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66章 去陪葬吧
    周轩越是这样,心碎欲裂的虞江舟就更痛苦,一言不发的坐在身边陪着他。

    此刻,虞江舟终于知道苗霖在担心什么,她知道周轩有危险,早已做好了替他牺牲的准备。或许是枪林弹雨,或是近身搏斗,不惜一切,然而,并没有,是在浪漫的幻想中坠入大海。苗霖在最后关头,还是把代表生存的绳索系在了周轩腰间。

    噩耗传来,虞江舟痛不欲生,立刻做出决定,辞去在兴凯集团的一切职务第一时间赶到了临海。她要忠于自己的内心,要完成苗霖对她寄予的厚望,留下来,陪伴周轩。

    周轩身边的女孩子很多,百花齐放,各具特色,而苗霖对虞江舟另眼相看,甚至发展成密友,此时她才明白,还是为了周轩。

    比起其他女孩子,虞江舟有更为睿智的经商头脑,可以在周轩的创业之旅中,助他一臂之力,其实就是另外一个苗霖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活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里,但虞江舟心甘情愿,她为苗霖的大爱而震撼,苗霖是她的好姐妹,也是她崇拜的偶像。

    怔怔出神,病房门口不敢进来的小护士问道:“晚上需要药物助眠吗?”

    虞江舟擦擦眼泪,点头答应,让周轩好好睡一觉吧,醒来便是痛苦的回忆。或许梦里也是如此,但起码还有希望,可以主宰梦境,做梦中的救世主。

    拿来小护士的药,虞江舟却诧异发现周轩已经睡着了,发出略显沉重的鼾声。

    “轩,你到底怎么了,我该担心还是该高兴呢?我真的看不透你。”虞江舟落下泪来,呆呆凝望那张完美的英俊脸庞好久,也趴在他身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虞江舟觉得颈椎酸痛,揉着脖子直起身却发现床上空空如也,周轩,不见了!

    轩!

    虞江舟马上站起身,不顾避讳,一把推开卫生间的门,此刻她倒是希望周轩正尴尬的站在马桶边,但是,没有。

    冲出病房,走廊内静悄悄,已经是凌晨时分,这个时候大多病人都在休息。

    “护士,护士,周轩不见了!”虞江舟来到服务台,焦急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是大名人,也是这里的常客,大家都认识,其中一名小护士茫然睁着眼睛,“我一直在这里,没看到他啊,是不是上厕所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或者太闷,在楼梯口转转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!”

    虞江舟的动静也惊动了正在长椅上打盹的便衣警察,连忙过去询问发生什么事,得知周轩不见,也都吃了一惊。张磊嘱咐他们眼睛不许眨动的盯着病房,到底还是出了纰漏。

    便衣连忙通知局里,周轩可能失踪,然后又去医院监控室调取录像。

    虞江舟这一觉几个小时,不能确定周轩在哪个时间段失踪,只能分工查看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轩正坐在九泉山山顶瀑布边,一只耳朵上挂着口罩,身穿医生白大褂,上面还别着个胸牌,那是他从值班室偷来的。也是这样的穿着打扮,他才可以顺利走出医院。

    怔怔的看着下方的大海,波澜壮阔,一望无边,大海能包容一切,也能吞噬一切,包括爱情和梦想。

    在这里,有周轩精心策划的求婚仪式,可到头来却是他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爱人。

    胸腔胀满,仿佛就要爆开一样!

    啊!周轩抓着自己的头发,高声发出呐喊:“苗苗,你给我回来,快回来!”

    冷风卷起灰尘飘入周轩睁大的眼睛里,涩涩的,让人止不住的流泪。

    突然,山下星光点点,有几百辆车停在下方,可以看到人潮向山顶涌来,周轩苦笑,这些想让他死的人无孔不入,就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他们的监视。

    将口罩摘下扔到一旁,白大褂也脱下抛入下方,看着它飘飘忽忽坠落,周轩心神恍惚,那天他们所在的小屋要比它笨重许多。

    失去了心爱的人,生死又有何惧?周轩藐视的看了看下方涌动的人流,山下涌来的上千道亮光驱散了黑暗,让九泉山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周轩转过身去,继续凝望大海,大海也回以深邃的对视。

    很快,山下的人将悬崖边围的水泄不通,周轩却坐着没动,依旧看着下方,让他们打吧,杀吧,大不了纵身跃下,就再也没有内疚和思念。

    一张竹椅被放下,有位身着黑衣的老者从上面走了下来,手里拄着一把银蛇头拐杖,步伐蹒跚的走到周轩身后。

    冰冷的蛇头拐杖对准了他,老者嘶哑愤怒的声音响起,震得耳膜都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,你到底害死了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周轩不由一颤,诧异回过头,看到一张因为暴怒而扭曲的脸。蛇头拔下来,里面藏的居然是一把枪!

    这位老者,这把拐杖,周轩都见过,段辰!临海最大的黑帮头目,人称辰爷!

    “你,说什么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苗苗,是我的唯一的义女!”辰爷额头青筋暴起,手指弯曲用力,随时都会扣动扳机,将周轩一枪打死。

    想到苗霖那些神秘电话,还有她口中称呼的爸爸,周轩这才明白,原来创富大厦是辰爷的产业。段辰身份特殊,为人低调,所以苗霖才没有告诉周轩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后悔,当初觉得你不正常,便让在临海少有露面的苗苗去起名馆观察。可是,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训练有素的女儿居然会爱上你这个混蛋!为了你,她和我争辩,为了你,连家门都不回!也是为了你,辞去富通天下的职务,甘愿成为小小贤士公司的总经理,每天操劳!”段辰越说越气,“周轩,如今我女儿死了,你就该给她去陪葬,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该死,可是苗苗还没有找到。”周轩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上哪里去找!上哪里去找!”段辰悲愤难耐,扣动扳机朝着天空打了两枪,声音传出去很远,“苗苗,原本自由的像是小鸟,可是却被你用所谓的感情给禁锢了!现在,连尸骨都找不到,让我这白发人给她送行都不能。周轩,你,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人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样!”周轩压抑不住的悲伤也爆发了,哽咽道:“如果时间倒流,我宁愿替她去死!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跟我唱高调,你不是狗屁相师吗?整天不务正业,到处坑蒙拐骗,为何苗苗在你身边,你却没有发现她要有危险?”段辰双眼冒火,枪口对准周轩额头,咬牙道:“我先杀了你,再砸了贤士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辰爷,不要啊!”一名中年女人扑过来,周轩认识她,上次去机场把他和苗霖接回来的女出租车司机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辰爷,千万不要冲动,杀了周轩,换不回来小姐,你也会坐牢的!”女人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“女儿没了,老子也活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