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83章 放逐自我
    项雷来了,他看上去一直比较魁梧,但现在却是面黄肌瘦,衣服空空荡荡挂在身上,鬓边的银亮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“项大哥,怎么都有白头发了?”周轩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唉,以前就有,这两天冒得格外多。兄弟,你看上去情况也不太好,可得保重啊。”项雷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有人陪着周轩说话也不错,见项雷看起来还算正常,虞江舟等人各自回去办公,只留下管清。

    “项大哥,这两天我想了很多,起因在我,对不起。”周轩由衷说道。

    项雷的眼泪立刻掉下来,难过的几乎说不出话来,好久才哽咽道:“兄弟,这事儿也怪不着你,要不是我鬼迷心窍看上她,也不会去起名馆找你求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从网络图片看相,有失水准,没有尽到一个相师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我没带照片呢!”

    冤家宜解不宜结,两人互相道歉,彼此都感到释然。一旁的管清打着哈欠,很无聊的样子。项雷从包里取出个轮船模型,说道:“这是小阳送给你的,不值钱,但却是他一点点拼装起来,感谢你救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!”管清坐着没动,这种小玩具他才瞧不上,太幼稚。

    周轩咳嗽两声,管清这才懒洋洋接过去,随手放一边,并且问道:“你儿子没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,受了些惊吓,晚上老说胡话。”项雷一脸愁容,已经找心理医生看过,但效果不好,需要慢慢疏导。

    “这能赖谁?晚上出去旅游,这鬼话你也信?”管清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她说是朋友网上发的消息,有两个名额去不了,机会难得。小阳一直很信任他,我也没考虑那么多,就答应了。”项雷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那些了,项大哥,对于今后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,我想带儿子换个地方住,但是厂子在这里,搬走也是一笔钱。只能是先带儿子出去散心,然后把房子卖了,再换套新的。以前的家具,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项雷又开始落泪,他曾用心爱过庄小艾,内心的创伤只能靠时间去弥补。

    人遇到不开心的事情,都会选择出去走走,周轩低头抚摸手上的戒指,自己是不是也该放逐下自我?

    项雷还说,庄小艾的父母找过自己,上来就是胡噘乱骂,说好好的女儿怎么就被抓了。等知道实情后,大呼不可能,但又不得不接受现实。项雷说,不管怎样,两位老人对儿子小阳还算不错,现在失去了女儿,挺可怜的,今后需要照顾的,还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心胸,源自于对庄小艾的真爱,可惜她并没有珍惜,不知被关押以后,想起项雷种种的好,会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从警方那里得知,周轩的未婚妻掉到海里失踪,而不是出国,项雷更加内疚。为了哄庄小艾高兴,他千方百计打听周轩的消息,然后第一时间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老井跟我说,你快结婚了,他要送大礼,还打听到天堂瀑布这个地方。”项雷坦白道。

    “井大哥也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放心,以后我再不乱传话了。别人要问起小艾,我也说她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项雷一脸苦涩,纸里包不住火,总会有些流言蜚语,但庄小艾身份太过特殊,警察一再叮嘱,不可散播出去,以免引起恐慌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出国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眼角湿润,随着时光流逝,他对苗霖的思念愈加浓厚,反不如开始冷静。项雷走后,周轩坐了足足三个小时,终于做出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管清,你把大家都叫到会议室吧,我有事情要宣布。”周轩面色凝重,管清知道要有大事发生,颠颠跑出去,顾不上挨个敲门,扯着大嗓门就喊:“阿姨叔叔伯伯们!还有听到俺声音的,赶快去会议室。”

    就差敲锣打鼓沿圈吆喝,每个人都是心头一沉,匆忙放下手中工作赶往会议室。

    人都聚齐了,还不见周轩身影,姜靓忍不住问道:“管清,你师父呢,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“姜阿姨,别催了,俺师父正在下决心。”管清嘘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虞江舟立刻问。

    “俺真不知道,但是,能让俺师父考虑这么长时间的,一定是大事。”管清正色道。

    是这样,大家都有些忐忑不安,周轩痛失真爱,此事对他打击很大,一直没从悲痛中走出来,真要是想不开把公司解散,大家有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各自胡乱猜测,周轩终于拖着疲惫的步伐来了,勉强挤出来的笑意更显憔悴。女人们眼窝子浅,商玉红一落泪,虞江舟和姜靓都跟着哭了,欧强等人也是眼圈发红,把脸别向一旁。

    “一点私事,耽误大家宝贵时间了。”周轩抱拳,在管清的搀扶下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董这是哪里话,我们都听你的!”郑向北连忙表态。

    “是啊,轩,有什么就说出来,别憋在心里。你还有我,们呢。”虞江舟含泪道。

    嗯,周轩点点头,只是这一个动作就有些头晕,不由用手扶住额头,管清连忙替他按摩,又沏了一杯葡萄糖水让他喝下去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受不了了!你不能再这样下去!”姜靓拍案而起,哭喊出声,这哪里还是她认识的周轩。从来姜靓都把周轩当做依靠,现在周轩倒了,他也变得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“轩,说到底,我就是奔着你来的。如果你放弃,我也会离开,贤士公司何去何从,都与我无关!”虞江舟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公司团队就是我的家庭,没有人会选择放弃亲人,大家不要多想。我也不想变成现在的样子,所以,必须改变。”周轩稳稳神,由衷说道:“我是经历过死亡的人,知道上苍的恩赐和生命的不易,不会做傻事。可这些天,我的眼前耳边还有心里梦里,全都是苗苗,我不能忘记她,但过度的思念让我日常生活完全混乱,非常糟糕。我也怕有一天,苗苗回来了,我却垮了,那才是最大的悲剧。”

    周轩开诚布公,大家暗自松口气,还没糊涂到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出去散散心,让我在寻找苗苗踪迹的同时,也让风雨冲刷洗涤我迷茫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周轩说完,大家面面相觑,这下懂了,周轩想要放逐自我去远行!不得不说,这是化解悲痛最好的方法之一,难得他主动提出来。

    “轩,你想去哪里?”虞江舟柔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