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19章 相反的审美观
    “他们的语言规律非常简单,有时还会用随意发出的声音代替,想要掌握并不难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竖起大拇指,管清是个语言天才,裴胜男却是半信半疑,不知道管清是不是蒙的。

    在这群男女的簇拥之下,三人向着最中间的主岛走去,说是走,实际上都是跳跃,一步三四米远,幸亏三人体格都不错,否则还真跟不上对方的步伐。

    孩子们在树上跳来跳去,一路跟随,管清也分析出他们的话,海的那一头有人来了!

    这里有人为开辟的种植区域,还有的人正在收获出薯类种植物,用力抖去上面的土,几个人看着收获哈哈大笑,那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满足。

    管清认真掌握对方的语言规律,试探的打了声招呼,把一直搂着他的那名女人高兴坏了,一把抓起,就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这是喜爱的友好行为,周轩心里也很高兴,跟着徒弟沾光,留下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茂密的丛林非常密集,树冠连接在一起,如果不从高处俯瞰,根本看不清下方的状况,没有人带领,只怕都会在里面迷路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身体强壮,个个健步如飞,周轩紧紧跟随,终于来到中心岛屿,一片地势平坦的宽敞之地。管清一边叽里呱啦说着掺杂中文的部落语言,一边比划前方,对方居然听懂了,跟他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说,之所以建造木屋是为了防止大风和海啸。即使是落入海里,也能漂浮起来。”管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现代化措施,这是最起码的保障吧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裴胜男却不信,“管清,你真听懂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俺教你一句,你试试看。奇力咔!”管清说道,说完那些人便友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奇力咔!”裴胜男试探说了一句,那伙人却齐齐鄙夷,眼中全是不屑,让裴胜男浑身不自在,恼道:“管清,你到底说的对不对啊,别害我!”

    管清又挠挠头,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下方的人,他们全都点头,说着类似奇力咔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说俺奇力咔,大概意思是夸俺长得好看,不会有错的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裴胜男放声大笑,管清好看?长眼的都不会这么说,肯定是理解错意思了,或者就是管清故意的!

    早有孩子通过树枝飞跃去汇报情况,家家户户的人都出来了,还有的男人手里拿着木棒鱼枪等物。在这个封闭的孤岛上,他们熟悉每一块山石,了解每一户人家,有海外来客,还是让他们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,惊动了部落酋长,最中间那座最大的房子内走出一个彪悍的男人,头戴彩色鸟类羽毛制造的王冠。

    周轩仔细打量,居然很难估计出他的年龄来,满脸横肉,还有一层浓厚的汗毛覆盖在脸上,遮挡住脸上的纹路和通常情况下所说的气色。

    猛一看酋长是穿着衣服的,其实是手工编织的贝壳珍珠的混合马褂,缝隙里露着健壮的肌肉,手中握着一根长达两米的长矛。

    颇为有气势的是,还有八名女人也从那个大屋里走出来,分列两旁,神色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酋长到来,所有人都退到两旁,不少男人偷着往那八名女人脸上瞅,分明就是爱慕的神情。

    可是,在周轩的审美观来判断,这里的女人,也包括那八名,实在是不好看,不能简单用丑来形容,而是怪异。首先很像男人,毫无柔媚之感,再者周轩也搞不懂酋长的审美,她们或高或矮,其中一个胸部严重不对称。

    非礼勿视,周轩连忙收回眼光,自己是过客,不便评价过多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全身挂满珍珠的女人看到管清,眼前一亮,对着酋长一通耳语,酋长笑声震天,说了几句,其中就有奇力咔。

    驮着管清的那名女人恋恋不舍将他放下,然后管清就被居民簇拥着来到酋长身边,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奇力咔,是聪明的意思吗?”裴胜男猜测,诚实讲,聪明的孩子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的。

    周轩咳嗽两声,低声道:“管清没说错,就是漂亮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哈,管清漂亮,他们眼瞎了吗?那咱俩呢,惊若仙人?”裴胜男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美丑相对,看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了。”周轩提醒。

    不是吧!裴胜男心头哇凉,这里的审美和正常认知是相反的,大家看他们就像是丑八怪,有的人干脆别过脸,都不想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嗨!”裴胜男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,冲一名看着比较年轻的女人摆手,她立刻扭头吐了,一手还捂着肚子,女人身旁的男人异常愤怒,冲着裴胜男挥舞拳头示威。

    酋长也不喜欢周轩和裴胜男,认为他们两个长得太丑了,管清从中传话,解释,这是自己的亲人,又喊道:“裴阿姨,别端着了,尽量讨好他们。”

    将兜里的糖拿出来,裴胜男赔着笑递到酋长面前,酋长却不耐烦推开了,满脸不悦,认为她有冒犯之举。

    管清连忙拿出一颗剥开吃掉,露出陶醉的模样,酋长歪着头,笑了,但还是没吃。

    一名瘦弱的小女孩儿走过来,飞快拿起一块糖,也放到了自己嘴巴里,酋长旁边那名女人似乎是她的母亲,老鹰抓小鸡一般把女孩儿拎起来,让她张嘴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管清笑了。

    女孩儿又是羞赧一笑,嘴巴蠕动,吐出来一张糖纸,也是陶醉的模样,然后被酋长抱了过去,原来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管清怎么认识她?”裴胜男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周轩摊手。

    “俺摘椰子的时候,她也在树上。”管清过来解释道。

    女孩儿看起来很瘦弱,和部落里的人体型格格不入,而且比较安静,最多只是笑一笑。

    酋长的女儿都吃了糖,其余孩子也都凑过来,裴胜男将糖分发下去,有些孩子还高兴的翻跟头,部落的人欢天喜地,像是过年。

    “呼喇!”酋长说道。

    这回懂了,是请的意思,周轩拱手道谢,跟在管清后面进入那座最大的房子。没办法,谁让部落里讨喜的是徒弟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