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8章 决不放弃
    周轩的心情跌入低谷,张磊的意思很明确,对方匆忙中抓错了人,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个问题,没有价值的苗霖,生命无法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“我坚信她还活着。”周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如此,但我不得不提醒你,如果苗霖在对方手上,他们完全可以用她来要挟你,可是,并没有。我们不能不排除另外两种可能,一种是苗霖伤势过重,医治无效,另外一种可能,被对方抛弃,长眠于深海。”

    犹如掉入冰窖之中,周轩的心都凉了,幽幽道:“张组长,你们向来这么残忍对待受害者家属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因为你是周轩,是临海的骄傲,也是,我个人的朋友。我希望你能理性看待这个事件,做好所有的心理准备。”张磊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带她回家,不管是什么样子。”周轩坚定的说道,他一定要找到那艘货船,打听到苗霖的下落。

    没有心思再睡了,周轩心情沉重的走出船舱,苗霖的容貌早已经深深刻在他的心里,将脑海中所有关于相术的知识过滤一遍,周轩反反复复核对,抛开对苗霖的私心,最终判定的的结果就是,她还活着,不会如此短寿。

    从临海出发到现在,距离将要经过的弓沽海峡,行程已经过半。但帆船的速度并没有加快,周轩还需要在当前的海域内积累更多的经验,同时也提高裴胜男和管清的操作能力。

    除了可以替换休息,再遇到突发情况,三人结合为一个团队,到时候就不会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纯粹哄裴胜男开心,她成为胜清号的甲板长,开心的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什么长啊?”管清也来了性质。

    “管家!”裴胜男大笑,“连姓都不用改了!”

    “俺本来就是管家。嘿嘿,俺种植的蔬菜开始冒芽了。”管清还在勤快的伺候蔬菜小棚。

    “管家,你怎么那么顽固,非得说俺吗?其实你发音非常精准的,英语非常地道,怎么一嘴玉米碴子味儿呢?”裴胜男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俺这么聪明,又不是不会说。就是觉得,俺要是连家乡话都不会说了,就忘了自己。哎呦!”

    正蹲在甲板上的管清被突如其来的浪头颠簸,撞到了护栏上,瞬间额头红通通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快让俺看看!我去!”

    裴胜男打了下嘴巴,意识到被管清带到了沟里去了,三人都嘴巴张得大大的,笑声震的自己耳朵都嗡嗡的,其实是用这种夸张的笑声,驱散笼罩四周的孤独感。

    东海中的岛屿数千个,在四个海域当中是最多的,自然荒芜的岛屿也是最多的。但是这段海域的驾驶却是最为舒服的,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居住的岛屿,还有高高的灯塔指引着方向,远远的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这种灯塔都有人看守,也不是周轩重点查看的岛屿。只不过,在这样的环境下驾驶帆船,会很大程度减轻心理压力,不必太过担心航行安全。

    一次次登录荒岛,换来一次次的失望,周轩内心强大,很少将情绪流露出来,裴胜男和管清体谅他,笑话讲个不停。有时同一个笑话会讲好几遍,周轩也都会笑,因为他知道同行的两人都希望看到他的笑脸。

    几十个岛屿转下来,还是不间断航行的情况下,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,也更坚定了周轩的猜测。接应潜艇的那艘货船,轻易不敢在他国海域逗留,很有可能将苗霖带到了太平洋沿途某个国家或者岛屿。

    “周轩,快到了吧?”这天张磊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还有半天航程,从弓沽海峡进入太平洋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都走到这份上了。这回一定长个教训,避开垂钓岛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张磊打电话的目的,上次周轩心存侥幸,被日本船只带走,所幸只是在岛上逗留一晚,还因此扬名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这个不用叮嘱,我还是知道轻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对你那么不放心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个普通百姓,这次航海是为了寻找妻子,不会跑到岛上证明爱国。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的话,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”

    张磊终于放下心来,又说了些其他事情,比如接连抓获魅影组织在临海的重要成员,他本人受到了公安系统的表扬,走到哪里都有人毕恭毕敬的喊一声张组长。

    “好事,口头表扬吧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电话里,张磊沉默五秒,然后吐出一口气,解释道:“其实,我们,没把物质,看那么重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周轩大笑起来,张磊没好气挂断电话,臭骂周轩没良心,提醒他注意安全反被笑话。

    当然只是个笑话,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荣誉,哪怕在别人看来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有些遗憾的是,需要浪费十几个小时的时间,虽然可以从此通过弓沽海峡,但进入太平洋之时,肯定已经是黑夜,那是一个神秘而又充满凶险的海域,周轩思索再三,还是决定在白天光线充足的时候再过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该如何打发?

    钓鱼!

    不用说,裴胜男想到的解闷方式。由于不着急前行,帆船放慢了速度,将鱼竿固定在船尾,鱼钩抛入海水中,又将大把的食物渣撒下去,很快海面上便泛起细小的涟漪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上钩了,上钩了!”裴胜男慌忙收线,等拉出水面,皱起眉头,“就这么条小鱼啊!”

    头大吻短二两重,十几公分长,到了裴胜男手里就不动了,似乎认栽了。

    “很软,只有一条主骨,怎么做都好吃!”管清却美滋滋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钓几条油炸!”

    移动的帆船上钓鱼,可不是想要什么就能钓到什么,几次收线收获都不同。而令裴胜男和管清扫兴的是,这种钓鱼方式下,乐趣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等进了太平洋,咱们可以在岛上钓鱼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轩,从哪个位置通过弓沽海峡比较好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蝴蝶岛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岛上有很多蝴蝶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外形像。”

    哦,裴胜男随意答应一声,岛屿多到数不过来,她也记不住名字,只要跟着周轩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要进入太平洋了,你们两个,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周轩郑重其事的最后一次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