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13章 无礼的堵截
    红旗的出现总会引起他国的敏感,周轩的帆船进入海峡后不到半小时,便有一艘日本船跟了过来,不靠近,但也不远离,进行全程监控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,在这里他们总不敢胡乱抓人了吧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,走咱们的。”周轩不以为然,这里是国际航线,他们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对方看到了红旗,也看到了另一个奇怪的旗帜,下方一片草,上面一只黄色的风筝,这又是哪国的国旗?连忙调出所有旗帜资料进行对比,没有找到,更觉这艘帆船可疑,便将情况汇报上去。

    当然是胜清号的帆旗,大海之上翱翔一只金色的苍鹰!如果让管清听到他们的评价,一定会失去绘画的兴趣,将来也会少一位艺术大师。

    “等咱们回来,他们是不是还会跟踪?”裴胜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当做护送好了!”周轩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胜男,我是船长,任何事情都由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周轩柔声安慰,裴胜男心头一暖,没有再多说。此次红旗事件,之所以让事态很快失控,在于她过早发送的图片,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裴胜男的内疚感减去不少,而对方的船只却在试图靠近,速度一直压在帆船之上,周轩脸色阴沉,此举是想要堵住他们前行的路。

    加快速度!

    风帆鼓起,周轩全力向前冲刺,对方船只几乎同时加速,一直保持在斜前方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想干什么啊?”裴胜男无线电喊话,没有任何答复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持续了足足两个小时,对方还是没有散去,宽阔的水道上没有遇到其他船只,周轩知道,越是接近这条岛链的横向尽头,他们的堵截行为就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事实就是如此,等到周轩还有半个小时就要通过时,对方的船却有了更过分的行动,横向调头堵在帆船前头。

    海域辽阔,一艘船是挡不住路的,周轩改变方向,向着另外一侧开去,对方像是和他们玩起了堵截游戏,既不进攻也不让路,逼着周轩一次次改变方向。

    突破此处就在不远的前方,而周轩却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,他们距离两侧岛屿也越来越近了。如果进入对方的领海之内,那么海警便有充足的理由将周轩等人扣留。

    在海上转了一圈又一圈,对方船步步靠近,生生将帆船逼退十海里!

    “太气人了,他们是故意的!”裴胜男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更为烦恼的是,海上又出现另外一艘日本船只,一左一右控制着帆船的前行方向。他们不仅不想让周轩通过,还要把他挤到对方的海域中,这才是最挠头的。

    即使此时周轩想要后退,也是同样结果。

    轰隆隆一阵响声从天空传来,大家都抬头看去,竟然是三架红旗标志的军机,就盘旋在正上空。两艘船只停了下来,显然,军机的出现比一艘帆船更为重要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周轩立刻全速前行,从两艘船只中间通行而过,距离最近的一艘船,不足五百米。

    两艘大船再度追了上来,军机盘旋着压低,接着,又有几艘军机从空中飞驰而至,接着,日本军机也火速赶来。

    对方忙着汇报当下的情况,速度不由慢了写下,周轩全速前行,终于将它们远远的甩在后面,顺利地通过海峡,进入更为宽阔的海域当中!

    回头再看军机,已经退了回去,是巧合出现,还是对公民的保护,周轩不清楚,但内心却是由衷的感激,上面五星的震慑力量才让他们得以摆脱干扰,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耶!裴胜男又开始振臂欢呼,但周轩却做出了个决定,“胜男,咱们捅了篓子,现在还不是绝对的安全,难说不是在下一个岛链又有船只围堵,恰恰我们的航线在两个岛链之间最长的位置。所以,我决定,咱们要昼夜不间断的驾驶,争取七天七夜冲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现在的驾驶水平已经能出师了!”裴胜男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俺也能!”管清也挺起瘦小的胸脯,脑袋里装了不少知识,但一看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两人都坚持要分担航,思索再三,周轩还是答应了,但管清只能是白天的替补身份,平时主要负责一些杂活。周轩则是负责夜间航行。

    有现代化的帆船和定位设备,夜间的航行速度并没有比白天少很多,只是,夜间海上的氛围却更为压抑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蔚蓝的大海,在深海区域,却是深色的,尤其在日落之后,海水是幽深的黑色,使得孤独感放大数倍。

    “管清,怎么还不去睡。”周轩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大海里太黑了,晚上一点点动静都没有。”管清将手拢在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,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俺就是怕师父无聊,陪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再说,听话,快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管清回去,又抱了床毯子回来,说是就在周轩身边睡,被他撵走。小孩子精力旺盛,但也得保证睡眠质量,如果在船上生病,不但延误行程,救治也会很困难。

    裴胜男和管清负责白天,周轩是夜晚,三人每天都是面无表情的驾驶帆船,连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没有,一个个却都累得臭死。

    时间安排非常完美,三人在白天小心翼翼通过了第二岛链时,裴胜男的眼泪掉了下来,坐在甲板上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胜男,辛苦了,也让你受委屈了。”周轩给她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不,我是觉得你太辛苦了,老天怎么那么残忍,给你太多的压力。”裴胜男抽泣道。

    “言重了,从古至今有很多的航海家,或许他们的帆船都不如我的,但艰辛却在数倍之上。”将裴胜男拉起来,周轩笑道:“我又有了个新的决定,放假一天!”

    “什么放假啊,就是不用赶路而已!”裴胜男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苦中作乐,咱们也在海上找点乐子。”

    方向调整为东南,三人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,可以尽情享受与浪共舞的飞驰之感,但也体会到了淋漓尽致的孤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