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67章 大海的誓言
    周轩一把抓住段辰的手腕,嘶吼道:“老子也活够了,开枪啊,不开枪你是孬种!”

    “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,你是头一个!”

    段辰怒目圆睁,抡起拐杖就狠狠打了过来,周轩不躲不闪,任由拐杖打在身上,仰天大笑,扬起双臂道:“来啊,再打啊!”

    “打死你这个骗子相师!”又是一拐杖落在身上。

    周轩冷冷地推开拐杖,直盯着段辰冒火的双眼,“我是相师不假,但从未骗人!苗苗面相并没有短寿迹象,我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抡在半空的拐杖停了下来,段辰鼓足劲,颠颠脚又想砸下来,最终放下,气喘吁吁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说,苗苗不会这么早离开,她应该还活着。”周轩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是,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敢耍我?知不知道,我身后这些人,能把你撕碎!”段辰高高扬起拐杖,周围的人立刻齐声发出呐喊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了不起,赚够黑心钱躲在幕后不敢露头的老狐狸罢了!名为养父,可是你给了苗苗什么?明知道我有危险,还让她靠近,明知道富通天下背后与邪恶组织有勾连,还要参与其中。”周轩嘲讽,立刻有无数双眼睛瞪着他,恨不得一人一口分吃了!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。正是因为疼爱她,我才没有让她过多参与我的事,如果不是你把苗苗弄丢了,临海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!”段辰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连关系都不敢公开,让她活在高傲的自卑当中!段辰,我瞧不起你!”周轩不客气打击道。

    段辰脸上罩着一层寒霜,冷冷问:“周轩,临死前跟我说句实话,苗苗真的还有可能活着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段辰腿脚不好,拄着拐杖走到悬崖边,望着前方大海,留下两行清泪,喃喃道:“那天是东南风,只会离临海越来越远,我可怜的女儿,哪里有她的停留之地?”

    周轩走过去,和段辰并排站立,语气沉重道:“我不会看错的。”

    段辰转过身,再次用枪顶住他,冷声问:“再给你一次看相机会,看看今天自己会不会死在我手里?”

    警笛长鸣,山下停满警车,还有武警出动,举着手持防弹盾牌,快速向山顶聚拢。头顶还有轰鸣之声,两架直升机盘旋上空,张磊的声音响起,“段辰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放下武器,放下武器!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敢来,就把后事料理好了。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周轩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还怕死吗?多年来,警方一直没有放弃搜集我的罪证,这一天早晚会来。”段辰狞笑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,苗苗回来,会恨你。所以,你不会。”周轩从容道。

    “你发誓,一定要把苗苗找回来!”

    噗通!周轩面向大海双膝跪地,竖起三根手指,大声道:“苍天在上,周轩在此立下毒誓,定要找到爱妻苗霖!若有违背,愿受五雷轰顶之刑,剥皮剜心之苦!”

    哼,段辰扔掉拐杖,双手缓缓举过头顶,手枪掉落在地,慢慢朝着中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承蒙各位抬爱,段某才能苟活到今天。但是大限将至,不要再抵抗了,以后各奔东西!”段辰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辰爷!”

    上千人齐刷刷跪下来,那名中年女人更是抱着段辰的腿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辰爷,你走了,谁来照顾弟兄们?”一名中年壮汉红着眼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段辰手指周轩,一字一句道:“我已经做好安排,以后周轩将接受一切,他,就是你们将来可以依靠的人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,还是那名问话的男人高声喊,轩爷!

    轩爷!

    声震九霄,周轩愣神之际,张磊已经登到山顶,“手放脑后,都蹲下!”

    段辰点点头,千余人都扔掉木棍大刀,蹲在地上抱住了头。段辰伸出双手,立刻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他,张磊喊话道:“段辰,不要妄想逃走,这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!”

    “张组长,斗了这么多年,你赢了!”段辰还保持双手前伸的姿势,一名警员立刻上前给他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“段辰,你为何这么容易就放弃了?”张磊举枪问道。

    “累了,烦了!”段辰不以为然,“贩毒、贩枪、强收保护费,哦,还有殴打泽邦全公司上下,都是我干的。张组长,你可以结案了。”

    张磊冷笑一声,朝后甩头,“带走!”

    段辰被两名警员推搡着下山,不忘回头看着周轩,“小子,记住你的誓言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忘记的!”

    “辰爷,走好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立刻千人响应,段辰眼眶潮湿了,“这帮兔崽子,没白得了我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慢着!

    中年女人突然冲到悬崖边,将段辰扔下的手枪捡起来,张磊立刻提高警惕,高声制止,“你不要胡来,顽固抵抗只会送命!”

    “如果辰爷没命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”中年女人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,段辰呵斥道:“小英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张组长,我坦白,刚才辰爷所说的一切,都是我做的。我跟了他几十年,名为秘书,其实是真正的老大,他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,一个傀儡。”女人冷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展英,你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任。”张磊提醒。

    “当然,每个字都是真的。”展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要侮辱我们警方的智商,段辰罪恶滔天,谁都清洗不了!我知道你对他痴情一片,这是替他顶罪!”

    “不,我恨他!几十年了,他从不把我当女人,不管我如何积极主动,他从来都不碰我。”展英的声音无比凄凉,让周轩想起苗霖的话,这是个可怜的女人,“每天夜里,我都是抱着套上他衬衣枕头入睡,一晚上流的泪,能让枕头湿透。可是,我付出那么多,他依然不会爱上我,哪怕是敷衍都不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理由!”张磊强调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?你不是女人,你不懂女人!段辰,我恨你,所以我要毁了你,我假借你的名义传达指示,在外面败坏你的名声,只为弥补我几十年的青春!”展英痛哭流涕,握着手枪的手在抖。

    “你,撒谎!”

    张磊十分恼羞,平地起波澜,抓了段辰,又冒出来个顶罪的,让明朗的案情变得曲折。段辰隐居多年,调查取证非常困难,将来再想定罪,只怕是查无实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