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6章 只能打感情牌
    你!

    张磊直接点名了,说!

    对点名的人一个激灵,哭丧着脸说道:“头儿,咱又能刑讯逼供,让她主动开口,不太可能啊。有句话怎么说,蜀道之难,难于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你个头!”张磊扔过去一个本子,恼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周轩呢,到哪里都显摆自己是文化人?”

    嘿嘿,大家低头笑了,张磊这话里带着醋意,周轩身上的儒雅气度,是他们这群铁血汉子学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笑,让你们再笑!这个月奖金充当组费!”张磊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头儿,你不能这样啊,哥几个就是靠着奖金买烟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仗势欺人!”

    “公报私仇。”

    “挟私……”

    在张磊虎视眈眈的注视下,大家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小,最后都低下了脑袋,心里暗骂魅音,可恶的小娘们儿,打不能打,骂不能骂,总不能求着她开口吧?

    “头儿,魅音她就是个组织成员而已,即使开口也会说什么单线联系,应该没有太多有用价值吧?”那人看了眼张磊,打了个哆嗦,赔笑,“就这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说!到时候我怎么答复上级,应该?可能?或许?我们要的是口供,签字画押,摆在面上真实的东西!”张磊指关节敲着桌子,狠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头儿,我有个想法。”有人颤巍巍举手。

    说!

    “等周轩回来,可以申请让他们见面。周轩脑子活泛,说不定就有办法呢。”说完,那人立刻耷拉下脑袋,其余人幸灾乐祸看着他,这回撞枪口了,言外之意,张磊不如周轩。

    果然,张磊脸色变得铁青,开口周轩,闭口周轩,都把他当偶像。尤其那些漂亮的女警察,见到张磊就笑,老远就打招呼,把张磊乐得啊,怎么,自己这么有魅力?

    但等接触上,人家就会问有关周轩的情况,手机号是什么,办公电话多少,家住哪里,经常在什么地方晨练晚跑?

    问题是五花八门,全都是围绕周轩一个话题,完全忽视张磊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周轩,周轩,一个小白脸而已,哦,会那么两下子花拳绣腿,嗯,还有点文化,好吧,就当他棋下得也好。”说到这里,张磊还真就没挑出周轩的毛病,脱口而出,“但他总是一副深情的样子,尤其对于女孩子,擅长打情感牌,这点是我最为不齿的!”

    大家低头偷乐,因为魅音这个案子,快把张磊逼成斗毛鸡了,见到谁都不顺眼。但是提到了周轩的情感牌,张磊好像找到了那么一点灵感。

    将所有人都赶出去,张磊一坐就是三个小时,还是决定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魅音被抓以后,项雷接受了调查,可以证明他跟儿子,也包括庄小艾的父母,对此都不知情。项雷对庄小艾真心一片,失去她本就痛苦,而令他更感揪心的是,儿子变得寡言少语,既想念这个妈妈,却又害怕她。

    张磊决定,让他们一家三口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听张磊说完,项雷立刻拒绝了,“张组长,项阳这孩子受了很大刺激,如果庄小艾见到他又乱说什么,只怕他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孩子的心理咨询师说,项阳拒绝心理治疗,原因在于,他对这个妈妈有着深厚的感情。打个比方说,一个人看中了一朵又美又香的花,现在告诉他花有毒,而且还要亲手拔掉扔掉,非常残忍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吧,男人嘛,从小就要经历波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为什么不能换另外一种方式,花有毒,但只要安全接触,就不会有问题?”张磊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我愿意全力配合警方,干什么都行,求你们不要再惊扰我儿子了,求你了。”项雷哽咽了。

    张磊沉默,首先,这个申请就很难通过,他要费许多的周章,而项雷强烈反对的话,什么都做不成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样,你可以侧面问下项阳,问他是否愿意见庄小艾。我等你答复,拜托了!”

    张磊神色凝重放下电话,剩下的唯有等待。

    事情比张磊想象的顺利,打电话的时候,项阳就在父亲身边,还没等父亲说话就问,是不是可以见妈妈了,太好了!

    项雷的心都要碎了,那个狠毒的婆娘根本没把项阳放心上,要淹死他!

    只怪儿子没出息,把这样的妈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项雷还是答应了张磊的要求,张磊欣喜若狂,又打报告,磨破了嘴皮子,最终争取到了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能否成功,就在于庄小艾内心是否还有一丝良知。

    庄小艾对此表示强烈反对,头一次发怒,越是这样,反而证明她害怕见到这个孩子,甚于见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“庄小艾,你对项雷父子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,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张磊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我利用了项雷,我品质低劣。”庄小艾回答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那么项阳呢?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一个小屁孩!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们婚后,项雷便把孩子托付给你照顾,早出晚归。难道这么长时间的接触,你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但是不多。张组长,后妈什么意思懂吗?我怎么可能对他视若己出?是,我不否认,这孩子挺懂事儿的,有时还会做饭给我吃,但又能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能说明什么,但是,你的话多了。”

    庄小艾一愣,默不作声,被关押后的这段日子,她最为想念的就是项阳。庄小艾书香门第出身,又是家中独女,父母对她有求必应,万分宠爱,然而父母的私心也很重,从小培训礼仪,学各种乐器,大学又逼着她跳舞,为的是锻炼形体和培养气质。

    庄小艾的人生规划都是父母安排好的,她在同龄人的羡慕中落寞,直到遇到魅影组织,内心反叛的一面就被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而项阳,天真可爱,他对庄小艾的依赖和喜欢不掺杂任何世俗的原因,庄小艾从他身上感受最深的,是真诚,发自内心的真诚,还有那份令人暖心的依赖。

    “行吧,见个面,我也会向孩子道歉。但是,张组长,我希望以后到此为止,不要再用这么幼稚的手段。”庄小艾鄙夷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