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55章 轮番轰炸
    午饭期间,大家也是各聊各的,高经纬还给周轩夹菜,埋怨他吃得太少。

    周轩习武,又常盘坐调息,对于食物要求不高,见高经纬和蔼可亲,周轩问道:“高校长,恕我冒昧,不知身体是哪里出了状况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肿瘤是良性的,也不大,但是长在肠腔里,而那个位置又不适合微创,要开刀的。”高经纬摇头叹息,吃饭的欲望也少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相信您会很快康复出院的。”闫平川连忙岔开话题,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“高校长,”周轩还想说些什么,见闫平川瞪了自己一眼,改为以茶代酒,闷闷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饭后也有其他专家学者过来打招呼,都非常随和,让周轩有种错觉,他只是来旁听的,大会针对的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老师,咱们是不是想多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太年轻了,等着吧,下午的时候,这些老专家们就憋不住了。”闫平川打破周轩幻想。

    稍作休息,下午继续开大会,还是以一些学术讨论为主,大家各抒己见,一些观点争执也比较激烈。

    盯着手表看,两点,三点,三点半,周轩心中窃喜,大会就只召开一天,熬过六点,就可以回临海了。

    “关于论语的讨论,我们还是改时间再谈吧,其内容博大精深,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完的。”来自孔子协会的齐副会长终于将话题引了出来,一拿出这本书,所有记者的眼睛比摄像头还亮,纷纷对准他。

    “有幸读了临海大学闫平川校长及优秀博士生周轩联合撰写的这本书,感慨颇深。这本书对于论语的理解更具有时代性,也偏向于教育性,甚至可以作为专业研究的教科书。”齐副会长先是做了肯定,话锋一转,“然而,这本书的缺点也非常明显,直接将一些未得到学术证实的古文,不,确切说是文言文搬到了书里,还谎称是孔老夫子所言,贻笑大方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都变得有些激愤,简直就是对于圣人的不敬!

    各大电视台纷纷改为直播,而一直在直播的网络平台,人流量也快速飙升,还有网友戏谑留言,终于等到重头戏了。

    “商业化运作嘛,可以理解,庄某不才,同时也是企业家儒学协会成员。”庄学文冲周轩抱拳,又自嘲道:“我这人是个直肠子,喜欢有话直说,这本书没看完,实在是看不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闫平川冷下脸来,他本就不喜这些附庸风雅的企业家,如今还被当众嘲讽,压抑不住内心的火气。

    庄学文嘴角一抽,连脖子都红了,反驳道:“闫校长,一本随意编造的书,有内涵的部分在其他书籍中可以找到,剩下的糟粕简直是天方夜谭,难道还要强迫别人去拜读吗?”

    “增补论语出版后,短短时间,已经加印两次。总销量自然比不上畅销书籍,但同类学术出版来讲遥遥领先,这个怎么说?”闫平川又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在座的每人一本,下面的学生们三人中就会有一本,我想,很多人的心理和我一样,好奇书中到底有什么错误。”庄学文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坐在闫平川身边的周轩轻轻喊了一声,公众场合,没必要争个脸红脖子粗,闫平川闷闷端起茶杯,却发现是空的,连服务人员都忘了续水。

    学生受气,当老师的也看不下去,高经纬摆摆手,替学生辩解道:“平川现在的工作重心为学校行政,对于书籍出版监管不严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这本书我跟周轩反复核对过多次。”闫平川坚持说道,轮到高经纬面上挂不住了,质问道:“既然如此,为何书中过错没有纠正?平川,你这就是失职!”

    “高校长,增添部分都是我写的,当时老师也不同意,但经过一番论证之后,这才公开出版。”周轩也替闫平川说话,将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么,请问周轩,这些增添的新内容,从何而来?”开始发言的齐副会长追问。

    “民间书籍以及口口相传!”

    周轩掷地有声,眼睛都不眨一眼,连闫平川都暗中捏了一把冷汗,一番狂轰乱炸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书籍?”

    “孔子及弟子家语、论语古今,还有三国时期管辂著作的论语修正等等。”

    周轩正襟危坐,对这些书名张口就来,但在座的却都没有听说过,更别说是后世人又对论语的补充解析。

    “这些书籍在哪个图书馆或者网站可以买到?”庄学文又发难。

    “已经失传!”

    一片唏嘘,还有的学生吹着口哨竖起小拇指,太能扯了,怎么说都是周轩的理。

    “那么,口口相传,又是从何处听来?”

    “有人推崇孔子,说是半部论语可治天下,可见此书影响之大。历代帝王,王公大臣包括私塾学子,哪个没有熟背若干?古书尚可流传大部分,口口相传便是最好的补充。”周轩又说道。

    庄学文冷笑,还拍了两下巴掌,好口才,但都是歪理!“好,我们暂时相信你。试问,你是听哪家名门望族之后背诵的?又怎么知道他们说的就是对的?”

    周轩刻意避开第一个问题,他实在是答不上来,“众所周知,论语为记录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一部书,不知经历多少几代多少徒弟,成书之时,也早已注定了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可以为自己的话负责吗?”高经纬有些不高兴了,这个时候保持沉默,然后将书下架即可,何必要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周轩回答干脆。

    高经纬不悦看向闫平川,希望他能教训下自己的徒弟,只是让他失望的是,闫平川并没有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喜爱古文化,想必也是博览群书,不只是论语才有增补修正吧?”高经纬冷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倒吸一口凉气,这才问到了点子上,周轩对答如流可以理解为把功课做足,提前做好了准备。然而,将知识面扩大,难免会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“诸位,增补部分,我反复www.yuehuatai.com过,可以说是真知灼见。”闫平川强调。

    “平川,如果是无名氏古人至理名言,那另当别论,绝不可与论语混为一谈!”高经纬猛拍桌子,这下是真怒了,胡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