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49章 世间没有后悔药
    临海企业互动联盟高调成立,周轩当选为联盟理事长,与此同时,和这个消息一起散播开来的,便是周轩的婚礼,可以说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有的名人对于婚礼十分低调,而周轩在公众场合谈及此话题从不避讳,让无数爱慕他的女孩痛断肝肠。

    虞江舟看着还和以前一样,但话少了,一头扎入工作当中,没日没夜。虞荣担心不已,想让妻子劝劝,可是陈晓玲表现的比女儿还脆弱,天天以泪洗面,搞得就像是她失恋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怎么又哭了!”虞荣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是我的错,但周轩想要娶谁,咱们也拦不住啊,总不能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即使那样小轩也不会妥协的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哭个不停,女婿成人家的了,消息瞒不住,当她得知周轩要娶妻时非常震惊,最令她惊讶的是,新娘居然就是那个苗苗。

    错失爱婿固然遗憾,可陈晓玲更心疼女儿,她知道女儿和苗苗是好友,明知她跟周轩的感情,还宁愿做绿叶。想到这里,这个做母亲的流的泪更多了。

    林美华病倒了,罗吉野也请假去陪她,世上没有后悔药,亲手把女婿挡在门外,现在手里只剩下一张从未抱过的外孙女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,唉!”林美华看了丈夫一眼,别过脸,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,她一开始也没瞧上周轩,对此事没起到积极作用。

    “美华,好好养好身体,我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你。”男儿有泪不轻弹,此时的罗吉野脸上却是布满泪痕。

    “把璇璇接回国吧?”

    “死了这条心吧,打官司也要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想孩子。”林美华捂住脸,突然坐起身,手指伦敦的方向,怒道:“雨凝啊,你也成为了一名母亲,也有了一名女儿,你怎么忍心,怎么忍心啊!”

    “美华,我求求你了,别再想那些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罗吉野抱住妻子,不断拍打她的后背,两人抱头痛哭,从现在起,就是老伴儿了,这天来得太早。

    裴亚茹也经常给闫平川打电话,去看看孩子啊,胜男天天窝实验室里,连家都不回,还说谁都别联系,让她好好静静。

    闫平川很是无奈,他以什么身份去劝说裴胜男?

    “茹儿,你老糊涂了,这种事都是妈妈去做,让我怎么开口?”闫平川上火道。

    “劝不了就训她一顿,胜男怕你。”裴亚茹说出心里想法。

    “现在胜男又不是教职员工,就算是,我也不能过去骂她一顿啊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没骂过,要不是你威胁开除孩子,胜男能吓成那样吗?”裴亚茹理直气壮,闫平川直挠头。

    那次语气是重了些,没说开除,是裴胜男想多了。但不是因为如此,裴亚茹也不会勇敢走出家门,前来和闫平川理论。

    成也周轩,败也周轩!

    “茹儿,不要着急了,今天下午有课,我跟周轩好好谈谈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让人家退婚啊?可别瞎胡闹!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!”

    闫平川窝了一肚子火,沉着脸生闷气。一心撮合周轩和裴胜男,当然有私心,但从男人角度讲,还有比裴胜男更合适的妻子人选吗?阳光健美还有份体面的工作,家境简单,成婚后必定是其乐融融的局面。

    苗霖再好,也不该是成功人士的首选,太精明,在她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还能有什么隐私可言,必定受其管控!另外,苗霖是个孤儿,周轩还是个相师,该知道这样的女孩子是有缺陷的!

    唉,闫平川拍拍自己脑门,想得太多了,不该自己否定。当然,如果他知道苗霖还是个不能生育的女人,即便不是为了裴胜男,他也会劝说周轩放弃。

    一直阴着脸给三位学生上完课,放学后,闫平川招招手,示意周轩留下。

    “老师,最后一部分论语修正已经发您邮箱了。”周轩讨好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已经全部看完汇总了,又发回你的邮箱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哦,周轩面现尴尬,他还没有注意到,闫平川扫了他一眼,不悦道:“只是忙着逢人便说结婚喜讯,都忘了自己的学业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周轩立刻予以否定。

    “你研究课题的速度,确实比你其他两位师哥要快一些。”闫平川首先予以肯定,周轩有着旺盛的精力和记忆力,比起整天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的另外两名学生,十分突出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不足之处。”

    周轩不敢蹬鼻子上脸,低着头等着扭转的下文,果然,闫平川提出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学业为重。当然了,已经到了法定年龄,我不能干涉你婚姻自由。这样吧,先把课题整理后出版,这样,就可以提前准备毕业论文了。”闫平川鼓励道:“或许,你会成为临海大学最年轻的博士毕业生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可以提前毕业?”周轩惊喜道,肩头好几个重担,每天忙得像陀螺。

    “我作为你的导师,认为可以。但在临海,学位也是工作,课题完成后,学业上可以相对放松些,但真正想要拿到毕业证,最快也得两年时间。”闫平川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回去将所有精力放在课题上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的定位是论语对于历史的影响,至于出书,那就是对论语的补充吧,让更多人了解到原滋原味的论语。”

    谈到这里,师生俩很有共同语言,激情澎湃的讨论一番,一直到办公楼才各自分开。

    管清不辱师命,选了个最近的黄道吉日,十月初六,阳历为十一月十一号,容易记住纪念日,无冲煞,无四绝四离,最是适合嫁娶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个日子很好。”算来,距离婚礼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本书俺早就烂熟于心了,能不能再换一本?”

    徒弟好学,当师父的当然要传道受业解惑,周轩又拿出一本书,管清一看,快哭了,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做饭的书,你要讨好师娘,也不用俺做厨子吧?”管清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是师父要做厨子,你知道师娘的胃口,就从里面挑出来好吃但平时又不常吃到的,回头再教给我。”周轩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没你这样的师父!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的徒弟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俺想学看相预测,你啥时候才能教?”

    “你执著心太重,当知道欲要出世,必先入世的道理。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