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98章 一子落下满盘活
    小林正一指了指不远处,那是一片茂密的竹林,隐隐能看到一栋圆形尖顶的木屋。

    “多有打扰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我的荣幸。”小林正一笑道,又朝着裴胜男和管清招手,“二位贵客请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岛上最好的房子,裴胜男和管清一百个愿意,忙不迭地点头。

    追赶周轩匆忙,小林正一没有穿鞋,地面又不平整,走路有些吃力,周轩体谅道:“老人家,我来背你吧!”

    “岂敢!”小林正一连忙摆手,心里对周轩的好感更增加了几分,“这样出来走走,也可以按摩足底穴位。”

    不好勉强,两人就这样拉着手,穿过前方的竹林,一条人工小河,围在木屋的四周,一块块青石,在八个方向分别摆成了八卦的图案。

    圆形的木屋加上青石,分明就是一张八卦图的造型,看来,小林正一对这栋屋子,也是颇费了一番苦心。

    “小林先生,从此地的风水论,巽宫开门,东北空旷,为木克土,并不妥当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哦,周轩先生还精通风水?”小林正一大感惊讶,他知道周轩的围棋和天文学的造诣,却不知道他还是风水大师。

    “知道一些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在何处开门?”小林正一急切问。

    “正南,东北土弱,正南开门,为火生土,大吉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赐教,现在的格局,会有什么不足?”小林客气的又问。

    “上巽下木,为风山渐,鸿归于干,被无知者怨责,虽然无害,但总归进度缓慢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佩服!”小林正一竖起大拇指,又说:“我在这里生活,岛上居民并不友善,多有怨言,常有一些恶作剧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管清问。

    “富贵遭人妒!”周轩一语点破。

    小林正一附和的点头,在这个岛上的生活的都是普通的渔民,而围棋大师所拥有的财富,是他们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。

    “另外,这条小河对风水无益,反而形成困局,最好引出去。”周轩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小林正一郑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这才是关键,小林正一很有钱,在岛上打了深水井,围绕木屋做了这样一圈人工河,但是,岛上淡水缺乏,他却如此铺张,也让居民们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木屋的面积不小,走进去,里面有十几个房间,装潢很讲究,原木色,给人以清新之感。屋内很干净,几乎到了一尘不染的程度。

    小林正一喜欢独居,里面并没有佣人,想要张罗着做饭,却被周轩给拉住了,裴胜男和管清正闲得慌,不如让他们去忙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麻烦了,我也可以品尝到美味。”小林正一开心道。

    脱了鞋,周轩跟小林正一来到一间大屋里,老头脱了袜子,又换了一双干净的,口中说道:“听我侄子讲,你来到了这里,简直是上天恩赐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个翻译就是小林正一的侄子,难怪他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周轩道:“小林先生,我们国人讲究缘分,因缘得聚,妙不可言,很高兴能遇到您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坐!”小林正一道。

    周轩在屋子正中的棋桌前盘膝坐下,环顾四周,墙壁上挂着的都是围棋棋谱,让他惊讶的是,竟然都是古棋谱,十七条线交叉。

    面前的这个棋盘,倒是现代的十九条线,看起来棋局已经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小林正一到了两杯清茶,放在桌边,这才也盘膝坐在周轩的对面,指着棋盘感慨道:“这盘棋我一个人下,已经半年了,无法落子,也不知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是黑棋先行吧?”周轩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周轩仔细看了看棋局,拿出一颗黑子,落在了被白子环绕的一处位置上,笑道:“先生可以继续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,为何要落子在这里?”小林讶异的问。

    “舍子而活,符合坎离交错之道,黑棋可胜半子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小林正一可是围棋大师,只是用目光算了一下,便由衷的赞道:“周轩先生的棋艺,果然名不虚传,我不如啊!”

    “先生客气了,博弈之道,也是进退之法,心无旁骛,可探玄机,若是执着于胜负,反而会败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跟你下一局,现在看来,大可不必了,先生的棋艺已经到了通神的地步,这是无法企及的高度。”小林正一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说过了,您刚才路上还说,技无止境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听到你胜了驯龙,我一直醉心研究你的棋谱,这盘棋就是这么来的,看来,还是没有掌握真谛啊!”小林正一笑道。

    天色黑了,屋内的灯光亮起,饭菜上了桌,都是管清的厨艺,小林正一赞不绝口,还拿出了一瓶清酒给大家倒上,气氛很是融洽。

    “不知晚上可选好了住所?”小林正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呢!”裴胜男抢先插嘴,知道这是主人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正好,今晚就住在这里,屋子随便挑选。”

    环境比旅店强多了,周轩答应下来,饭后,裴胜男和管清就去另外的屋里看电视,尽管里面的语言听不懂,依然是津津有味,船上太闷了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管清笑出声,裴胜男鄙夷道:“别不懂装懂。”

    “语言也是有规律的,我能听懂。”管清还学着说了几句,倒是把裴胜男给惊住了,很有味道,太有天赋了!

    周轩和小林正一交流的内容很广泛,从易经到医术,两国的古代名人,最后,还是重新回到围棋上。

    “小林先生,这些棋谱很特别,应该是来自于古代。”周轩指着周围挂着的棋谱道。

    “这棋谱就是来自于贵国,早些年从一名渔民手中购得,一直研究到今天,每每观看,还是觉得收获不小。”小林正一没隐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可知道这些棋谱来自于何人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渔民说是从西边的岛屿上捡来的,只是几块薄薄的石片,可惜被我不小心弄碎了,上面有两个汉字,元直!”小林正一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