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10章 高高飘扬
    风浪如期而至,碰撞之处,浪花四溅。周轩心中暗沉,大海航行不能靠想象,眼下的突发情况还是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没有规律可言,便是最大的规律。

    前方浪头足有五米之高,而且是骤上骤下的垂直高度,无论是人还是帆船,都承受不住这种威压。

    避无可避的,海浪一个接一个拍打在甲板之上,沉重的响声落在人的心底,形成千斤之坠。

    轰隆的呼啸声就在眼前,水滴密集如雨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轩,该往哪里去啊?”裴胜男大声问道,近在咫尺,声音却被吹散。

    “跟我往前冲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还没喊来,一道高达三米的水墙欺压而来,狂风怒吼,恶浪滔天,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都稳住了!”

    周轩竭尽力气大喊,驾驶帆船艰难的朝着一处浪谷冲去,即便如此,还是有半米高的海水整个灌入帆船,船身重量猛然增加,灵敏度随之降低。

    “俺的菜!”管清急了,什么都不想就要跑,被裴胜男一把拉住,“别乱动!”

    “苍天啊,你为何……”管清握紧拳头看上空,突然惊呆了,连忙拉扯周轩,喊到声嘶力竭,“师父,快后退,后退啊!”

    根本没有时间往上看,只是感受那沉重的压力便知道,那是巨大的水山,危险已经逼近。席卷的浪头暴虐的落了下来,仅仅是触及边缘,便将帆船整个颠簸起来。这是一种近乎眩晕的感觉,神志都有些模糊,日常的寂寞无聊头晕在这种状况下都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事情还没有结束,浪头落下,将四周海面推开,帆船不受控控地后退,方向正是垂钓主岛!

    甲板长兼舵手裴胜男,一脸铁青的操作,周轩却心生凄凉,只怕此时已经避不开了。

    后续风势会变强,稍有不慎便会将帆船打翻,“胜男,帆船就留在外缘,推向哪里都无所谓,保命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虞江舟吓唬人,会被抓去坐牢的!”裴胜男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有我陪着你,怕什么!”

    裴胜男一愣,突然之间不再觉得害怕了,呲牙嘿嘿笑了,让那些女人再嘚瑟,连周轩的面都见不到!

    狱友!哈哈哈,裴胜男陷入疯狂想象中,风浪誓与胜男比疯狂,狂风恶浪,海风呼啸,苦战了三个多小时,层叠交加的波浪,最终将帆船推到了垂钓岛旁边!

    想起张磊和虞江舟的嘱托,周轩深感无奈,但他几次尝试突围都没有成功。海风在岸边徘徊,而周轩所处位置却非常平静,如同避风的港湾!

    “天哪!我到了垂钓岛!”裴胜男立刻举起挂在胸前防水袋里的手机,一连拍了好几张。

    周轩谨慎环顾四周,好在此处并没有巡航,但也带给他们一个极大的困扰,该如何在被发现前出去。

    “轩,不要担心,如果被抓了,就说是天公作美!”裴胜男嘻嘻笑,想问题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老天会出来作证吗?”管清反问。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这样,多大的浪啊,咱们哪能过得去?不行,我多拍几张留作证据。真是邪门了,这里好像有禁制,风都给挡到外面。”裴胜男嘟囔道。

    在三国时,师父管辂曾给周轩讲过,世上有一个群体,叫做修士,他们能够利用经过炼化的珍稀材料构建防护法阵,除非使用特制的玉牌,否则不能通过。

    这里空旷无人,显然没有神仙或者修士居住。看着横贯东西的高耸山脉,周轩惊叹这座小岛的魅力,宛如一条巨龙。

    “看到这些照片了吗,咱们是被风刮来的。对了,再给我拍一张楚楚动人的。”裴胜男皱眉咧嘴,一副要哭的样子,要用照片证明自己真不想来这里,就在此时,管清提醒她:“师父上岸了!”

    哦,啊?!

    裴胜男猛然回头,小声喊道:“轩,快回来!你要是去了,就不是天公安排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俺也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俺年纪小,抓了也不能坐牢。”管清呲牙笑。

    “那,那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犹豫不决,但是他们两个都上去了,将来被抓,只有自己回去,那岂不是成了叛徒。打定主意,裴胜男立刻感觉周身热血沸腾,跟着他们的步伐快速朝着最高处爬去。

    不能使用照明设备,会引起注意,而夜间垂钓岛也是充满危险的,他们想要攀登的最高处,另一侧便是悬崖,摔下去依然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互相感受彼此的步伐和呼吸,三人配合非常默契,等到了最高处,周轩立刻将怀中物牢牢插在地上,随风展开,五星红旗,高高飘扬。

    “轩!”裴胜男刚喊出一个字,便捂住了嘴巴,这一刻有种感觉,死了也值了!

    周轩看向大海,诧异发现,只有他们船舶停止的位置风平浪静,前方肆虐的风浪不消多说,四周也是惊涛骇浪扑打山石。

    咔嚓嚓,裴胜男不忘拍照,在手机上进行了操作,周轩看到后连忙提醒,“不要发!”

    “已经发了。”裴胜男哭丧着脸,看周轩脸色阴沉,嘿嘿一笑,晃动手机,“一点信号都没有,什么都发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周轩松口气,感觉呼吸都顺畅很多,然而等他再看向海面的时候,大吃一惊!

    风,什么时候停了?

    连月亮都从云朵后钻了出来,能看到更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快走!周轩低声喊了句,沿着来时的路飞快下山,三人犹如奔跑在山上,并且极力控制呼吸声,很快登上帆船,远离而去。

    管清负责观看后方,并没有看到船只追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日本人也挺懒,值班的都去睡觉了!”裴胜男笑了。

    “也没看到咱们国家的军舰啊?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值班的都不会睡觉!此刻,他们被网上的一张图片吸引,正是裴胜男拍摄延时后传上去的。

    一面鲜艳的红旗插在垂钓岛最高处!

    日本人笑了,这图太假,只能看个大概,不够清晰。然而,当军方得到消息,今天有艘帆船试图靠近时,立刻慌了。

    等周轩驾驶帆船五六海里时,头顶飞机盘旋,身后军舰紧追,他们已经被盯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