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58章 给祖师开药方
    高经纬喝得最多,开心!

    几杯过后,高经纬的脸开始涨红了,闫平川连忙按下酒杯,“老师,不能再喝了。,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喝吧,万一手术台下不来呢!”高经纬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又说这话,不是说小手术嘛!”

    “唉,我知道,但是这把岁数上手术台,什么可能都有。”高经纬叹口气,又说道:“好在你们都成器,我这么大岁数了,没什么好可惜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敬祖师爷一杯!”周轩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称呼真别扭,听着过瘾!来!”高经纬一饮而尽,话也开始多了,“年轻的时候,你们都喝不过我!”

    闫平川不满,明知老人身体不好,还灌酒。

    饭后告别,庄学文特别不好意思,握住周轩的手不放,“周轩兄弟,今天真是失礼了。学术不‘精’,难怪人家都说我是附庸风雅。”

    “庄总谦虚了,我听高老说,您对于论语的支持不可忽视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!这是我的名片,咱们常联系。”

    递过一张四周镂空设计的纯金名片,周轩仔细看了看,庄学文把自己在各种协会的名号排在前后,最后才是他的主要职务。

    首阳凤舞文化集团总裁。

    “失敬,原来是庄总裁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同道中人,若不嫌弃,兄弟相称!”虽为集团总裁,庄学文的文艺范还是很浓厚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以后来临海,一定通知小弟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期待下次再见!”

    高经纬在闫平川的搀扶下起身,步伐有些踉跄,但头脑还清晰,“这个文化集团的庄总不一般,和各大出版社都有来往,也签约一些艺术家,有时还在他们那个网站上搞一个什么书法啊绘画的评比,我们这些老头子也学年轻人四处拉票,最后累得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师淡泊名利也在乎票数?”闫平川笑了。

    “开始不在乎,但是人家都几万票了,我这里才几百票,丢人!”高经纬摆摆手。

    不过是专业网站的一个小小活动而已,排名不代表真实实力,和众多拉票投票行为一样,都是为了宣传自家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高校长,怎么不让老师给您拉票啊?咱们临大每个学生以及教职员工投一票,今天就上百万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以公谋‘私’,臭小子,故意逗我是不是?”高经纬佯装生气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和我家在两个方向,还是让周轩送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就要回去,不打扰他们娘俩了。”闫平川呵呵笑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太理‘性’。”高经纬轻轻摇头,在二人的搀扶下上了车,将地址告诉开车的刘‘浪’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为老师争了气,也为临海大学扬名,我除了空口表扬你,也拿不出什么奖励。等我做完手术,到时候挑幅状态最好的画,给你邮过去。”高经纬许诺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的国画堪称大师级别,有人估价每平尺一万,这可是实际购买价格,老师从来不卖。”闫平川半是感慨,半是提醒周轩,不乏遗憾,看来他并没有得到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钱不钱的,儿‘女’都不用管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而且,我也喜欢清静,不喜欢一些人到家里‘乱’乎。哦,你俩除外,以后到首阳常来看看我。”高经纬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校长,我有个礼物要送给您,请务必收下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可别,我一辈子没收过礼。”高经纬一口回绝了。

    周轩笑而不答,打开本子写下一个‘药’方,都是食材,然后‘交’给高经纬,“高校长,每天早上按此方熬制营养粥,每天早晚各吃三根连续一个月,第二个月将为早晚各两根,从第三个月起每天一根,泡水熬汤研磨都行,但要吃掉,坚持服用一年,虽不能让肿瘤自行消失,但可控制其恶化,少则十年,长则二十年不会增大。”

    高经纬一脸诧异接过‘药’方看了看,他多少也懂点食补理论,这些都是可食用的,吃了没坏处。反正每天都喝粥,加入这些倒也便利,但是,‘药’方里有冬虫夏草,让他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太贵了!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,一斤起码得五六万,这么个吃法,十几万没了。”高经纬‘露’出心疼的表情,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好孩子,心意我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校长,您这个岁数做手术风险真的很大,而且也没有其他‘毛’病,可以尝试下的。”周轩劝说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回去跟老伴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商量就是没结果,闫平川也有些着急了,“老师,先尝试一个月,看效果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医保,能报销一部分。”高经纬压低声音,又指指‘药’方,“太贵了,儿‘女’成婚,老伴儿有病,真没有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老师!闫平川眼眶‘潮’湿了,只要高经纬放开口子,多少求画的都会拿着现金踏破家‘门’。再说了,已经退休了,通过合法创作获得收益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用担心我,生老病死,谁也逃不过嘛。”高经纬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不是认识冬虫夏草的经销商吗?”闫平川使个眼‘色’,周轩会意,“对啊,从他那里买便宜,还有可能不‘花’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不用‘花’钱啊?”高经纬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高校长,您就别管了,到时候我让人给你送来,‘花’不了多少的。”周轩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‘花’不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就谢谢你了。”高经纬非常开心,如果能够控制病情不动手术当然最好,将来还可以把省下来的手术费还给周轩。

    高经纬所居住的是个普通小区,他却很满足,在首阳,能有套两居室的住房‘挺’好。一间卧室,一间书房。

    送走高经纬,闫平川沉‘吟’片刻,“买点好的吧,我也出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真不用了,何况我得到了一幅画。”周轩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猜啊,老师肯定会找名家题字,那样画作更值钱了,你可没亏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强调,毕竟让周轩掏钱买‘药’材的主意是他出的,而且之前裴家母‘女’也需要周轩来照顾。

    闫平川深感没钱的无奈,也有对学生的愧疚,但即便是这样,将来的他依然是两袖清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