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78章 生活一团糟
    “先别着急下定论,做这件事,不许留下任何蛛丝马迹,更不能牵扯到贤士公司任何人。”周轩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冯达周身一颤,慌忙点头,规矩他都懂,出事扛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这天涂琼正在用手机跟分销商联络,突然卧室的灯灭了,想到自己不常在家,有可能是欠费断电,不禁大呼倒霉,拉过被子蒙头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涂琼打着哈欠去洗漱,结果发现水管里一滴水都没有,不会是水费也欠了吧?涂琼无奈,用手机上网一查,却发现预存余额还有不少,立刻蓬头垢面去找物业理论。

    物业也很奇怪,并没有停水停电,连忙过去查看,一看惊呆了,不得了,这位女业主肯定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电闸和水阀都处于关闭状态,还被灌了胶水,外面又糊了水泥。涂琼气的破口大骂,找人维修好,但晚上夜里上厕所时,却发现水电又停了!

    涂琼一怒之下报了警,警察做了笔录,并调取小区监控,发现了可疑人员。但捂得十分严实,无法确定面容。

    震慑作用还是有的,涂琼家的水电恢复正常,但当她从实体店回到家中是,却发现屋门锁孔黏着一块口香糖,清理后虽不影响开锁,但这次举动明显有警告成分,下次就要灌她家的锁孔。

    涂琼冷汗狂流,止不住的哆嗦,一晚上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停水停电还可以将就,更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涂琼家中和办公室的网断了!涂琼的产品上线销售,没有网那就是断她财路!惊恐不安的涂琼还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生活变得非常安静,等她打电话叫外卖时才发现,手机也没信号了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涂琼崩溃大叫,而警方的调查结果并没有出来,更让她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生意还得继续,涂琼只能改到酒吧上网,忍不住在企业家群里发牢骚,响应者很少,只有白雄起给她私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找周轩!

    什么意思啊?涂琼立刻回复信息,却发现小企鹅变暗,掉线了!

    “喂,你们网吧什么破网啊!”涂琼恼羞抗议,管理员过来查看,也很纳闷,检查后发现是网线松了,连接后可以正常使用。

    涂琼却是无比郁闷,她看网吧里每个都不是好人,这不是巧合,一定是某个人在暗中监视她。

    想到收到的最后一条信息,涂琼还是决定去创富大厦试试。周轩跟刘志联合,现在为企业互动联盟的理事长,得罪不起。但涂琼自认跟他没有过节,所以,理所当然的认为,白雄起是想让她找周轩破解当前的霉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师父神算,涂琼来了!”坐在门口的管清呲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看书吗,还有第三只眼?”周轩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总看书,会累坏眼睛的。师父,现在咋办?”管清问。

    “让她等着。”

    管清听话走出去,随手将周轩办公室屋门带上。周轩则联系乔三,冯达可以撤了。涂琼想见周轩,却被告知,周董很忙,需得等待。

    我等!涂琼连忙点头,因为她发现,一进创富大厦,信号立刻满格,似乎在这里找到了保护伞。贤士公司的人各忙各的,没人搭理涂琼,她也不在意,忙不迭的用手机和分销商联系,生意还得继续做。

    直到手机发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,涂琼才揉着酸痛的脖子抬起头,都快下班了,周轩怎么还没忙完?

    “涂女士,俺师父请你过去哩!”含着棒棒糖的管清过来招呼。

    此刻,在涂琼眼里,管清就是带来福音的小天使,无比可爱,连忙道谢跟他来到办公室,局促不安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周董,冒昧打扰,真的很抱歉。”涂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周轩眼皮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周董,我这两天遇到了些邪门的事儿,思来想去,整个临海,只有你能帮助我。至于报酬,好说,我干了这么多年,手头还是有些积蓄的。”涂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朗朗乾坤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”周轩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有的人啊,比鬼还可怕!”

    涂琼比比划划将这两天的事情说了一遍,强调有人在威胁她,严重搅乱她的日常生活和工作,人都快疯了,却不知对方意图是什么。

    管清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,捂着肚子喊疼,涂琼非常尴尬,听起来是小事,但都很要命。没水就不能洗澡化妆,这对于爱美的女人是致命的。没电就没有娱乐活动,一到晚上黑漆漆一片,她是单身女人,不免会害怕。

    没网那就是断了财路,现在的线上生意可以说是日新月异,几天不活跃,就会被新的产品替代。

    而没信号,也非常可怕,危险时刻无法报警,只有等死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涂总,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周轩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,”涂琼支支吾吾,她也没想好,谁知道白雄起莫名其妙来让找周轩,“周董,现在我脑袋浆糊似的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可是,不来找你,我又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涂琼嘤嘤哭起来,周轩摆摆手,“这样吧,我可以让人暗中保护你,确保生活秩序正常。另外,再替你打听下,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不过了!周董,听说你还懂玄术,要不,再给我画个符吧,我回家贴上!”涂琼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管清不满了,抱起细细的小胳膊,斜眼儿鄙夷道:“当俺师父是你家大管家啊,什么都得干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涂琼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说说最近几个月,你都经历了些什么,接触过什么特殊的人?”周轩正色道,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涂琼忙着做生意,也知道有人冒充她打过电话给白雄起,但涂琼都以不在国内为由敷衍警方。直到现在,被人盯上,她才开始努力回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崇尚自由主义,没有家庭和孩子,平时就是吃饭睡觉做生意旅游。”涂琼接触的人很多,并没有极为特殊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空穴不来风,别人盯上你,一定是有什么过节。”周轩提醒道:“就说一个月前吧,在你出国前,都和什么人打交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