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5章 远洋货轮
    来到目的海礁岛,光秃秃的裸露在大海上,没有码头,甚至转了一圈,连停靠的合适地点也没有。

    最后,周轩将帆船停在了海里,刚刚喝了杯热茶,便看到一艘巨型货轮迎面驶了过来,长度在二百米以上,船头一侧喷有兴凯集团的图标和兴凯环球货轮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哇,给咱们送来这么多东西?”裴胜男贪婪道。

    周轩和管清互视,无言以对,这都什么脑子啊。

    货轮停下后,沿着绳梯走下来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,身材结实,脸上布满沧桑,“我是船长,请问您是贤士公司的周董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周轩!”

    “船上有您需要的货物,您还需要上来用餐吗?”对方客气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必了,我们还要赶路。”

    船长十分稳重,让人把东西都搬下来,此时管清喊道:“船长,有大白布还有颜料什么吗?”

    船长呵呵笑了,问道:“怎么,你还想画画?”

    “太无聊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给你找找。了不起,这么小年纪就出海远行。”

    船长由衷赞叹,每个人都喜欢被赞美,管清呲牙笑了,但是船长接下来的一句话,让他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长得挺高,有十岁了吧?”

    哼,管清斜着眼睛鼻孔朝天,周轩却不以为然,这位船长将青春大部分时光用在海上,或许是对于孩子的成长没有概念,何况管清长得还比较瘦小。

    一艘小船放下,载着周轩所需要的东西过来,对方工作人员还负责抬上来并且安置好,并且将帆船燃料仓又加满了。

    “周董,如果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联系我,兴凯和其他公司合作的船只也很多,都可以提供服务。”船长说的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周轩遥遥拱手。

    “见到您本人,我也很荣幸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踮着脚尖往上看,什么也看不到,其实她倒是想感受下货轮在海上的平衡性,可惜让周轩给拒绝了,好奇问道:“船长,你们船上拉的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进口轿车。”船长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一定值不少钱吧?”裴胜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肩头担子也很重。”船长和气一笑,周轩这才发现帽檐下方的头发都是白的,忧心操劳所致。

    船长对周轩客气有加,不只是有集团老总的安排以及老总千斤和周轩的关系,更多是因为周轩是个值得尊敬的名人。

    隔着海,周轩请教了一些航海安全问题,船长回答非常详尽,还送他一本个人的经验总结,这是他从水手做起,近三十年来的宝贵经验。

    “只是二副这个职务,我就做了十年,升任船长后安全航行十几万公里,依然是每次都会遇到突发事件,偶尔还会碰到暗礁。大海,是个很难捉摸的存在,有时会打击人的自信,变得很沮丧。”船长善意提醒。

    “比起船长的经历,我也只不过是个海上的过客。”周轩谦虚道。

    船长呵呵笑了,挥手道别,各自继续远行。

    打开箱子,一些国家国旗,还有些新鲜食物等等。

    “轩,就这点东西啊?”裴胜男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知足吧,咱们出来后,几乎每顿饭都能吃到新鲜蔬果,在海上已经很奢侈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忘了要一副扑克牌。”裴胜男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简单,俺就能给你做一副出来,不就是扑克牌嘛!”管清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什么都会,最厉害行了吧?”裴胜男看着管清那块大白布,不解问:“你要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帆旗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白色的,到哪儿都代表投降!”

    “俺不会再画上底色和图案吗?”管清摊开颜料盒。

    “一下雨就掉色,还有风吹日晒也容易坏。”

    “裴阿姨,你怎么迷糊了,无聊的时候,巴不得重新做一个呢!”

    裴胜男恍然大悟,乐颠去找针线包,又想起来白布需要裁剪,等回来时却发现管清有模有样的在布上画好了线,拿着一把小刀沿着线用力一划,整齐剪裁下来,边缘也很光滑。

    周轩也注意到这点,非常精致的一把小刀,只有小拇指那么宽,银光一闪,刺痛了他的眼睛,身体跟着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管清,从哪里弄来的小刀啊,都吓着你师父了。”裴胜男见状立刻抱怨。

    “师父才不会那么胆小,就是从海上医院找到的,在石头缝隙中间,卡的很死,但俺还是抠了出来。”管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阴气太重,你师父都害怕了!”裴胜男上来就要夺,难说不是死人用过的东西,带到船上也会遭来晦气。

    周轩当然不是这么想的,他想起在手术台上被满宏控制,正是陶宝儿让这种手术刀飞舞起来,控制住了满宏,最终杀死了他。

    周轩也因此获救,不会被人剃发开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轩不由往后看去,陶宝儿一直在跟踪自己,九泉山也是她报的警,难说不会从海上追来,对于一个女孩子实在是太危险。

    其实,周轩还真猜对了,等陶宝儿得知周轩远航的消息,果真就雇了人追来,只是大海茫茫没有目标,只有放弃。

    周轩去享受孤独,而陆地上围着他的事转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这天,审讯再度陷入僵持的张磊一筹莫展,用手捋了捋头发,掉了十几根,恼恨的使劲砸了下桌子。

    魅音的骨头,实在是太硬了!无论如何开导劝说,她都不肯多说一个字。张磊曾劝说她,不要顽固下去,在这种组织里,一旦人被抓,就意味着成为弃子。

    魅音却不以为然,她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,碌碌无为的一生想想就可怕,成为魅影组织成员那一刻的回忆,依然让她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严重被洗脑。

    “庄小艾,你的父母要来看你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除了哭还能做什么?不见。”庄小艾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谁都能见?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!”张磊拍案而起,却又无可奈何,这个女人异常淡定,软硬不吃,比起曹荫天难对付多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组长眼睛里全是血丝,就不要搞连夜审讯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磊恼羞,庄小艾身体素质极好,把大家都搞得疲惫不堪,她却不见一丝倦意,这可不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给我想法子,怎么让魅音开口!”张磊召集小组成员开会,大家都是蔫头巴脑,要有好主意早就说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