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602章 破浪登峰
    周轩紧跟其后,松了主帆,用动力前行。其余两艘渔船却一左一右陪在两旁,用他们并不高档的渔船试图去保护周轩。

    “浪头开始高了,不用怕,我三天两头碰到这样的天气!”领头渔民高声喊。

    裴胜男不信他,吹牛皮!但对方传达的意思是好的,给大家以信心和必胜的决心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躲在楼梯口处的裴胜男绝望大喊,她看到无边无际的水墙从远处推了过来,越掀越高,宛如一座高山,重力之下,上层海水内卷,张牙舞爪的直面扑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不会吧!”

    裴胜男不会说话了,极度惊恐之下,竟然有了轻生的念头,宁肯自杀也不要经历这般折磨。正在胡思乱想,一个瑟瑟发抖的身体靠近了自己,低头一看,是管清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孩子,见到这幅场景吓坏了,只是极力忍住不喊叫,以免师父分神。

    这一刻,裴胜男母爱大发,连忙伸开手臂紧紧抱住他,轻声安慰,不怕,不怕。当一个人变成保护者时,勇气倍增,目光也变得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风浪要来了,兄弟,先迎风调头!”前方渔民大喊,周轩立刻照做,船身升高,还在加高,周轩的心几乎要提到了嗓子眼,这样的阵势第一次领略,只怕是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“兄弟,再顺风调头!”渔民又开始指挥,无需多说,周轩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,追随者那艘简陋小船的踪迹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达到最高处,周轩却发现帆船速度降低了,油门加到底依然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而其余两艘小船却借势而上,速度飞快,全都超过了周轩。还是技术不到家,没有利用好风向。

    心急之下,周轩再度拉紧主帆,终于在帆船滑落之时,再度勇攀高峰!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浪声滔天中,裴胜男还是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,紧闭着嘴巴,唯恐心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找准前浪,压低船头,兄弟,别怕,我们这破船都行,你一定能行的!”渔民说完最后一句话,已经从浪头上滑了下去,看不到影子。

    描述时间很长,其实不过是惊心动魄的半分钟,周轩咬紧牙关,看准方向直直下去。垂直角度几乎要达到九十度!

    裴胜男吓得都不会喊叫了,身体努力往后仰,试图用自己的重量控制船的方向,当然是无用功!

    周轩也是胆战心惊,但这个时候更不能慌,松帆调头一系列操作完成,帆船滑行在波浪之上,终于以倾斜四十五度的夹角重重坠落在海水之中。

    顽强的帆船像极了不倒翁,很快又在海水中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万岁!”管清兴奋大叫,为周轩喝彩。

    “轩,我爱你!”裴胜男带着哭腔喊。

    海浪一波接着一波,在和大海的周旋之中,周轩增长的不只是勇气,还有宝贵的航海经验。

    “过瘾啊,免费过山车!”裴胜男故作轻松道。

    “裴阿姨……”

    啪!后脑勺一巴掌,裴胜男瞪着眼睛,“私底下叫师娘!”

    “嗯,胜男师娘,过山车跟这个哪儿好玩?”管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师父都没有带你去过游乐场?”裴胜男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“天天让俺看书,天天都有作业。”

    管清一脸苦相,纵然天生神童,也是希望拥有快乐的生活。裴胜男被逗笑了,掐住小拇指一点点,“这可比过山车刺激多了,经历了海浪,什么过山车都是底子!”

    哈,管清刚发出个笑声,他和裴胜男的身体都被甩到上面,然后重重落下来,龇牙咧嘴的还没站稳,又被颠起来抛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用手一摸,四周全是海水。

    终于,看到了前方小岛,而此时渔民却在高喊,“千万不要着急过去,等到海浪退去的时候再前行,哪怕差一点都不要心急!”

    风浪过大时,靠岸同样是危险无比。

    这些理论,周轩在学习驾驶时都知道,但应用到实际,还有相当的距离,但目标就在前方了,心里踏实很多,周轩沉着冷静,与海浪进行一次次周旋,终于靠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力依然将船头撞在礁石上,发出响亮的动静。

    安然到达!

    头上顶着包的裴胜男和管清都发出欢呼,而三位渔民却只是吐出一口气,在与大海的殊死搏斗中,他们早就做好了各种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海风吹过嶙峋的石头,发出有节奏的声响,听起来就像是女人在哭,裴胜男汗毛全都竖起来,连忙将手中的强光手电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“咦,还有房子呢!是不是有人居住啊!”裴胜男开心起来,然后渔民一句话浇了个透心凉,“这地方哪有人住啊!”

    周轩正在检查帆船船头,有不小的磨损,还好,并不影响正常使用。

    找到一个背风处,三位渔民这才腾出精力表示感谢,其中一名握住周轩的手,由衷道:“兄弟,太感谢了,要不是你,我们找到这里,可能都没有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哥客气了,我看你们驾驶娴熟,即便没有我,或许也能应对风浪。”周轩客观道。

    不是那样!渔民摆摆手,叹口气道:“就跟打仗一样,咱们经历的是先锋!说白了,就是跟它打了个擦边,要真困到里面,发生什么,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真的太感谢你了!就是高级东西好啊,能提前预测!”

    哪里是提前预测,是周轩根据风向和星辰判断的,他救了三个渔民,但几位却毫不吝啬的传授所有宝贵驾驶经验。尤其是在应对恶劣天气下,也同样可以利用风力,这样可以节省燃料,保证帆船可以长时期行驶在大海之上。

    双方互相客套着,打着手电筒在岛上行走的裴胜男突然问道:“谁,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黑漆漆什么都看不到,周轩说道:“胜男,看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像是个女的跑过去了,好像还穿着白红相间的衣服呢!”裴胜男认真说道,描述的有鼻子有眼睛的,不像是撒谎。

    难道岛上还有人?正当周轩疑惑不解之时,那位渔民说出的话让人头发根根直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有人的,可能是见鬼了。”渔民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回来救你,你可不能吓唬人啊!”裴胜男声音都劈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吓唬你,是不是这么长的衣服,头上还有这样的帽子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裴胜男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穿白大褂的护士,红色的不是花,是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