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4章 鲸鱼群
    哦,周轩!

    怎么听着这么耳熟?

    大早上的看,长得也挺眼熟的。

    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,三人碰头商量一会儿,突然激动起来,是临海的周轩!战胜机器人还出书的周轩!

    三人想要追赶,已经来不及了,海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,随风了无痕。

    渔民们清早出来打渔,还没有听到周轩另外一个消息,在日本一个火山岛上,得到了围棋大师的礼待。

    宣扬中华文化的周轩一夜之间又变成了救人的英雄,三位面对镜头的渔民你一言我一语描述那天晚上的经历,感谢周轩无私的帮助,连条鱼都没拿!

    渔民将遇到周轩消息告诉了家人,激动的家人四处宣扬,又惊动了媒体。

    周轩接连出现在头条上,热度不减,英雄事迹也在添油加醋的冒出很多版本,周轩傲立船头,从容不迫引领众船脱离险境。

    后来演变成渔船翻了,周轩勇跳大海,救人救船。

    玄幻版本,海浪激将吞没一切时,电闪雷鸣,淅沥啪啦,顿时间海浪平稳如镜,渔民们看到了背手而立的周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究竟怎样的救人方式并不重要,周轩扬名四海,脱离陆地之后,又成为海上名人。

    不要说是大风大浪,就是日常航行,也需要固定,严格意义讲,需要时时穿上救生衣,背手而立只会被甩入大海。

    陆地上的热闹,周轩并不知晓,一路向南。裴胜男尝试找各种乐子,还是在出海第五天蔫了,抱着双膝无聊的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,除了海就是海。

    “裴阿姨,该做饭了!”管清提醒道。

    哦,裴胜男无精打采,什么娱乐都没有,连吃饭都失去了胃口,而且连续的阴天让人心情也非常压抑。带来的直接后果,就是帆船摇晃加剧,吃饭还是实行管清的做法,大锅炖,一人一碗,连吃带喝。

    “轩,让我开会儿。”裴胜男主动要求。

    把舵让给了裴胜男,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,周轩又心疼又好笑,问道:“怎么没听你说粉丝增长情况?”

    “哦,过一百万了。”裴胜男直勾勾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“胜男,管清的英语水平怎样了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和你后期表现差不多,突飞猛进,我这个当老师的感觉很失败。”

    周轩笑起来,来到现代后,什么都要从头开始,过目不忘的本领也都莫名消失了,直到现在才恢复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不如,你做管清的学生啊?”周轩又说道。

    没话找话,裴胜男知道周轩是哄她开心,不以为然道:“我的特长就是外语,什么天文地理星象风水的,一窍不通,有你们两个懂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就是外语。咱们告别小林先生时,你听到管清说什么了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和老头告别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零基础。”周轩点拨。

    裴胜男愣住了,转过头,一脸惊喜道:“你是说,管清有可能是个语言天才?”

    “我的徒弟有什么好奇怪的?胜男,我倒是觉得,海上航程无聊,与其坐着发呆,还不如记录沿途各族语言,争取做个语言通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!”

    裴胜男立刻兴奋起来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还能有效打发时间,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师父,有鲸鱼!”管清指着远处一片汩汩冒出的水汽欢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追过去!”裴胜男来了兴致,临海海域较难发现鲸鱼,迫不及待就要赶过去。

    周轩连忙阻止,“最好不要,一下就能把咱们的船打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远远看而已!”

    不算太大的一头深灰色抹香鲸,体长五米左右,不紧不慢的在海水中游着,有船靠近也不惊慌,性情非常温顺。

    帆船跟在旁边,也没有影响鲸鱼的前行,有时游得高兴,会纵身跃起,大脑袋和庞大躯体多半露出水面,然后扎入水中,扬起扇形尾巴。

    “哇,好经典的动作啊,就是长得太丑了!”裴胜男不忘拍照,很快这些照片就会成为更新内容。

    哗啦啦,身旁也发出声音,继而一道灰影在旁边跃过,裴胜男笑的声音更大了,哗啦啦,又是一条,裴胜男笑完了腰,大概是老天爷看她闷,才让这几条小鲸鱼来陪她。

    周轩往船下看了一眼,脸色突然变了,咳嗽声清清嗓子,“胜男,速度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我还要追过去呢!”裴胜男不听。

    “还有更好的风景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保证刺激!”

    裴胜男嘿嘿笑着放慢了速度,眼看着前方等待好戏,然而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,前方海水颜色很深,犹如水下一块巨大的黑布飘过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裴胜男想要低头,周轩却扶住她的肩膀,“不要往下看。”

    “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又开始紧张起来,但忍住不敢说话,因为,下方经过的,是鲸鱼群!周轩只是扫了两眼,能看到的身长就在十米,应该还有更大的跟在其中。

    鲸鱼优雅而又安静的通行,可是裴胜男此时此刻最怕看到它们拍打海水的尾巴,重则将帆船打碎,轻则帆船颠簸晃动,更容易触动它们的感知。

    不堪设想的后果没有发生,鲸鱼群旁若无人的通过了,裴胜男深吸一口气,立刻驶离这片海域,等到安全了,一屁股蹲在甲板上,“吓死我了!大海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海的可怕在于未知,不知道下方是否会有暗礁,当然还有这群海洋生物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跟我说声啊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吓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俺刚才也看到了。”管清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害怕不?”裴胜男歪头问。

    “念头一闪而过吧,跟着俺师父运势这么旺的人,不会出危险的,就算有,也会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。”管清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你师父的铁杆!”裴胜男也笑了,这句话管清就是说给她听的,让她吃颗定心丸,丑是丑点,心肠还不错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,三人都想尝试夜间航行,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行,今天应该不会出意外了吧?

    正想着,虞江舟打来电话,让周轩傍晚在前方的延礁停顿下,会有兴凯集团的货轮经过,已经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虞江舟怎么一直盯着咱们的定位啊?”裴胜男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是为了给咱们补给,等着吧,这回能吃好的。”周轩笑了,心里也非常感激,他想要的东西都提前跟虞江舟说了,这么快就准备完毕,还专门运送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