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68章 一条不归路
    “告诉张警官,平时传达命令的都是谁?”展英问那群还在地上蹲着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是展秘书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她!”

    异口同声,都承认展英才是唯一碰头人,展英苦涩一笑,对涨红着脸的张磊说道:“张组长,我还有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放下枪,可以考虑!”张磊没好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辰爷的腿不好,天一冷就会疼,不能受凉。下山时,还是让人抬着吧。”展英轻声叮嘱,段辰挣扎几下,被警察按住肩膀,展英冲他笑着摇头,“辰爷,下辈子,别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枪响了,展英应声倒下,双眼微睁看着段辰的方向,里面还有定格的柔情。

    展英!

    段辰悲恸无比,失去才懂珍惜,为了风烛残年的自己,展英搭上一条命!早知有今日,为何要拒绝那一片真情。

    段辰!

    张磊用枪对准段辰,咬牙切齿,几次想要开枪打死他,被其他警员拉开,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“带走,全部带走!”张磊咆哮道。

    展英一死,死无对证!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山顶恢复安静,朝阳再度冉冉升起,光芒却刺入心中,灼痛。周轩坐在悬崖边,无比颓废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想不开了?”

    张磊坐在他身边,捡起身旁一枚小石头,抛了下去,看不到踪迹也听不到落水的声音,这是做给周轩看的,人,没有石头硬,放下吧!

    “我提供给你的名单,都去调查了吗?”周轩幽幽问。

    “公安局你家开的啊,这种口气很讨厌知道吗?”张磊很是不满,把手腕放到周轩鼻子底下,“看看,现在几点,多少人因为你的失踪没睡觉?警察也是肉长的,调查总得给我们时间!”

    “你说,人落水多久会死去?”周轩突然问。

    嗯?张磊一愣,看看下方大海,“几分钟吧,当然了,在晕厥的情况下,不会有太多的痛苦,很快就,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回头看着他,皱眉道:“张组长,安慰人可不是你的强项,还是回去办案吧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你!”张磊瞪起眼睛,看他心情不好,还是压下火气,“对了,我们局长的嫌疑解除了。局长比较配合,但对我的态度也很不满,事后把我骂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周轩和苗霖约定在九泉山见面,当时正好有警方五百名警员在此训练,无形中为他们提供了最大的安全保障,这也是周轩放心留下刘浪的原因。

    然而,训练进行到一半儿,警员突然被撤离,打电话的这个人是市局局长。市局通话都有录音,张磊通过比对,立刻断定就是局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那天,根本没有什么其他活动,这个局长嫌疑巨大。张磊带着十几号人,牛气冲天的闯入局长办公室,就差把他当场给拷了。

    局长恼怒的程度可想而知,然而,经过询问,他也是接到了政法委书记的通知,说是临海有不法势力潜入,希望得到公安配合,在局里待命即可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政法委书记?”周轩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也是这个表情,唉,局长把我那通臭骂啊,最后是把我踢出办公室的。现在,这边屁股还疼呢!”张磊欠身,指着左边屁股。

    “那个书记到底怎么回事?”周轩追问。

    “真没同情心,自私!”张磊翻下白眼,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“这便是问题的关键,那个电话不是邢书记打的!但是,声音却是他的!”

    魅音?

    周轩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,张磊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,“有人模仿了邢书记的声音,还伪造邢书记家里的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胆子太大了,竟敢蔑视官员?”周轩气愤不已,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连政府都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邢书记把办公桌都掀翻了,市里对此高度重视,已经做出指示,限期破案,一定要找到魅音的藏身之处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线索吗?”

    “有!我们查到了那个电话的信号,确定了通信基站的位置。虽然覆盖面较大,但那里多为工厂还有交易市场,凌晨歇业。居民区却是有数的,总人数也不多,我们估计,这个魅音就隐藏在一个家庭当中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魅影组织暗中监视他,精心筹划要将他活捉,然而却被警员的训练活动打破。

    失不再来,魅音狗急跳墙,只能冒充政法委书记的声音给公安局长拨打紧急电话,最后导致五百警员全部撤离,那十六名黑衣人才能上山偷袭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还是周轩选择的这个时间,让魅影组织露出了重大破绽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魅音正好躲在这片区域?”周轩猜测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可能,但魅影组织行动极为缜密,从不冒失出手。现在城市道路到处都是监控,魅音要是凌晨出动,很容易被察觉到,不得已在自己家中打了电话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调查起来也不容易,何况,我一直以为魅音是女性,但却不知道魅音还能模仿男音。”周轩摇头,毕竟确定了性别,就可以排除大批人,大大缩小范围。

    “不,我现在非常肯定,魅音就是女人!年龄,二十到四十之间!”张磊确信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,他们想要撤离警员,完全可以直接给指挥官打电话,何必再牵扯上邢书记和我们局长?原因是,我们局长的声音太难模仿了。”张磊伸长脖子,嘴巴张大,又用手捏住一侧嗓子,学了几声嘶哑粗犷的男音来,自己不太满意,“很难听吧?他本人的声音比这还要难听好几倍!我们局长声带受过伤,声音闷哑,又是个暴脾气,嗓门大,语速快,听他讲话是种折磨。不是夸张,这声音太有杀伤力了,那年刚分配来一名警校大学生,听他训话一个小时,直接犯心脏病了!”

    又列举了其他例子,张磊背后说局长坏话非常过瘾,意犹未尽摆摆手,“下次再给你讲,先说魅音。所以,我们局长是非常特殊的男声,魅音模仿有很大难度。而邢书记恰恰相反,文质彬彬的,声音偏中性,语速也比较缓慢。为了你,魅音铤而走险,所以才冒充邢书记。”

    至于究竟是哪个基站发出的信号,张磊没说,周轩也没追问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张磊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来坐坐,他们再次失手,短期不会有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段辰的人会暗中保护你的,周轩,我可要提醒你,千万别走他的老路,那是一条不归路。”张磊起身,拍打几下土,又问:“对了,你那套白大褂谁送的?”

    “偷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他妈实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