

    最后,周轩将古琴拿了出来,闭上眼睛倾听外面歌舞的旋律,音符从手指尖蹦跳出来。

    古琴给原始舞蹈伴奏有很大的难度,细腻的音符被踩在粗糙的大脚掌下,被宽厚的手掌甩开便消失无踪。然而,持续不断的音符绕过这些障碍,盘旋在人们周围,最后以弱不可闻的声音飘入每个耳孔之间。

    歌声变低了,舞步迈小了,人们开始追寻音乐的方向调整歌舞的强度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小小的琴音就有这样的魔力。”酋长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那里,这叫以柔克刚。”管清解释。

    酋长没听懂,象征性的点头,饶有兴致倾听起来,最后所有人都坐了下来,怔怔的竖起耳朵,这就是音乐的魅力,可以穿越时空和种族,达到灵魂的共鸣。

    一曲完毕,大家簇拥而来,将周轩高高抛起,以此表示友好。

    歌舞继续,但受到了音乐的洗礼,节拍都变得缓慢起来,由开始的原始宣泄变成静静欣赏,这是文明的进步。

    通过交谈得知,从前两代酋长起,巫师的至高地位就开始下降,到了这一代,就是个摆设,只是负责些娱乐活动的安排,死后就没有选举新的巫师,族民猜测这是酋长要独揽大权。

    周轩不会插手部落内部争斗,而且外面的世界也不允许他们建立独立王国,经历几个时期的过渡,很快就能跟现代文明相融合。

    晚宴过后,酋长非常开心,邀请管清在他左边最大的房屋内住下,周轩则在右边的房屋,想必是这里待客的最高礼仪。

    “感谢酋长的招待,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酋长摆手道:“我们从不在夜晚讲明天该怎样,朋友,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也感觉累了,道谢后却发现,有四个女人也跟了过来,连忙喊停,“酋长,她们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招待你的!”酋长回答很干脆。

    啊?周轩愣住了,四个,太抬举他了,又看看管清,“我徒弟呢?”

    “他还没结婚,不在数!”

    酋长的话让周轩暂时放心,又说道:“多谢美意,不过美女就不要了,我有她。”

    暗中踢了裴胜男一下,她立刻反应过来,“对,我就是他的妻子!”

    酋长皱起眉头,“太丑了,如何能搂着这样的女人睡觉?”

    听到管清的干邑,噗!裴胜男一口老血喷出,敢怒不敢言,从小到大就没这么被嫌弃过,管清还算有良心,说道:“在俺们那里,实行一夫一妻,多了不好。”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酋长突然变了脸色,不悦道:“照片上的那个不也是他的妻子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如果一个妻子不在身旁,另外一个妻子可以填补空缺的。”管清胡乱解释,裴胜男低头咬牙,像极了受气小媳妇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酋长终于答应下来,周轩刚要松口气,酋长又说道:“你,回去吧,让她们三个陪!”

    原来,四个是标配,地位崇高如酋长,可以占有八个。

    周轩还想拒绝,看管清摇头暗示不要鲁莽,也只好答应下来。被赦免的那名女人高兴坏了,颠颠跑远了,她才不要伺候这么丑的男人,而另外三名脸上堆笑,也是不情不愿。

    屋子格局都差不多,这回周轩终于知道为何要摆一圈床铺了,因为,妻子多!

    “管清是故意的!”裴胜男恼羞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他是为了我好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三个女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就装睡,她们大概也不想靠近,嫌弃我们丑。”周轩想到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因祸得福,很快裴胜男就高兴起来,因为可以和周轩贴近一起睡。其余三个女人倒是很意外,这里的男人每晚都不虚度,这个男人却连自己的媳妇都不碰一下,古怪!

    “胜男,你的腿压到我了!”黑夜中周轩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装得不像会被杀死的!”裴胜男理由充分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搂着我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够亲昵会被杀死的!”

    “你,干嘛拿我当枕头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拒绝我也会死的!”

    那也不能在三个女人的旁观下如何,周轩转过身不理裴胜男,三个女人也没怀疑什么,面对这么丑的媳妇,哪个男人会动心!

    只是,丑男人她们也不动心,只要周轩不提出要求,她们才不会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