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80章 调虎离山
    车里的女人惊恐的尖叫,出租车司机也吓得瑟瑟发抖,“你,你们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不像是庄小艾,但她擅长伪装,周轩使个眼色,刘浪立刻将女人的围巾扯了下来,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。

    周轩一惊,根本不是庄小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车里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医院啊!”女人指着脸上一块红斑,“这里过敏了,去晚了整张脸就毁了,多亏好邻居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庄小艾?”

    “对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周轩凛然一惊,调虎离山!一定是庄小艾有所察觉,让刘浪赶紧开车回去。出租车内的女人半天没反应过神来,这些人怎么又都回去了。用手摸了把脸,好奇怪,感觉好多了,也不痒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还去医院吗?”出租车司机战战兢兢问。

    “去啊!”

    等周轩赶回去,看到楼上的灯光还亮着,里面还有个女人的影子,不禁狐疑,难道是自己想多了,那名去医院的女人只是个巧合?足有半分钟,窗户上女人的影子一动不动,而客厅里的灯却关闭了。

    不行,先上去看看!

    周轩拉开车门就往外走,管清说道:“师父,俺也跟你一起上去!”

    “你留在车里,等着张组长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去哪里俺就去哪里!”管清倔强道。

    周轩懒得啰嗦,三人乘坐电梯来到项雷家门口,刘浪抡起铁拳就使劲砸。

    谁啊!

    项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,不满的拉开门,睡衣睡裤趿拉板,手里还拿着本书。见到是周轩,项雷眼睛立刻亮了,热情招呼道:“周轩兄弟,你怎么过来了,快进屋!”

    房间足有二百平,干净利索,很像是庄小艾的风格。环顾一圈,周轩冷冷的问道:“嫂子呢?”

    “刚出门!”项雷说道。

    刘浪立刻愤愤骂了声娘,着急问道:“庄小艾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项雷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快说!”刘浪催问。

    “跟我儿子去旅游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周轩脸色都变了,推开那个有女人身影的房间门,却发现窗口处立着个一架,上面搭了件衣服,猛地看上去,就像是个人!

    “庄小艾是不是还去邻居家一趟?”周轩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是送点水果去。”项雷脑门冒出了细细的汗,客厅电视的微弱光线下,发出幽幽的亮光,“兄弟,小艾,她,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,项大哥,找件外套跟我去追,你儿子有危险!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小艾是不是也有危险?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项雷都没有想过妻子的另外一种身份,还在为她的安全担心。

    “要害你儿子的,就是庄小艾。”

    项雷脸色惨白,他当然不信,结婚后,庄小艾视自己的儿子为己出,比亲生母亲做得都好,儿子对她也非常依赖,每每开家长会都让她去,然后骄傲地告诉同学们,这是自己的妈妈。

    但是,周轩不会平白无故大晚上来家里说胡话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误会。项雷慌张张找来外套,刚下楼便听到警笛长鸣,下方来了七八辆警车,真的出事了。

    项雷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话来,两条腿直打颤,裤裆里有液体在滴答,不由打了个激灵。一头是心爱的妻子,一头是儿子,他们谁都不能有事儿。

    “周轩,早就跟你说了,等我们来!”张磊下车就埋怨。

    “张警官,庄小艾已经跑了,还劫持了项大哥的独生子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跑了!”

    张磊气急败坏,下意识摸了下腰间的枪。项雷腿一软瘫了下去,被刘浪及时扶住,颤声道:“这,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项大哥,你要稳住,庄小艾他们去哪里了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说,说是赶飞机。”项雷目光呆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肯定不是去机场,这里只有两条路,应该去了郊区。”张磊立刻做出判断,还是让一辆警车往机场方向追。

    通往郊区的路人稀车少,有利于庄小艾趁着夜色逃离,张磊早就料到这一点,已经通知片警进行拦截。

    项雷坐在车上,哆嗦的不成个,他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,但却开不了口讲话。

    追捕过程中,张磊接到了局长电话,说是有紧急任务,让他们抓紧时间归队。张磊冷笑,他跟局长打交道多年,局长的破锣嗓子一般人模仿不了。魅音狗急跳墙,可惜破绽百出,何况又是在这个时刻。

    “就算真是局长打来的电话,我也不会回去的,开快点!”张磊下令。

    很快,前方看到了庄小艾的车,张磊在后面用喇叭提醒道:“庄小艾,你已经被包围了,最好束手就擒,不要做无谓的抵抗。”

    前方轿车稍微减速,又加快速度朝着一条小河驶去。

    终于,警车追上了庄小艾的车,警察举枪喊道:“不许动,快些下车!”

    “不要开枪,不要开枪!”项雷急的大喊出来,打开车门连滚带爬赶过去,颤声道:“警察同志,别开枪,别开枪,我儿子还在里面哪!”

    “项雷,庄小艾涉嫌犯罪,你心里该有数了。”张磊冷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小艾是真心相爱,我去劝她,放下枪,放下枪。”

    项雷泪流满面,步伐异常沉重的走向妻子的小轿车,在门外哽咽道:“小艾,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但不管你被判几年,我都等着你,这辈子不再娶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轿车纹丝不动,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小艾,你先把儿子放出来,别吓着他。你,你不是最疼他的吗?”项雷试着拉车门,却是锁着的,靠近车窗眯起眼睛往里看,空空如也,庄小艾已经带着儿子下车了!

    “小艾,儿子,你们在哪里啊?”项雷慌了,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跑不远!”

    看着河边一排稀疏的树木,周轩断定,庄小艾就以某株大树作掩护。四周静悄悄的,可以听见风声,大家都有些着急,庄小艾可以一言不发,为何那个孩子没有动静呢?

    噗通!一声闷响,然后便是撕心裂肺的呼救声,“爸爸,救我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