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90章 潜艇出没
    渔民拘谨的欠着半个身子坐下来,过早出现在脸上和眼角的皱纹弯成一朵花,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称呼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于海!兄弟,你怎么称呼啊?”

    “周轩。”

    “周……”于海眼睛瞪得溜圆,就说他眼熟,还真是,忙不迭站起身,“周老总,真没想到会在海上见到你!”

    “缘分,于大哥,叫我周轩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好。”于海笑容有些不自然,双手紧张的不知道往哪里放,周轩又问:“于大哥,我相信你见到了那艘潜艇!”

    看着周轩坚定的眼神,于海激动了,双手在膝盖裤子上来回搓,说道:“真有!可漂亮了,白色的,黑玻璃,就跟飞行器一样,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潜艇!大概这么大,能坐两三个人吧!”

    于海站起身比比划划,还怕周轩不相信,又在纸上歪七扭八的画出来个轮廓,通过脑补,周轩知道这确实是一艘豪华私人潜艇,线条流畅,设计高端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在哪个地点?又怎么发现那艘潜艇坏了呢?”

    周轩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,于海愣愣,数着手指头将问题捋顺,说道:“那天我出海打渔,哦,不是在这里,还得再往南吧,准备回来的时候,就觉得船刮到了什么东西,回头一看,吓我一跳,海水里钻出个大家伙来,仔细一瞧,是艘潜艇。太漂亮了!”

    于海再次感叹,可见那艘潜艇在他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记,回忆了下,又接着说:“但是海面上飘着些潜艇碎片,有一块钢化玻璃裂的都是纹。当时我可吓坏了,心想是不是我撞坏的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没在编故事吧?”裴胜男忍不住插嘴,太扯,这样一艘潜艇轻松避开一艘渔船,不把他的渔船顶个窟窿才怪。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,守着周老总我可不敢撒谎。”于海连连摆手,周轩示意他继续说下去,“我第一反应就是跑,赶紧撤,撞坏了人家的潜艇,我一辈子都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周轩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远远等着呗,结果一艘小型货船开过来,一个大网就把潜艇给捞走了。”

    于海感觉很遗憾,不停摇头,管清也提出质疑,“不对啊,你怕赔钱,怎么还留在远处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想观察下,看能不能捡点碎片什么拿去卖。可惜,捞的干干净净,我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值钱的。”于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确定这艘船是女人开的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么漂亮!”

    于海的答案简单干脆,漂亮的事物向来和女人联系在一起,看周轩不信,于海又拿出说辞极力证明,“潜艇往上拉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子?”周轩一把抓住了于海的手腕,把他吓一跳,冷汗都冒出来了,抖着嘴唇说道:“周老总,我真的没骗你,真是个女人。短发,好像是灰色,还是黑色的衣服……哎呦!”

    于海疼得受不了,周轩的手在用力,手腕快要断裂,周轩却盯着他,继续说!

    “太远了,看不清,而且呼啦一下子就上去。但那个女的也没动,不知道潜艇里还有没有其他人,要不就全晕了或者死了!”

    是苗霖,一定是苗霖!

    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,九泉山人迹罕至,也没有船只经过,但如果下方有艘潜艇潜在海水深处,在上方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因为登山,苗霖当天穿了套深灰色的运动装,脚下是运动鞋,平日里也都是短发,跟于海的描述都有契合点!

    周轩心乱如麻,可以解释为何海上一直没有找到苗霖,原来是被带走了!

    苗霖落水之后,进行了大范围的搜寻,小屋的碎片还有她的包都被找到,却独独不见苗霖身影。

    可是,为何是苗霖?对方带走她又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于海喊疼的声音把周轩从思索中拉回来,松开了他的手腕,又问道:“于大哥,那艘货船开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看到的时候,是朝东南开走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一愣,“确定不是韩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方向相反的!而且,看国旗像是太平洋哪个岛国上的。”

    太平洋!周轩望向茫茫大海,心中却在焦急呼唤,苗苗,等我,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!于海说不出是什么国家来,还是在纸上画出了对方国旗形状,时间过去较长,印象模糊,只是个大概。

    一聊就是半个小时,日头开始西沉,身上也觉得开始冷了。其他渔民催促,赶紧回去,要不天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,你提供的这条线索对我而言,非常重要,谢谢!”周轩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于海很不自在,慌忙摆手,“周总,折煞我了,但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清!”周轩喊了声,管清会意,立刻拿出两万块钱,周轩将钱放在于海手里,“于大哥,一点心意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能要!”于海马上把钱又放到一边,憨厚的笑道:“回去后,一说我坐过周总的帆船,就特别有面子了。再说,就是聊几句天而已,哪能就拿你的钱!”

    推让几次,于海坚决不收,朴实善良的品行打动了周轩,随手写下一个号码,“于大哥,知道水产平工厂的肖米凤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临海打渔的都知道。怎么,周总有话要我带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的货可以卖给她,就说我推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那几个哥们的也行吗?”于海立刻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打渔不易,但销路也是问题,这些东西又不能长久保持,变质扔掉也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肖厂长对产品的要求很严格,得保证质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!谢谢周总了,谢谢!”

    于海双手合十,周轩告别后,帆船朝着东南方向加速行驶。

    于海望着很快消失不见的帆船直纳闷,摸着后脑勺自言自语,“咦,都这个点了,周总怎么还不回家啊?”

    “大海,又用那个潜艇故事忽悠人呢?周轩在临海是有势力的,你骗他可没有好下场。”一名渔民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周总可不是那样的恶人,嘿嘿,跟着我沾光,去肖厂长那里卖鱼去吧!”于海也启动渔船,后面几人哥哥弟弟的恭维着他。

    “轩,咱不去韩国了吗?”裴胜男问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,去太平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