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7章 怕你找不到家
    张磊点头答应,内心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。同时,庄小艾还提出个要求,沐浴更衣,穿最喜欢的衣服,还要做个发型。

    这是不想以邋遢的形象出现在孩子面前。

    特事特办,张磊也满口答应下来,等见面后再上报具体情况吧。时间安排在晚饭后,灯光也刻意调成暖色,尽量营造家的氛围。

    临海的天还是亮的,张磊却盼着它早点暗下来,而此时海上的能见度已经很低了。

    “唉,天又黑了。”裴胜男仰头看天,看不到太阳同样是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别看天,看旗!”

    管清已经画好了大概,周轩扫了一眼,不忍直视,颜料要么堆叠,要么分割线太明显。管清从未学过绘画,这已经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琴棋书画,相比较之下,周轩以绘画为最弱,但他才不会像师父那么抠唆,将来要给管清创造最好的绘画条件。

    “这,是老鹰啊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俩翅膀。”管清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看上去那么像鲸鱼的尾巴呢?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画!”

    管清不开心了,裴胜男连忙剥了块糖哄他,两人合作,终于将帆旗弄好,找了个地方挂起来,黑咕隆咚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裴胜男打算拍照,想了想还是放弃,丑爆的帆旗,不能发给网友看,会掉粉的。但还是发给了好友,等待她的却是打击。皮肤黑了,粗糙了,头发也很干燥等等。

    “长高了。”被关押的庄小艾第一眼看到怯生生的项阳,便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没吧。”项雷不知该如何回答,没感觉出儿子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一进来我就看到裤腿短了。”庄小艾面无波澜,没有感*彩的说道:“项阳,那天是我不对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项阳一直躲在项雷后面,眼睛里却滑出泪水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爸妈我会照顾的,在这里好好改造。”项雷瓮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收入、房产还有亲属,用不着你做好人吧?”庄小艾嘴角扬起轻蔑的笑容,能打动她的只有收获,不是这些煽情的道义。

    “小艾,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如果是别人的爸妈,死了我都不管!”项雷也恼了,声音提高很多,却又莫名心疼,只怕是认识以来,头一次这种口气说话。

    庄小艾不以为然,随意摆摆手,“随你便吧!”

    “小艾,我也就无所谓了,那可是你爸妈啊。”项雷不甘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辈子是一家人,死了什么都没有。”庄小艾微微皱眉,她早已厌倦了那种中规中矩的生活,每天都束缚在父母量身打造的框架中,她做了二十年听话的乖乖女,似乎只有在组织里,才找到了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沉默,庄小艾抬眼看了看项阳,他吓得又往后缩,庄小艾更加不耐烦,“没事儿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庄小艾伸了个懒腰,起身就要往里面走,身后传来怯怯的声音,是项阳,“你,会被枪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庄小艾随口道。

    项雷蹲下身子安慰,“儿子,不会被枪毙的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庄小艾又往里走,项阳又问,“你,会很长很长时间都在坐牢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啰嗦?妈妈告诉你多少次,男孩子要有勇气,做事……”庄小艾转过身,满脸怒气,但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,她还没忘掉自己的身份,妈妈。

    项阳哭了,声音很大,坚持又提出问题,“是不是等你出来,就变老了?”

    庄小艾露出凄楚笑容,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的,她不怕死也不怕坐牢,只是想到老态龙钟的从监狱里出来,就有想碰死的冲动。事实上,她也有这种打算,一死百了,只要想死,像她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,有的是法子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或许就不会老,定格在最美的时光。”庄小艾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搬家了,在育新街63号,八号楼2081室。”项阳又说道,项雷轻轻推了他一把,说这些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庄小艾转过头,笑了,“不想住在原来的地方,又为什么告诉我新地址?”

    “是爸爸要换的。”项阳蚊子哼哼似的,显得不情愿的样子,项雷很是无奈,他换新家也是为了儿子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项阳局促的搓着衣角,“我不知道,但我怕你出来后找不到家。”

    家?庄小艾冷笑,时到今日,她已经无家可回,只有牢房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走吧!”

    “还有。”项阳鼓足勇气,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,妈妈,“不管你多老,我都愿意养着你。”

    项雷捂着脸哭了,庄小艾依旧是冷笑的姿态,她的内心如何争斗就不得而知了,就当项阳要消失在拐弯处时,她问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身上绑石头吗?”

    小艾!项雷顿时火冒三丈,不要再刺激孩子了。

    项阳看着庄小艾,含泪道:“爸爸说,你想淹死我,还怕我飘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这个原因。”庄小艾点点头,抿了下嘴唇,又说道:“其实,那天风大浪急,我觉得你要是被冲走了,可能很难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耸耸肩膀,庄小艾头也不回的进去了,一缕阳光照在项阳的脸上,和他扬起的微笑融合一起,分外灿烂。

    眼泪从项雷眼中夺眶而出,人非草木!

    这天早上,周轩被裴胜男替换下来刚躺下睡着,张磊的电话到了,魅音招了。

    提供的信息不足以撼动魅影组织的基础,甚至没有很大价值,但是有一条对周轩特别有利。那就是,事发当天,除了山上的围捕行动,魅影组织还在海水中还准备了一艘潜艇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周轩被抓,很难将他从九泉山大摇大摆的带走,唯一的法子便是押到山下,推入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那天周轩玩浪漫,升起了爱的小屋,打乱了计划,坠海后苗霖落水,被下方接应的人匆匆带走,以至于都没有看清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海警处得知,当天确实发现一艘可疑潜艇,但在追捕的过程被它逃脱,最后不知去向。如果渔民所言属实,就是被那艘小型货船带走了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激动起来,“太好了,这样更能证实苗苗没有死!”

    “是苗霖当时没有死。”张磊纠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