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75章 一直等下去
    唐涛升来到贤士公司,是虞江舟先接待的,两人提起地震屋的进展,虞江舟就把这部分资金的管理情况不见外的说了。

    唐涛升记到了心里,忽悠着周轩同意把这笔钱的支配权给了科研所。

    “轩,怎么了?”虞江舟不解问。

    周轩叹口气,然后将事情大致说了下,虞江舟立刻脸色变了,这么大事,稀里糊涂就承诺出去,如果在兴凯集团,只怕这人都要被她炒鱿鱼!

    “江舟阿姨,忍住。”管清用书挡住脸,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别叫我阿姨!”虞江舟没好气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姐姐?”

    “乱了辈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江舟师娘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这才不吭声,和管清达成默契,私底下还是可以叫师娘的。虞江舟不想跟周轩翻脸,深吸一口气,商议道:“只是口头约定吧?跟唐教授好好沟通下,以后科研所也要建立完善的财务管理机构,控制好相关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都已经答应老师了。而且,实验室目前花费极高,也得有固定的支出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轩,兴凯集团同意把这笔钱放在贤士公司,是希望以后能达成合作的。悬磁浮屋售价不低,回报资金不可估量,起码资金要统一管理,而不是直接就放在实验室。”虞江舟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江舟,这样行不行,我可以将自己的股份分给你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你?虞江舟气红了脸,不悦问道:“苗苗活着的时候,你也是跟她这么共事吗?”

    “苗苗没死!”

    咬了咬嘴唇,虞江舟冷哼一声,踩着高跟鞋离开,很快便是她摔办公室门的声音,大小姐脾气犯了。

    “苗苗在的时候,从不会跟我这样。”周轩悠然长叹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事儿就你不对,你把江舟师,阿姨的钱擅自做主给了别人,她当然会不开心。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验室那是用钱堆起来的,贤士公司的钱就是为它准备的!”

    “哦,俺懂了,师父,你是不想被兴凯集团控制对不对?”管清眯着小眼睛笑嘻嘻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精!”

    周轩戳了下他的脑门,也有他自己的担忧。兴凯集团把钱交给贤士公司,是看在虞江舟的面子上,俨然把两家公司当做一家来看待。

    苗霖不在了,虞荣却替女儿看到了新的机会,所以想到了这么个办法。

    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唐涛升,却让虞荣的计划破灭了。虞江舟自然也不高兴,觉得周轩对她有戒心有防范。

    钱没什么,如果有人接手投资公司,周轩会表示感谢,从此卸去肩头重担。他最为放不下的,是苗霖。

    未婚妻生死未卜,周轩没有放弃希望,也不能给别人希望,界限越清楚越好。

    “兄弟,明天涂琼就要回国了,早上十点到临海!”乔三兴奋地给周轩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派人在机场盯紧了,我会亲自过去。”周轩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绑也要把她给绑住!”

    让管清把刘*来,周轩将这个情况说明,刘浪立刻挽起袖子,“这个臭老娘们,终于出现了!兄弟,你放心,她要敢跑,我就打死她!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要通知警方,出了任何问题我来承担。”周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多叫些人来,大哥那里最近收编不少小弟呢!”刘浪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弟?”周轩立刻敏感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没什么文凭工作经验什么的,大哥居然照单全收,都给他们安排了活干。对了,还有几十个暂时安排不了,正好乔三那里开工需要人手,让他们干活去了。”刘浪又说道。

    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闲散人员来?周轩想了想,很快捋顺了,这些是段辰手下的人,段辰被抓后,他们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由此说明,刘志跟段辰一定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否则不会在段辰倒下后替他打点。

    “三弟,想什么呢?”刘浪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明天在机场还有三哥的人,人数不用太多,咱俩十点前赶到就是。”

    和刘浪商量好,周轩想了想,还是来到虞江舟办公室前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里面才有声音传出,进来!

    推门而入,虞江舟正在低头整理资料,办公桌上摆放了好几摞,上面还有张苗霖和周轩的合影,虞江舟一直没有拿开。

    “这张照片,怎么还摆在这里?”周轩拿起水晶摆台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虞江舟抬起红肿的眼睛,里面还有泪痕,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来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老大,把我开除了才有意思呢!”

    “唉,江舟,兴凯集团前途无限,为何非得来贤士公司呢?”周轩叹口气,插兜倚在办公桌边缘,背影看上去有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周轩第一次主动登门,虞江舟气消了不少,直言道:“从利益角度考虑,贤士公司规模发展惊人,这样下去,一年后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,而兴凯集团却处于稳定期,也需要有力的合伙企业。”

    略微停顿下,虞江舟又说出第二天原因,语气却有些哽咽,“从私人角度讲,我这人没志气,把大把追求者晾在一边,却心甘情愿来这里受你冷落!”

    回过头,正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下方积聚一汪清水,已经有两滴沾在了下睫毛上。虞江舟努力睁大眼睛,却惊动了那两滴泪珠,形成两道水帘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周轩伸出手,将泪痕抹开,却又有新的泪水冲刷,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“轩,我只是在说自己的心声,没有逼迫你必须要做什么。”虞江舟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,贤士公司还有我,都具有极大的危险性。苗苗便是个惨痛的例子,江舟,何苦要趟浑水呢?”

    “轩,还记得我问过你,如果没有苗苗,我会不会是你的选择?”握住周轩的手,紧紧贴在脸颊,虞江舟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“记得,我说,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记着这句话就好。我等你,一直等下去,直到有一天,你会亲手把桌上的合影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向照片,周轩双手环抱苗霖,两人笑容灿烂,耳边似乎还有当时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江舟,我也想问你一句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