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3章 海上医院
    这种说法,又是这种环境,连周轩身上都起了层鸡皮疙瘩,呵呵笑道:“老大哥,晚上开这种玩笑会吓着女孩子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这个小岛原来是干什么的吗?”渔民问道。

    “曾有人居住?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落户的没有,岛上肯定是来过人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旅游岛?”

    “不对?”

    “基地之类的?”

    渔民猛拍大腿,答对了,“看这个位置,再往东就快到争议海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争议,我们的就是我们的!”另一位渔民不满纠正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咱们的海域。原来,这里曾经是个海上医院,打战可不只是挖战壕,还有海战。这叫白岛,就是用来医治那些伤员的。”渔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么,那些房屋就是搭建的医院了。”周轩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海上死过人?”裴胜男战战兢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哪家医院不死人,何况还是打仗受伤的伤员。跟你们说啊,最多的时候,这里铺满了死人,来不及运走的就直接火化了,盛在骨灰盒里……”

    裴胜男眼睛都瞪直了,连忙打断他的描述,质疑道:“你见过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上哪里见过,我二爷爷家的三叔就看见过,满满一层啊,岛上都快放不下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我看到的是护士?”裴胜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死过那么多人,当然会有传染病,我也是听说,有一次,爆发了瘟疫,包括医生护士也都得病了,都隔离在岛上了。唉,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一位渔民手电筒朝上照,这样看上去脸部狰狞,裴胜男眼白一翻,软绵绵的倒在周轩身上。

    按理说,裴胜男是个大胆的,有时也会在家里闷自己房间看鬼片,一个人看,还挺乐呵。现在之所以被吓到,是因为错觉和现实联系在一起,而且,岛上的夜晚实在是太阴森了,如果没有照明设备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狂风还在吹,呜呜作响,停靠在海边的船被推到岸上或者拉向大海,在上面不会睡着,大家决定还是在岛上凑合一夜。

    渔民们也不在乎什么环境,找个背风口三人靠在一起就闭上眼睛打盹,累啊!管清给爹妈守孝,天天就住在坟地里,对于死人毫无恐惧感,再说这里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轩,你说我怎么看到了女鬼?”裴胜男还在纠结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看错了。”周轩揽着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看到了,就从手电光前面跑过去。一身的,血。”裴胜男打了个寒颤,努力睁眼想要看清岛上到底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怕,就算是有,也是善良的护士,她曾救治过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周轩无奈劝说,只是这种说法还是不能平复裴胜男的心情,脚下踩滑,裴胜男惊得叫出声来,又扑到周轩怀里,压抑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轩,我不怕,我,我就是想哭一会。你别说撵走我的话。”裴胜男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不说,不说。”

    轻轻拍打后背,周轩用手电照着周围,尤其是裴胜男第一次看到有人跑过去的地方,那一片光秃秃的,连棵树都没有,到底看到了什么呢?

    “又一个!”裴胜男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亮光处跑过去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周轩呵呵笑了,那是正在岛上溜达的管清,裴胜男刚经历了一场海上风浪,心理正处于非常脆弱的时期,登上每寸脚下之地都躺过死人的孤岛,已经让她的精神濒于崩溃。

    “轩,我透不过起来,是不是得了病了?”裴胜男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种心理暗示,胜男,抬起头来,看着我,你,没有任何疾病。”周轩声音不大,但语气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裴胜男含泪强笑,但瑟瑟发抖的身体遮挡不住她内心的惊恐,双手扣在一起,想要放松非常困难。越是这样,裴胜男越害怕,说是嗅到了奇怪的味道,很臭,是那种腐烂已久的味道。

    轻轻叹口气,周轩抬起裴胜男的下巴,将自己带有温度的嘴唇贴了上去。裴胜男全身僵住了,却有热流开始在全身游走,僵硬的肌肉终于可以放松下来,最终身体也变得格外柔软。

    这个吻持续了足足十分钟,裴胜男还有些恋恋不舍,轻轻靠在周轩肩头,很快,周轩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这家伙,舒服过后就睡着了!

    等到呼吸变得均匀,裴胜男睡熟了,周轩才轻轻抱起她,将管清拿来的睡袋裹在两人身上,倚在一块大石后面睡着了。

    裴胜男醒来后,神清气爽,周轩却是周身酸痛,站起来走路都费劲。

    “嘿嘿,轩,你昨晚为什么吻我?”裴胜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那样,你能清醒吗,精神都要崩溃了。”周轩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嘴硬,淘气!”裴胜男嬉皮笑脸用手指就要戳,被周轩扒拉开,又追问:“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啵啊!”裴胜男坏笑着挤眉弄眼噘嘴巴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比谁好多了?”

    裴胜男眼睛瞪得溜圆,心情那叫一个激动,是不是比苗霖的吻还要甜美?可惜,她想错了。

    “比额头好多了,要知道上面沾过鸟粪,味道很难除掉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笑着,裴胜男这才反应过来,追着周轩打,两个人都是好体格,围着小岛跑了两圈,这才气喘吁吁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轩,我害怕!”裴胜男小鸟依人,其实还想索吻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你治好了,以后少惦记。”周轩不客气打断,“走吧,去那些屋子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还是有些发懵,天气依旧阴沉着,但视线足够好,裴胜男也不想留下心理阴影,挽着周轩的胳膊小步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平坦之处有几间破损的房屋,门窗全都坏了,还有的几间已经倒塌,成为一堆散发霉味儿的垃圾。

    看到了红十字,证明渔民的话靠谱,隔着窗户往里看,空荡荡的,还有些锈迹斑斑的钢丝床,在海风的腐蚀下,都失去了使用价值。

    今天的风势还是很大,但航行安全还是可以保障的,看着一排排雪白的浪头,周轩突然想到,或许裴胜男看到的其实就是浪花,误当做是身穿白衣的女孩子。至于还看到什么红色,其实就是礁石的影子,又在自我暗示之下,认为是红色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裴胜男还是催着离开,几位渔民也要回家报平安,家人一定担心坏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什么时候回来,我们好去看你啊!”一位渔民想要周轩的地址,送些礼物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归期不定!”周轩已经启动了帆船。

    “对了,兄弟,怎么称呼啊?”

    “周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