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9章 双胞胎风团
    跟着你走!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没说的!同时,两人还一边一个揽住了周轩的胳膊,亲密如一家。

    周轩所选蝴蝶岛距离最东部的红尾屿很近,也是通过弓沽海峡的必经之地。就当周轩还有一小时路程赶到蝴蝶岛时,虞江舟的忠告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轩,你们现在的坐标离垂钓群岛很近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垂直距离三十海里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近了,轩,你们不能选择个较远点的岛屿吗?”虞江舟表示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,江舟,你太紧张了,两个岛屿差距很远,我怎么可能会到那里去呢?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轩,安全第一,听到没有。这跟上次不同,如果你们被扣押,可能都会坐牢的,没个十年出不来!”

    听周轩满不在乎的口气,虞江舟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好长一段路程,只是从海图上看很近而已。再说了,那个地方巡逻密集,我想进去,对方也不允许啊,最坏的结果就是被驱赶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欲言又止,拿着电话不肯放,裴胜男凑过来,嬉皮笑脸:“江舟,轩现在是大名人,什么岛也得给他个面子,无论到哪里,咔咔一刷脸,保过!”

    “屁话!”虞江舟急了,“轩,可千万别听裴胜男的,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胜男,这次必须听江舟的!”周轩板着面孔故意说道,但虞江舟还是听到裴胜男那头嘻嘻的笑声。

    为了让虞江舟放心,周轩在落日前没有加速,慢悠悠飘荡在海上,任由夕阳的光辉洒满整条帆船。

    “真美。”裴胜男凝神看着远方:“当一个人静下来去欣赏大自然的时候,心中会有很多感触,震撼,仰慕,陶醉,还有留恋。”

    哇!管清故作呕吐状,将诗情画意搞了个粉碎,两人嘻嘻哈哈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晚餐是鱼宴,油炸红烧清炖,尽情享受大海的慷慨馈赠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,光线突然暗了下来,还有残阳留在海平线上,不过却被浓重的云朵遮挡住,随之而来便是温度的骤然降低。

    连忙查看仪表,周轩皱起眉头,从东向西有个风团正在赶来,可以说是毫无征兆,海上的天气还真是善变。

    从时间推算,只怕不等登上蝴蝶岛,就会被风浪困住。而且蝴蝶岛是否适合停留,还是未知。

    裴胜男将一块挑出鱼刺的肉放在管清米饭上,转头关切的问道:“轩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去蝴蝶岛了,会遇到大风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避开就是了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问题,要说最近的避风港,需得走回头路,而前方的倒也不远,但得往西航行。思索再三,周轩还是决定往西南方向行驶,距离他们最近的有个六百多人居住的岛屿,而且,看风团移动方向,呈现圆形,没有特殊情况,可以错开。

    “各就各位,出发!”周轩大手一挥,裴胜男和管清整装待发,认真而又从容的配合指挥。

    行驶非常顺利,很快到达目的地的一半,然而就在此时,倒霉的事情发生了,西边也检测到一个风团,和东边那个就像是双胞胎,各自画着弧线向中间聚拢。

    如果周轩停止不动,那么就会被东西夹击!

    左右不能动,这时要走回头路也不允许,航程太长,总会跟一个遇上,那就往前开!

    周轩下定决心,可以进入敏感海域后迅速调整方向避开,争取能打个时间差。这不是心存侥幸,是为了安全,周轩心想,哪怕是稍微擦边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对方也不能把自己怎样。

    想到那名彬彬有礼的日本翻译军官,周轩还是心存希望,也暗中祈祷,最好不要和他们见面。

    “真是讨厌,经过两个小岛了,可惜不能登陆。”裴胜男恼恨道。

    “忍忍吧。”周轩对此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此时,无线电响了,里面有很不友善的警告声,是日语。裴胜男尝试用中文和英文和他们交流,但是无效,从对方冰冷的口吻上可以判断出,他们不希望任何船只接近。

    “师父,前面就是垂钓岛了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片群岛的主岛。”周轩皱紧眉头,不甘心的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就在迟疑之间,三艘巡逻舰开了过来,没完没了的重复一句话,裴胜男的翻译是,街边拿着录音大喇叭叫卖,“螃蟹啦,大虾啦,不要钱啦!”

    “胜男,别闹。”周轩摆摆手,他不懂日语,但大致意思猜到了,对方要求他们马上离开!

    不知对方是真没听懂中文和英语,还是执意如此,一再强调帆船必须离开!

    “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!”裴胜男恼了,“总不能让我们淹死在海里吧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周轩做出决定,当下之际,必须要走回头路,唯一的出路便是两个风团间的空隙。

    开足马力,将帆船速度调整为最快,周轩又折返回去,与时间争夺生存的机会。后面的巡逻船转了几圈,确定他们走远了,也分头散去。

    行驶了不到一刻钟,空气湿度加大,扑打在身上的风,水汽很大,很快就将衣服和头发浸湿。周轩将速度停下来,环顾一圈,对比仪表拿出纸笔反复计算,两条英眉拧成了一股绳。

    “轩,很麻烦吗?”裴胜男的心也不由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周轩只是点点头,飞快计算,但惊喜没有出现,拳头重重砸下去,管清说道:“师父,咱们有应对风浪的经验,应该可以冲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有七成把握,但越是靠近太平洋,对于这艘帆船就越珍惜,不想有一点损坏。再看看南面,周轩最终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,等两风相遇,避其锋芒,找风向最弱的地方冲出去,哪怕是再次闯进垂钓岛海域。

    毕竟恶劣天气之下,巡逻船不会那么频繁出现在海域内。

    就这么定了,周轩又将船帆调了个头,再次朝着垂钓岛方向开去。果不其然,又接到了预警通知,没有巡逻船再过来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两道海浪线在海中交错,激起几米高的浪头,海风呼啸,天色暗沉,还有忐忑不安的心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