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56章 拍案而起
    闫平川心有不服,但碍于师生关系,还是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继续说吧!”高经纬气的身体都有些抖动,在其他专家学者眼里,老校长这种行为值得赞扬,大义灭亲!

    “高校长,这是公认的现实,当代古书籍大多数有改动和增删现象,毕竟年代久远,又不如现代的存储技术高。古人用手写抄录的方式记载,难免核对时出现差错,而又在落后的印刷排版上更容易产生错误,加上历代帝王对于文化推崇的不同,再经过一两千年甚至更久的传承,到了我们这里,偏离原版这是正常的。”周轩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论语,再说几本其他书籍。”高经纬才不听这些理论,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,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渴望见到原版,但原版的真伪评判必须有说服力!

    “道德经!”周轩站起身,侃侃而谈,“七十年代出土了不同版本的老子,与当今普遍认可的相差较大,具体细节就不用我多说了吧?然而,我们作为爱好或者深入研究,力求尽最大可能去还原版本众多的古书,哪怕一些观点存在较大的争议,但只要是真知灼见,可以触动我们的心灵,便是可以流传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又绕回来了。”庄学文嘿嘿笑,“周轩,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,这几位文学泰斗研究了几十年,道理比你懂得多。我们眼下要你回答的是,那些增添的内容,你是如何证实它的真实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拿不出古书,也无法请来谁证实。但是,我坚称,书中那些绝非臆造!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,讨论变成声讨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批评周轩,学术研究是非常严肃的,容不得半点歪心思。还有人说周轩赚钱没够,拿着圣人来炒作,简直是学术界败类。

    该下架,周轩?该开除!

    周轩无还嘴机会,如果他说自己就是管辂的徒弟,能把师父那本书倒背如流,更会有人把他当疯子。

    闫平川也是压力山大,几次插嘴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,然而批评如潮,很快将他的声音淹没。

    下方的学生们也成立了正反两方,但支持专家学者的显然要多于支持周轩的,小小礼堂沸腾了,外面经过的人都好奇驻足张望,怎么听里面乱哄哄的像是在开运动会?

    高经纬脸色极差,闫平川是他得意门生之一,走到今天这种地步非他所愿。

    “平川哪,你说你老实巴交一辈子了,怎么临老跟着年轻人瞎胡闹,就不怕晚节不保?”高经纬私底下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苦笑两声,低低道:“老师,我还没老呢!”

    “平川,我知道你袒护周轩,但不要太过溺爱纵容,对他也没什么好处。我相信这些增补内容不是周轩杜撰的,也可能来自于其他先贤圣人,但不能出现在这本书里。我建议,还是下架吧,另外修改下书名,把你原来的研究主方向再调回来,就谈论语对历史以及当代人的影响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这是命令吗?”闫平川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!”高经纬气恼的指着他,“绕了一圈还不是回临海了?我当时就劝你读临大历史系博士,你非得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来首阳念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师,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连忙摆手,下意识瞥了周轩一眼,唯恐他听了去。感情受挫,闫平川当初生无可恋,拒绝老师的挽留,以为到了首阳就能忘记伤痛。然而,临大萧条,排名一再下降,便将他空降成临大校长,又遇到了比自己还顽固的学生周轩。

    爱恨交加!

    “不说以前,说未来。平川,听老师的,老老实实退休,在部里也有交代,上头要是给你来个处分,那污点洗不掉了。”高经纬苦口婆心劝说。

    “老师,现在是网络时代,缺点会被放大。学生,已经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高经纬气的瞪起眼睛,扫了眼周轩,“你俩真像!”

    关注这场直播的人很多,网友的情绪在这里找到突破口,骂声一片,姜靓忙疯了,她雇佣了水军力挺周轩,和网友互骂,大家又找到了新的乐趣。

    闫平川和周轩拒不承认错误,倒让这场大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,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不了了之。无疑,闫平川会是最大的受害者,已经有网友评论,再也不相信校长,再也不相信校园了。

    周轩本就是风云人物,关于他的一切再次被起底,战胜机器人的余温还在,人们对他要宽容些。闻风而动的企业家们再次在贤士投资公司门前排起长队,周轩出名了,肯定要发!

    看着颓废的老师,周轩心痛不已,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,他缓缓起身,全场安静下来,略显疲惫的说道:“诸位老师,同学,我已经说过了,敏感部分都是我写的,跟老师无关。老师的出发点是好的,希望大家看到接近原版的论语,可惜还是搞砸了。对不起!”

    周轩来到中央,深深鞠躬,有媒体记者问到:“周轩,你这是承认错误了吗?”

    沉默,周轩脸上写满不甘,但再看看闫平川,想到他为自己的付出,周轩牙关一咬,点点头,“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闫平川拍案而起,怒道:“诸位,既然是学术研究,为何不给我们申辩的机会?非得逼着一个孩子去认下他没有犯的错?!”

    “平川,我们是实事求是,没有逼迫谁!”高经纬不满提醒。

    “您是我老师,何时我也不敢指责您!”闫平川转向周轩,怒道:“但周轩,你是我学生,我要你坚持己见,不必妥协!任何事物的推进,难免牺牲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周轩凝望恩师,这场争议口水战中,闫平川坚持相信自己,这是灵魂的沟通,精神的共存!

    “哇,这个校长好牛啊!”

    “周轩是不是哭了,看起来真让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周轩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周轩触犯了老学究们的权威,其实大可不必闹成这样,先把书封存,留作以后鉴定就是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生们七嘴八舌,作为同龄人,在艰难抉择的时候,基于同情或者崇拜,有更多的人开始倾向于周轩。

    “我有问题!”站在第一排旁边一名胖胖的中年男人举起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