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20章 部落自然风水
    房屋大而宽敞,还很干净,这里的居民也非常有智慧,利用空气压缩原理设置了通风口,室内温度清凉。

    集中饮食作息办公,中间是宽大的桌椅,四周摆放一圈用动物皮毛打造的床铺,周轩大致数了数,足有十几个,或许就是酋长的特权,半夜滚到哪里都有铺盖。

    席地而坐,每个人面前一张木制小桌,上面摆上了岛上的水果。管清自然受到礼待,坐在酋长身旁,列为贵宾。

    “欢迎你们的到来!特别是管清!”酋长说,管清负责翻译,后面那句省略了,不想再刺激裴胜男。

    “多谢酋长的款待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从遥远的国度赶来,想要做什么?”酋长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们是为了找人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管清把话翻译过去,酋长惊呆了,忽然哈哈大笑,继而又收敛笑容,表情阴晴不定。管清解释道:“师父,他可能不信。”

    是啊,不要说是原始部落,就是在经济发达的现代化国家,也有很多人认为周轩疯了,悬崖坠海的人,生存的几率非常渺茫。

    脸上浮现出落寞之色,周轩将苗霖的照片取出来,“这就是我想要找的人,也是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将照片接过去,酋长直皱眉头,这也太丑了吧,为了个丑了吧唧的女人冒险航海,不值得,怎么也得像自己身边这些女人,一个个貌美如海豹,强壮如鲸鲨。

    但是,忠贞的爱情故事还是触动了在场的人,酋长的妻子们唏嘘不已,每个女人都渴望得到丈夫的真爱。

    “还有画吗?”酋长问道,管清精准翻译,还有照片吗。

    “有,很多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送到其他小岛上,都问问,是否见过这个女人。”酋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分感谢!”

    周轩起身,深深鞠躬作揖,文明落后,但是热心肠就像太平洋的海水,纯净无暇。酋长不习惯这种道谢方式,但看得出周轩真诚的表情,还是很开心的咧着大嘴笑了,其余人也都跟着笑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原始部落,酋长便是他们的风向标,是一切的主宰。

    一边揣测,一边交流,管清对当地的语言掌握越来越熟练,无疑给众人带来莫大的惊喜。酋长十分高兴,当即就把自己的一串珍珠项链送给了他。

    管清有点勉强的带脖子上,呲牙一笑表示感谢,在他看来,男孩子怎么能戴首饰呢,在周家寨一定会被笑话的。

    裴胜男却艳羡不已,眼珠子都快要弹出来,这可都是无法养殖的珍珠,有些产自于海螺,各种颜色都有,还是那种极为纯粹的色彩。既然是酋长所佩戴的,那便是岛上最好的,在这里也是有钱难求,每一颗拿到临海都是天价。

    “管清走了狗屎运了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擦了擦口水低声道,她一眼就看中那枚粉红色的,有种难以抵挡的魅力。裴胜男向来不喜欢粉色,认为那是小姑娘的装备,但这种粉却是极为轻盈通透,拿在眼前就更会爱不释手了。

    “裴阿姨,回去分你一半啊!”管清大方许诺,裴胜男立刻笑了,这还差不多,不枉晚上替他盖过几次被子。

    “她说什么?”酋长完全不懂他们的对话,管清解释说:“这礼物非常珍贵。”

    酋长送了管清礼物,周轩作为师父理应拿些回礼,于是让裴胜男带几个人回到帆船上,将能送的小礼物都取来。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,虽然帆船上没有玛瑙宝石,但都是他们没有见过的,每一样都充满兴趣,尤其是那个被鲨鱼咬过的铁通,可以用来洗水果!

    这个原始部落,拒不服从任何国家的管束,但一些基本的现代文明还是可以接受的。酋长还送了周轩一些书籍,上面用他们独特文字记录了这里的沧海桑田,只是上面的文字,还需要时间去破解。

    周轩如获至宝,将书籍收好,留作将来的研究。

    “酋长,我进屋前看此处的风水,小屋错落有致,这里就是中心,跟星座吻合,为星拱局,在我们那里,这是上等风水。请问,您是根据什么确定的居住位置呢?”周轩请教道。

    周轩这些话有些多余,他们哪里懂什么风水,管清尽量用最简单的表述方式,翻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巫师死了,他说能跟神灵通话,都是他安排的。”酋长不隐瞒说道。

    巫师通灵,这是最古老的占卜方式,但其中的道理还是跟周轩所学有相近之处,无非是沟通自然,顺应自然的规律。

    周轩牢牢记在心里,将来这些都会出现在新书之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文明落后,也没有那么多的拘谨,周轩将目光扫过室内所有人,和自己所学相术做对比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,请问您有几个子女?”周轩问那名地位最高的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,她!”是与管清相识的那名女孩。

    又问了其他几位女人的情况,周轩总结出经验来,子女宫的细纹,代表子嗣的情况,很直接,气色看不清楚,成了忽略的选项。

    说话期间,管清和那名女孩儿交流,“你叫啥名字?”

    女孩儿摇摇头,原来还没有名字,酋长解释说,女孩儿在初潮嫁人前没有名字,管清想了想,问道:“那俺给你取个名字,行不?”

    女孩儿的脸羞红了,其余人则哈哈大笑,管清被奉为上宾,有点小膨胀,思索片刻,便说道:“你就叫飞飞吧,从树上飞来飞去,像是一只鸟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笑了,很满意这个极具浪漫色彩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很多年前,附近有艘航船被风浪掀翻,上面的东西沉入大海,有人潜水下去,将一些东西打捞上来。有些是他们的钱币,还有些容器,但是有一样,我却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,潜水时被扔掉,后来却又漂到岸边,便留下来了。”酋长说道。

    哦?周轩很感兴趣,问道:“能不能拿出来看看?”

    酋长拍拍手,一样东西被送到周轩面前,看了一眼,愣住了,这居然就是自己祖先的东西,经过万里之遥,漂到了一个质朴的海岛之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