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85章 谁也不能阻止
    虞江舟轻轻替周轩擦去泪痕和汗水,不用问,就知道梦到了苗霖。能得到这份刻骨铭心的爱,即便是苗霖不在了,也让虞江舟妒忌到发狂。

    “轩,今天做的菜都非常清爽,一定要劝自己多吃一点。”虞江舟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的话让虞江舟开心不已,绕到身后轻轻替他按摩太阳穴,周轩将头轻轻后仰,靠在虞江舟怀里,又闭上了眼睛,恍惚中错把身后佳人当成苗霖。

    晚饭上桌,有管清这个活宝,饭桌上很热闹,周轩也常被逗笑,不知不觉就吃了些青菜和一小碗米饭。

    还没虞江舟吃得多,但胃口已经好转,虞江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,不停劝他多吃。

    “管清,厨艺进步很快!”周轩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江舟,阿姨帮忙,味道当然更好。”师娘是私底下叫的,差点喊错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做什么,不过以后可以学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大有讨好周轩之意,和他最初见到的她完全不同,想到从前,周轩笑了,“江舟,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瘦虎想要讹钱。”虞江舟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二百万赔两条人命,呵呵,江舟,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说说而已,一条命我也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大眼睛完成柔和的月牙,含情脉脉看着周轩。管清吃饱了,缩下饭桌,也是徒劳,反正没人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“江舟,这是家里的钥匙,你也拿着一把。”

    接过周轩递来的钥匙,虞江舟欣喜若狂,这么说,她可以搬到苗霖别墅来住了,激动问道:“轩,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先去考船舶驾驶证,然后再买一艘帆船,最好带房间那种的,还得准备淡水,压缩食物,还有些安全设施……”

    虞江舟脸色黯淡下来,周轩没有改变主意,给钥匙只是想让她帮忙打理,等他跟苗霖回来,这里还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那么久,苗霖不可能再回来,虞江舟几次想要脱口而出,还是生生咽下去,周轩何尝不知道这些,这就是他心里的坎,需要自己迈过去。

    一起吃饭就是为了劝说周轩回心转意,但看他主意坚定,虞江舟没有多说,能阻止他的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首先,便是周轩的父母。这天,看到母亲打来的电话,周轩微微皱眉,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,果不其然,接通后,孔玉慧就哭了,“小轩,好好的去海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,谁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别管是谁!妈不同意!”孔玉慧哭声更大,旁边还有父亲的劝说声。

    “妈,我是安全出行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飞机都能从天上掉海里,找好多天都找不到。小轩,妈知道苗苗没了,你心里难受。但是,为了她,你连妈都不要了吗?你怎么这么狠心!你想过没有,万一出了事,我跟你爸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妈,如果我不出去才会死的,其余的我不想多说,现在已经在培训了,谁也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就算要走,你也得先结婚给我生个孙子再说!”孔玉慧语气变得强硬起来,这个儿子留不住,周家也不能断了后。

    “妈,有件事没和你说,苗苗以前受过伤,她不能生育。妈,不要上火了,我会安全回来的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孔玉慧惊呆了,儿子竟然还瞒着自己这么大一件事,娶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,还每天拼命赚钱,到底是图什么呢?

    儿子变了,变得更加优秀,但也不再听话,孔玉慧不停抹眼泪,丈夫周德仁安慰道:“就说你打电话也是白打,儿子心里有数,就让他去吧!”

    “回不来怎么办,儿子白养了!”孔玉慧恼羞使劲捶了丈夫几拳。

    “唉,出去看看未必就是坏事儿,难道你就不怕儿子憋坏了?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孔玉慧问愣了,挽留不是,远行又担心,真要把一个母亲的心给撕碎。周德仁一直劝说,现在科技发达,到了哪里都会找到,天气不好可以靠岸,年轻就是好。

    孔玉慧半信半疑,一颗心到底揪着,但也没再阻拦。而消息经由姜靓、裴胜男和裴亚茹的传到了闫平川耳朵里,闫平川立刻就恼了,一个电话把周轩叫到办公室,上来就是一通斥责。

    “周轩,让你提前毕业不是让你出去旅游的?如果实在闲,就再开个新课题!”闫平川气的拍桌子,从一开始就提醒学生不要为情所困,可惜不听话,表现一次比一次颓废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主意已经定了!”周轩倔强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荒废光阴,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,辜负父母的养育还有学校对你的培养!”闫平川给周轩扣了两顶大帽子,压的人很难透气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不否认此次出行就是为了寻找爱妻,但也想利用这次机会,去接触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人,综合所有,将古今风水学还有相学做到无缝融合,重新再写两本书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的火气消了很多,但不能排除学生为了远行故意敷衍他,冷冷问:“你不是也给人看相看风水吗,非得出去才能完成?”

    “古代人们所知有限,有些东西建立在迷信基础上,缺乏事实依据,所以前段时间我和观象台的安台长合作写了一本《天象鉴》。”周轩说道,闫平川点点头,这件事他自然知道,还推算出一颗小行星,震惊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周轩又说:“同样,古代出行不便,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小小的圈子里,甚至很多人一直坚持天圆地方的观点,不知道也无法理解,我们其实生活在一个星球之上。看相也是如此,古代相术是建立在中原人士的面相基础上,不够全面,只有含糊的南人北相、北人南相、富贵可期一说。当今的世界,随着交通便利,不同人种之间的交流很频繁,相学也该有所发展,不能只给国人看相。”

    看老师还不说话,周轩从包里取出两个本子,其上一本写着《全息风水学》,另外一本是《通用相学》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学者,闫平川向来不喜欢学生搞这些,然而看到这两个手工记录的本子,闫平川还是被打动了,历经生离死别,学生依旧没有忘记学习进步,这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但出行在外,还是买艘大点的帆船吧,多带些必需用品。”

    周轩很开心,鞠躬致谢,感谢老师对他的理解,殊不知前脚刚离开办公室,闫平川就急着拨打了一个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