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54章 上来就挨训
    论语大会选在首阳大学中文系小礼堂举行,这并不奇怪,协会成立的发起人就是首阳大学的几位教授,等闫平川和周轩赶过去,心头还是一沉。

    台下旁听的还有来自首阳各所大学相关专业的学生,关于会议地址,闫平川提前并没有得到通知。

    “平川!”

    一位老者冲闫平川招手,头发灰白,中等身材,穿着件半旧的外套,但却是一副好相貌,耳白过面,高过爽眉,双目有神,鼻若悬胆,口有四方,如果师父在世,也会对此人赞赏有加。但看气色,眼袋下隐隐赤红,说明身体有暗疾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闫平川连忙笑着挥手,然后大踏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周轩现身让现场出现骚动,不少手机对准了他,有学生过来求合影,被一同进场的刘浪冷脸拦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架子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保镖!”

    在同学们的小声议论中,两人来到高经纬跟前。闫平川表现得毕恭毕敬,不用老师提醒,周轩也是双手垂立一侧,微微低着头。

    这可是祖师爷,按古人礼见面该磕头的。

    “平川,老了!”高经纬看着闫平川鬓边的白发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面前不敢说老,劳心劳力倒是有些的。”闫平川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临大时,我最担心的学生就是你,总是闷不吭声,后来到了首阳,又调到临海,还是默默无闻。现在可好,哪哪都是你的新闻,我的学生都要成明星了!”

    高经纬的话不乏嘲讽,唯学术最高的理念,闫平川很可能就是受这位老师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学生也很无奈。”

    “平地起波澜,不要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。”高经纬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来了就挨训,还守着自己的学生,闫平川有些尴尬,岔开话题,“老师,这位便是我的学生周轩。”

    “高校长好!”周轩礼貌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错,长得一表人才,学习能力也很强大,就是没把心思全用到学术研究上去啊。”看到徒孙,高经纬也有几分触动,但想到他们联手胡闹愚弄学术界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。”高经纬终于对周轩露出个笑模样,年少轻狂,改了就好嘛,但周轩接下来的话,让他都不想再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,以后要减少公司工作时间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抽了下鼻子,当没听见,高经纬翻了一记白眼,又去和其他专家打招呼了。周轩当然知道高经纬话中含义,指的是瞎写出书。

    文学大儒接连入场,和他们严谨的学术态度一样,非常准时,不提前也不拖后,其中不少社会活动广泛,身兼各单位特聘专家等职务。

    媒体早就支好了设备,在精彩的开场白和掌声之后,大会正式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围绕论语一体,到场的专家学者各自做了精心准备的学术报告,期间高经纬不忘观察周轩,还挺意外,在所有学生当中,周轩听得非常认真,还会用心记录下来。听到妙处也面露欣喜,那是学海畅游发现了海底珍珠。

    术业专攻,整整三个小时的学术报告,积聚了大家研究成果,但却让台下的同学们有些吃不消,有的还打起盹。

    媒体记者们最苦,这场大会邀请了争议人物周轩,自然要有一场精彩的辩论,他们也是奔着这个亮点来的。

    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,轮到了高经纬发言,他拿出厚厚一摞发言稿时,下面就一片唏嘘。带上老花镜,高经纬客气道:“坐了一上午,想必大家都累了,那我长话短说吧。”

    热烈的掌声响起,还有同学叫好,就喜欢长话短说的,自然有首大教导主任起身维持秩序,都不许乱!

    “关于论语的意义,我就不多说了,前面几位专家总结得很好。那么,我们当代人为什么要学论语,学了之后如何应用在生活学习以及工作之中呢?”高经纬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临海大学闫平川教授和他的学生周轩,曾研究过一个课题,那就是论论语对当代人的影响,学以致用,我认为这个课题非常好!”

    目光集中在闫平川和周轩身上,闫平川就此课题也跟老师做过沟通,得到了他的肯定和赞赏,两人一些观点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高经纬是位学者,也是位老师,恨不得把毕生发现的精华部分全部无私的传授给年轻人,滔滔不绝的讲了快一个小时。主办方也有些着急,主持人走过去小声提醒高经纬,可以适当结束,下午再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耽误大家午餐时间了,抱歉。”高经纬说道:“那我再说几句总结的话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如潮掌声,同学们打起精神,然而,还是等到快一点,高经纬才基本说完,“论语的意义在于它的广泛性,上至君王下至百姓日常,都有可以应用之处。对于形成我们独特的民族精神,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论支撑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迫不及待鼓掌,但高经纬没有起身的意思,难掩失望,“大家觉得我延长了学术报告的时间,而我却觉得时间紧迫,来不及说出心中所想。前几天啊,体检报告出来了,有个小小的良性肿瘤,医生建议我立即手术,我说不行,还要开个会呢,怕下不来手术台。好说歹说,医生让我卧床休息,不能乱跑。今天啊,我感谢大家,让我说完了,接下来的古文化该怎么宣传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高经纬有些费力的支撑身体起身,郑重面向台下的年轻大学生们深深鞠躬。周轩连忙站起来,同学们也紧跟着站起身,上午的大会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“老师,累了吧?”闫平川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累了,毕竟这把岁数了。走吧,都饿了,吃饭去吧。”高经纬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高校长,我扶着您。”周轩上前,搀扶住高经纬。

    “数你年轻,这些活当然要你来干嘛!”

    因为闫平川的关系,高经纬也蛮喜欢周轩这个小伙子,暗中替他遗憾,原本可以更优秀,就是追求成功方法不对,非得要炒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