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65章 痛失吾爱
    两人接连落入水中,身体有种撕裂般的剧痛,周轩凭借最后一丝意识,朝着苗霖游去,看见了,看见了!

    一只无力的玉手就在前方,无名指上的小煤炭戒指正发出羸弱的光,苗苗,我来了!周轩伸出手,可是那只玉手却轻飘在海水中,无力的下沉!

    苗苗,游上来啊,我马上就要够到你了!周轩心里着急,但戒指上淡淡的光正被海底的黑暗吞没。

    苗苗!周轩高声大喊,却没有声音,冰冷发咸的海水灌入口中,让大脑变得浑浊。还在下沉,下沉,很快,他看不清了,也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呼!腰间一紧,背后突然有东西扯住自己,周轩如同一片漂浮的树叶升起,用手一摸,腰带上连接的是漂浮毯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系上的?吐出几口海水,周轩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正在返回的那五百名警员刚刚分组坐上车,突然接到通知,九泉山有人打来报警电话,却突然中断。指挥员纳闷反馈,自己是接到了局长通知,紧急撤离,到底是撤还是不撤?

    救人要紧,回来再说!

    五百名警员全部下车,一百名封锁各个出口,其余分两组,将那十六名黑衣人全部抓获,其中一人拼死抵抗跳入海中,重伤!

    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又像是穿过了茫茫的时空隧道,周轩的眼前,一直闪动着戒指微弱的光亮。

    昏睡中的周轩,只觉得一直在水里寻找那只带着戒指的手,只要抓到它,就能把苗霖从水中救起。

    掌中终于传来温热,周轩喜极而泣,猛然睁开眼睛,苗苗!

    确实是一只女人的手,却不是苗霖,面前坐着的是双眼红肿的虞江舟,黑衣打扮,脸上没有半点妆容,不见半件首饰,这分明是出席葬礼才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周轩挣扎着坐起身,茫然四顾,发现自己在病房里,还打着点滴。全身都在痛,每一处关节都在提醒他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虞江舟看到周轩醒来,泪流满面,柔声道,“轩,我来了,以后再也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重重闭上眼睛,山顶,小屋,微风,大海!还有那渐渐隐没在海水中的戒指光亮。

    他懂了,苗霖,走了!天地无情,痛失吾爱!

    “轩,我留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委屈你了,跟苗苗之前的待遇一样,年薪五百万。”周轩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虞江舟一怔,没有再多说,病房门外站着一人,是重案组的张磊。她轻轻叹口气,替周轩掖好被子,步伐沉重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磊来到病床前,看着失魂落魄的周轩,沉吟片刻,还是吐出两个字,节哀。

    周轩周身一颤,冷静问道:“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闭着眼睛说道:“张组长,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,但我也没有头绪。但这些可疑人名单你记下来,一定要查,严查,不管是谁,往死里查!需要我配合的,无论是人,钱,还是命,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戒指在北宁溪川加工的,有洛能矿业的技术人员和珠宝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人数很多,邹小康和陶宝霞能排除吗?”

    “能,但他们知道我的求婚计划,无意说漏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井德善,朋友中知道天堂瀑布的人,他还特意向我的徒弟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可靠,但他向来喜欢散播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呢,其他人呢?最为可疑的人员?”

    周轩面寒如霜,眼中升腾出杀气,放在被子里的拳头发出咯嘣响声,病房里的气氛宛如凝固,连张磊都觉得莫名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周轩才说道:“白雄起,白芮父子,这个项目是他们最近才搞的。而我在英国演讲时,白芮几次捣乱,还将我与保镖冲散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看来你很冷静,能想起所有细节来。我也就放心了!”张磊拍拍周轩的肩膀,合上笔记本,“这些我们会细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公安内部。”

    张磊嘴角猛抽,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,五百名警员训练被临时取消,就在谋杀周轩的关键时刻,而下达这个命令的人,在公安系统有着不小的权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怕了?”周轩嘲讽笑道。

    张磊缓缓摘下警帽,托在掌心,临走时,说出四个字,一查到底!

    哼,周轩冷笑,张磊脱不脱这身警服,他不在乎,他要的是结果,是幕后真凶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在刘浪报警之前,还有个人打了报警电话,应该是陶宝儿。发现你时,正半趴在漂浮毯上,重度昏迷,如果起风浪的话,还是很危险。”张磊提醒一句,大踏步离开。

    陶宝儿还在跟踪自己,看来她的病还是没好,她又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拔掉针头,周轩走出病房,前来给她换药的小护士拦住他,“你不能随意走动,还得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周轩目光冰寒,小护士打了个寒颤,连忙退到一旁,等周轩走远,便跑去告知护士长。高处坠海,最怕大脑受伤,但目前来看,周轩已经受刺激了。

    “轩,你要去哪里,我陪着你。”虞江舟轻轻挽住周轩的胳膊,听到他说出两个字,刘浪。

    “二哥被打伤了,皮外伤居多,头部被砸两次,脑震荡比较严重,还在观察。”虞江舟轻声道,主动改口叫了二哥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重症监护室里,周轩看到了被绑成粽子的刘浪,监测器上的指标正常,没有生命危险。玻璃反光中,周轩看到自己手指上的戒指,低头轻轻转动。

    “以后,再也不会送戒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虞江舟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送一个,离开一个,不吉利。”周轩更是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在机场送行,周轩用大部分积蓄买了个钻戒送给罗雨凝,当初她惊喜无比,然而去了英国就变了心。

    耗费巨资打造了独一无二的小煤炭戒指,苗霖还没暖热,就沉入了海水中。

    那抹惨淡的光就从眼前消失,周轩一阵恍惚,伸手就要去抓,却碰到了玻璃,发出叮当一声刺耳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病人需要安静!”一名路过的护士不满提醒。

    “他也是病人!”虞江舟立刻袒护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回去歇着,别乱跑!”

    “轩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轩转过身,走回病房,转弯时碰到墙角,虞江舟心疼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周轩一脸麻木,任由虞江舟带着他回到病房,将一小碗粥一勺勺喂到嘴里,然后看了会儿电视,一个坐空椅子摔倒的镜头还把他逗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