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43章 乐观的孤儿
    那人连忙向旁边跳了几步,可怜周轩的跑车为了躲避他,狠狠擦在墙上,刺啦啦,听声音就知道,要蹭掉一大片漆。

    停下车,刘浪连忙下去检查跑车,嘴里骂咧咧的,不仅蹭掉漆,车头还塌陷一块。

    回头再看那人,刘浪更气的鼻子都歪了,上前一把抓住他,口不择言的骂道:“你他妈是不是你妈故意派来陷害我们的?”

    是个半大孩子,十几岁,头发很有个性,根根直立,相貌不容恭维,大额头,蒜头鼻子,薄嘴唇。衣服还打着补丁,脚上布鞋一个露出大脚趾,一个露出小脚趾,一看便是穷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刘浪也恼在这里,虽然是二手车,但修车费用不低,就算是降低要求,只是表面恢复个囫囵个,也得花好几万。

    刘浪给周轩开车这么久,从没出过刮碰,今天栽在一个小毛孩手里,摆明他还赔不起!

    “放俺下来!”小男孩一开口,满嘴乡音。

    “赔钱!”刘浪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俺有钱,一会儿就赔给你。”小男孩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至少得几万块,你可忽悠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俺没老子,你忽悠俺。俺不撒谎,俺很快就有钱了,几百万都拿得起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一本正经,不像是说谎,但怎么看他也不像有钱人,但多扫了几眼,周轩惊愕不已,这小男孩长相不一般!

    很丑!

    这只是特征之一。

    额头高隆而光洁,智慧过人,鼻大却有梁柱,做事果断,耳白高过眉,眼虽小却有神光,这是难得的土星贵相。如果在古代,这样的长相多为谋臣,官居至少二品以上。

    “二哥,先松开,我来问问他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跑了,我先把车停一边去。”刘浪嘴里骂着,将车开走,停好便又跑回来,唯恐这个男孩耍赖跑了。

    “多大了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十八!”

    周轩眉毛一扬,看着孩子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,绝不是十八岁,心下狐疑,问道:“户口本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带!”

    “身份证呢?”

    “丢了!”

    呵呵,周轩笑了,来了个查无实据,又问:“哪里人氏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平原县周家寨的,俺叫管清!”

    哦?周轩心头一动,是个老乡,还跟师父一个姓,连忙问道:“那你跟管辂祠里的那个管辂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等哪天被人盗了墓,做个DNA鉴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又笑了,“你懂的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管清笑嘻嘻呲着大门牙,“俺认识你,你叫周轩!”

    “幸会,幸会。”受其乐观情绪感染,周轩心情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谁不知道,在自己家里看电视就行了!”刘浪撇嘴,他更关心赔偿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是俺家看的,是村长家里的电视,俺从窗户外面看。他可真笨,俺看了好几年了,他都没发现,就是他媳妇太膈应人了,老让他抱着亲嘴……”

    周轩连忙摆手,不用描述那么清楚,少儿不宜,但小男孩不以为然,“男欢女爱,大道伦理,有什么好遮掩的?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这些都从哪里学来的啊?”轮到周轩吃惊了。

    “书上啊,书中什么都讲,看一遍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常去图书馆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过,都是垃圾堆里捡的,要不就是地摊上拿羊毛跟人家换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无语,这样的地方能有什么好书,多半是低级趣味的书籍,孩子看多了也学不了好,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么教育的。

    衣服破旧,家里连电视都没有,所学知识都是捡来的书看到的,周轩断定他没钱赔偿,安慰刘浪一句,还是算了吧,不要跟个孩子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他都十八了!”刘浪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谎称,十五都不到!”

    周轩苦笑,看看时间,耽搁太久,大家都等着开会,也没再多聊,和刘浪并肩离开了车库。小男孩就在后面跟着,恋恋不舍的样子,总是歪头看周轩,回头看他一眼,就呲牙笑。

    上电梯时,周轩先进去,小男孩也要往里钻,被刘浪摁住了脑袋推到一旁。电梯关闭那一刻,周轩于心不忍,还是冲他摆摆手,回去吧!

    十九楼到了,电梯门一开,刘浪刚跨出去一步,立刻又缩回来,“卧槽,电梯坏了,没动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到了吗?”周轩指指指示灯。

    再看外面,管清在外面站着,肥大的袖子盖住手背,笑嘻嘻看着他。别看瘦小,跑得还很快,追上了十九楼,难怪刘浪以为电梯没动。

    “脸皮真厚!”刘浪摸出二百块钱,扔在地上,“走吧,走吧,小叫花子,我们认倒霉!”

    “君子不食嗟来之食!”

    管清语出惊人,对于地上的钱看也不看,周轩不由停下脚步,笑问,“这话是老师教的吗?”

    “书上看的!”

    “书上也有圣人言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垃圾堆里扔的书,一种是黄书,一种就是圣人书。”小管清说完话,总是习惯咧嘴笑,尽管他那两颗大门牙一点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跑上来,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周轩摸摸他的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聘!”

    周轩被逗笑了,摇头道:“你并没有说实话,你没有十八岁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月十四岁整啦!”

    “哦,都已经十四了,看起来也就十二岁左右。”周轩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十四啦,俺不会做饭,吃饭凑合,营养不全,发育也不好。但是俺爹个高,俺娘也不矮,根据遗传学,俺也会是大高个儿的。”管清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父母呢?”

    “克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说我克父母,还真准,七岁死了爹,家里刚卖了羊买棺材,八岁娘又死了,只好把两间小破屋也卖了。”管清嘻嘻哈哈,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你,不觉得悲伤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悲伤啊,按照书中写的,我给爹守孝三年,幸亏娘死的近,俩人我整整守孝四年啊。那时候就天天哭,躺在俩坟头中间睡,当他们还活着。后来,就想通了,人死不能复生!”

    周轩心中最为柔软的部分被触动,这是多么无奈的开悟,这么小年纪就要接连承受父母的离世,看着星星月亮想明白了人生的道理。为父母守孝已经成为过去式,没想到现如今还有人在父母坟前守了四年,只是这份执着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应聘不可能,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,周轩干脆拉着他先去开会,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安排这个苦命而又阳光的孤儿。