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72章 人有旦夕祸福
    郑向北正在收拾东西,隐约听到身后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郑伯伯,真要走啊?”管清嘿嘿笑着站在门口,牙龈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郑向北回头看了一眼,更觉心烦,摆手道:“你师父都发话了,我难道还厚着脸皮留下来等着他第二次撵我走?”

    “俺师父天天后悔收留俺,俺不是还留了下来?”管清不以为然,脸皮值几个钱!

    郑向北一愣,手下动作没停,但速度却慢了,他也不想走,且不说这里待遇丰厚,只是这充满人情味的工作方式,就是其他地方见不到的。

    干好了律师这行,不愁吃穿,但也看透了世间冷暖,做什么都习惯落实在合同上。

    “郑伯伯,俺师父就是一时气话,你不能当真。俺师娘走了,师父的魂儿丢了一半,你们要是再离开,他也没几个朋友了。”管清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郑向北终于放下了箱子,管清说得对,周轩现在的状态,是会做出一些冲动的决定,他哼笑着点了管清一下脑门,“你啊,猴子托生的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见过有俺这么聪明的猴子啊!”

    “不得了,说真的,小管清,有没有兴趣学法律啊?”郑向北期待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,看一遍就会了,有什么好学的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郑向北只当做管清在说笑,又问:“那你该上学的年纪,混在成年人的世界里,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里的俺都会了,去了就是浪费时间。俺还有几年也是成年人了,郑伯伯,你得努力了,小心被俺比下去。”

    郑向北开心一笑,这孩子天资聪慧,模样差了点,看问题却很透彻,再由周轩亲自调-教,将来必成大器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财产转移协议,周轩难掩悲伤,看来,苗霖自从跟他在一起,就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,要用生命去保护他。

    好半天,周轩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,这才记起刚才盛怒之下牵连了郑向北,甚至将他撵出了公司。

    “师父,郑律师俺已经劝他留下来了,觉得多管闲事,您就打我。”管清进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清,做得好。冲动是魔鬼,一念之差,可能失去一个人才。”周轩欣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良禽择木而栖,真正的人才知道该留在什么样的人身边。郑伯伯就是没面子,真离开公司,哪天想明白还会回来的。”管清摇头晃脑,像个小大人。

    “管清啊,师父最近脑子很乱,你多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俺知道师父这是以身作则,用亲身经历教给俺,这么对待员工是不对的!”管清倒是给了周轩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小滑头!”

    周轩被逗笑了,这是苗霖失踪后第一次露出笑脸,管清也笑得大嘴咧到耳后根,姜靓阿姨偷着给的红包没白收,可以给她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周轩还是来到了郑向北的办公室,此刻的郑向北虽然已经恢复了平静,但眼中的泪光还是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“郑主任,对不住了,我刚才太冲动了。”周轩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,周董,这件事儿上我也该道歉,擅做主张,害了苗总。”郑向北揉了揉湿润的眼睛。

    自从苗霖出事儿一来,郑向北也很后悔,关于这份协议,他还应该早早通知另一个人,如果这么做了,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状况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,他不敢见,更不敢说,只能寄希望于周轩也能替他保守秘密。现在,这个人已经在这场冲突中拔枪自尽了,这是郑向北也没有预料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周董,苗总早就预料到了危险临近。当初签订这份协议,我也很犹豫,问她需不需要报警,苗总说,她才是你身边最大的保障,那神情,我永远也忘不了。”郑向北叹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了她。”周轩黯然道。

    “周董,苗总除了有你的协议,还有些东西交给虞总。”郑向北又试探说道,同样,这也是需要保密的。

    周轩已经猜到了,应该是对贤士公司的管理总结,让虞江舟以最快的速度接手她的职务。苗霖已经把所有后果都考虑到了,而周轩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,还差点骂走郑向北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和苗苗之间的约定,去交给江舟吧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因为虞江舟的出现,公司日程按部就班,欧强等人比平时更努力,都怀着同一个念头,尽量替周轩多分担。

    婚礼被延期,大家并没有太多意外,名人的感情多变数,周轩年轻有为,过早结婚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但苗霖坠海的消息还是在小范围传播,当时在首阳的虞江舟得到了姜靓的消息,然后又告知了裴胜男。

    母女之间无话不谈,很快,裴亚茹知道了消息,然后又传到了闫平川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得知这个情况,闫平川心情很沉重,更多的却是对学生的关爱。

    闫平川无法想象,周轩竟然每天都生活在危险当中,牵动了多方势力的角逐和争斗,如此看来,伦敦遇袭,也是一种必然。

    裴亚茹的描述支离破碎,闫平川还是决定把周轩叫到家中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虽然心情沉闷,不愿意见人,但闫平川的邀请,周轩还是要去的,无论什么情况下,都不能冷淡了恩师。

    几个小菜,两杯酒,师徒二人碰杯之后,周轩也不隐瞒,将事情经过描述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后,闫平川无比震惊,“朗朗乾坤之下,临海竟然还潜伏着这么危险的人物?”

    “实际情况,比这还要凶险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唉,闫平川摇头长叹,由衷道:“周轩,难为你了,应对学业工作,还要对抗邪恶组织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上次的机器人大赛,也是专门针对我的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如此,就不该赢那场比赛。”闫平川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场比赛,还有其他试探。老师,这跟您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我只是一名教育工作者,能帮助你的实在是有限。这样吧,你抽出些精力,把毕业论文写一写,我尽量帮你争取提前毕业。今后,愿意做什么,那是你的自由,我不会再干涉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很受感动,起身鞠躬,又敬了恩师一杯。

    缩短学习时间提前毕业的国内外优秀学生不少,鉴于周轩在《增补论语》以及学业上的杰出表现,是有资格申请的。

    闫平川也曾提及此事,但从内心深处,还是希望他能在校园多待两年,成为一名资历较深的学者。

    “关于苗霖的事情,我不想多说,你是研究相学占卜的,人有旦夕祸福,有些事非人力能扭转,我们通常悲观的用一个词来表述,叫做宿命!”闫平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