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53章 论语大会
    闫平川和周轩对此书不表态,并且拒绝媒体采访,不代表权威机构对此没态度。

    由论语研究协会主办的论语大会定于月底在首阳召开,规格很高,邀请了当代学术界权威人士,重量级理论期刊,还有国内主流媒体以及部分颇有影响力知名自媒体平台。

    这些对于闫平川,见怪不怪,然而,其中一位参与专家却让他颇有些头疼,这便是临海大学原校长高经纬,在他做系主任时,曾为闫平川老师。

    收到邀请函,闫平川有些气恼,论语把老师请来,这是在将自己的军。但老师的面子不能不给,否则尊师重教从何谈起。

    “周轩,月底和我去一趟首阳吧。”闫平川打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也收到了邀请函,非得要去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从我们举办的,躲不过去。”闫平川叹口气,“里面有个大人物,是我的老师,同时也是一名临大退休校长。”

    祖师爷?周轩乐了,自以为是道:“那太好了,又是老师,又是老校长,总算是有人站在咱们一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乐观了,我那位老师以严苛著称,学术上来不得半点马虎,尤其不喜欢篡改古书。”闫平川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和我老师一样。”周轩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老师可比我老师强多了!”

    两人大笑,按照闫平川的话说,他被年轻人带坏了。闫平川还是叮嘱周轩,强调这本书内容的真实性,自然要否认臆造,可以说是民间流传得知,但要拿出切实的根据来。

    这次大会的重要性,周轩很清楚,自然也不敢马虎,对这些知识点进行整理汇总。

    周轩白天关在办公室不见人,晚上在书房苦读到深夜,忙碌中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陪伴苗霖的时间就少了。大婚在即,周轩将求婚计划一拖再拖,睡觉时看到床上孤单的倩影总是心生内疚,暗暗发誓,等忙过这段时间,一定好好陪她。

    “师父,俺发现一件怪事。”这天,管清趴在桌子上神秘兮兮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轩头也没抬,手里一直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“关于师娘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抬起头,拿着笔狠狠在他脑门敲了一下,“怎么还敢盯梢你师娘,别以为你师娘好脾气,发起威来能把这座大楼掀翻你信不?”

    “信啊,俺知道师娘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她厉害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她有时接到电话会板着面孔,可吓人了。还有,她的钱比你多,因为发奖金的时候,她的眼神比你惊喜,花大钱的时候,你比她心疼。”

    周轩仔细琢磨,呵呵笑了,这个臭小子观察能力还挺强,真是这么回事儿。“去去去,说说那件怪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师娘发威?”

    “再废话就回周家寨去!”

    哼,管清撇撇嘴,说出他发现的怪事,那就是苗霖去找过郑向北。大家都在同层写字楼,一个总经理,一个法律顾问,以前也经常照面,周轩倒是不觉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管清却觉得,师娘的表情有点凝重,那次出来后就去洗手,管清眼尖,发现手上有印泥的痕迹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苗霖很有可能以私人关系,在郑向北那里签订过什么协议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事儿师娘没跟你说吧?”管清呲牙笑,天天刷牙,倒是比以前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周轩沉默,两人马上就要结婚,苗霖还要寻求法律支援,她到底在做什么?有些事周轩不愿意去打听,怕伤了二人和气,好久问徒弟,“依你看,你师娘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问问郑向北就行了呗!”

    等于没回答,如果真是个人行为,郑向北有义务保密的,而周轩也相信,这件事与公司业务无关。

    “你再分析分析!”

    “俺说了,师父你可别生气?”管清试探问,周轩摆摆手,不耐烦催着他赶紧说,管清这才舔舔嘴唇,一本正经分析道:“师父,你看,你是个倒插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难听!我有自己的收入,不屑买房子而已。”周轩恼羞纠正。

    “好,事实就是你不舍得买房子,蹭师娘的地方住。师娘呢,心事重,缺乏安全感,俺大胆估计一下!”管清挺着吃不胖的小胸脯,一副同情表情看着周轩,“俺师娘这是在做婚前财产公证!”

    周轩盯着管清,笑出了声,苗霖不会这么做的,即便是有这样的举动,周轩也不以为然,他所有拥有的,也可以都是苗霖的!

    想想苗霖也没什么特殊举止,周轩认为或许就是公司内部问题,让管清这小子搞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郑重警告你,以后可别招惹你师娘。”

    “俺这叫察言观色,等俺跟师父这么大,任何人的一举一动,都逃不过俺的火眼金睛。”管清的话让周轩大笑不已,趁着师父高兴,小脑袋又凑过来,“师父,带俺去参见论语大会呗?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周轩这回是真生气了,这小子不只盯梢苗霖,还偷听打电话,也就是自己脾气好,如果以前敢对师父管辂这么做,师父一定会以此为借口饿自己三天,顺便省点粮食。

    时光飞逝,白驹过隙,这天,刘浪开车跟在闫平川专车后面,一前一后驶向首阳。

    因为有闫平川在,苗霖没有跟随,周轩也没通知首阳的虞江舟,以免师父又拿眼睛瞪他。倒是考虑过带着徒弟管清,让他见见世面,只是一波未平,周轩堂而皇之收徒,会让有心人以此做文章。

    中途只停了半小时,等到了首阳接待酒店,闫平川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差了,周轩先扶他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“老师,该做飞机来的。”周轩说道,又倒了杯热茶。

    “这个距离最纠结,开车时间略长还方便些。”闫平川喝了口茶,强打精神,“感觉好多了!”

    因为坐车劳累,到了饭点闫平川也没有胃口,指指自己肩膀,“你上次给我按摩的挺舒服,再来两下。”

    周轩嘿嘿笑,老头还记得!洗干净手,就替老师按摩起来,重点为解除疲劳。闫平川闭上眼睛,除了舒服,还要掩饰眼中的泪光。

    多么贴心的学生,要是能成为一家人,该多好!

    一通按摩下来,闫平川感觉好多了,肚子也有点饿了,酒店自助餐期间还是叮嘱周轩,明天会以他为主,守着那么多专家学者,不要信口开河,更不能有半点轻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